|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一百七十章名声(上)

第一百七十章名声(上)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4-19 16:55  字数:0

后来还是宋谅亲自过来将快要暴*百姓**下去,随喜也能正常给他们施诊,纵使心里难过,她也知道眼前没有时间去伤心。

夕阳逐渐西沉,随喜疲倦地坛了一口气,总算都诊完了。

顾衡担忧看着她,给她递上一碗药汤,“先把药喝了,别把自己累倒了。”

“谢谢。”随喜对他微微一笑,小脸微微发白,看起来更加娇弱了。

她昨晚本来就睡不够,因为关善喜的死心里也不好受,今日又没有休息的时候,若不是这两年在归月山上被师父和师兄逼着吃了不少灵芝人参的,她的身子哪能受得住这劳累?

“我送你回去吧。”顾衡看她把药汤都喝了,便柔声说着。

“其他处的……有没有……”随喜缓缓地点头,拿起手帕轻轻应着嘴角,声音说不出的低落。

顾衡的声音越发地低柔,“一共死了六个人,都是病得太重了。”

随喜秀眉轻蹙,眼底流淌着无言的哀伤。

“生死由命,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顾衡轻声道。

“我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我跟他们保证了一定会治好的,他们对我那么信任,可我却做不到,我给了他们一个希望,又打破了这个希望……”随喜的声音忍不住哽咽,作为一个大夫,医治好病人是应该的本份,可是意外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她实在不应该在一开始就给那么大的希望而又让他们绝望。

顾衡心疼地看着她,他知道的,她其实一开始并不想要成为大夫,她有超凡的医术,却没有作为一名医者该有的心理,也从来不曾面对过自己病人的生老病死,这几天对她来说也是一个磨练。

“你只是大夫,不是神,不能控制所有人的生死,只要你尽力就够了,你救了很多人,如果不是你也许会死更多的人,你这样想就好了。”顾衡忍着将要拥她入怀的冲动,只能继续低声地安慰着。看小说就到~

随喜抬头看着他,夕阳的余晖在他眼底洒下熠熠的光芒,她笑了起来,“我知道了。”

如果她没有面对生老病死的坚强,就算将来开了医馆,她也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医者。她应该学会看淡生死,以热忱无私的心情面对病人才是。

“走吧,我送你回关家。”顾衡见她的眼睛多了抹明亮的光芒,心里慰安。

回到关家大门外,顾衡跟随喜道别,“回去好好休息,明日再来接你。”

随喜笑着点头,“好。”

顾衡伸手想揉揉她的额发,又想起这是在关家门外,便忍住这份冲动,“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先忍着,等过了这次霍乱……”他的声音含糊了一下,“就会好的。”

“你回去之后,就立刻去用热水沐浴,将这一身的衣裳都烧了。”随喜轻声交代着,甜美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午后显得特别柔软,“反正你顾三少爷的衣服多得是,少了几套也没关系。”

她的话好像清澈纯净的溪水流淌进他的心里,顾衡嘴边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扩大,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跟她相距只有半步的距离,“衣裳再多也经不起这么烧……你不是在学女红吗?不如你给我做一套好了。”

随喜一怔,想到自己的女红手艺,窘得不行,“我……我不会,我连绣个荷包都不好看,要是给你做衣裳,你还能穿出来见人吗?”

“那就给我绣个荷包吧。”顾衡咧嘴一笑。

“等我忙完了再说。”随喜嗔了他一眼,“你烧你的衣服,关我什么事儿啊。”

顾衡淡笑不语,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随喜羞赧地转开头,“快天黑了,你赶紧回去吧。”

“那我走了?”顾衡侧头看着她问。yzuu看小说就到~

随喜瞪了他一眼,拉着夏兰进了大门。

回到望春苑,平灵马上就张罗着替随喜和夏兰煮水去了,待他们主仆二人都换下一身有些汗味的衣裳,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今天没发生什么事情吧?”随喜总算能躺下来歇口气,便让平灵进来回话。

“中午的时候,郭姨娘说她肚子不舒服,老夫人派了不少人出去给她找大夫,找了许久都没找着,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却是一点事儿都没有。”平灵说起中午内宅为了郭静君搞得一阵的忙乱。

随喜冷笑道,“她不是肚子不舒服,是因为郑氏有了身孕,所以心里不舒服了。”

“姑娘,她使了身边的半叶来请您好几次呢。”平灵道。

“甭理她,有事儿求我的话,就自个儿上门来。”随喜淡淡地道。

“是因为郑氏有了身子,所以这会儿才想到要拉拢姑娘了吧。”夏兰替随喜擦拭着头发,语气有些不屑地道。

“她留着银花不肯放,不就是给姑娘示威么?真要拉拢的,早该让银花回来了。”平灵附言道。

“她留着银花不要紧,用不用银花也是她的事情,别做出些让我容忍不下的,我由着她闹。”随喜含笑轻声说道。

反正郭静君的把柄还在她手里,她现在是没什么时间和她耍心机。

“郑氏不会让她闹多久的。”夏兰笑道。

随喜脸上的笑容敛了起来,皱眉问平灵,“今日郑氏都在屋里?”

“都在屋里和三姑娘说话,本来大爷不到午时就下差回来陪她了,谁知道在正院不到半个时辰,就听说郭静君肚子疼,到现在还在那边陪着呢。”平灵道。

郭静君太沉不住气了,这才第一天就跟郑淑君争宠,将来未必能得到多少好处。

“郑淑君没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