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七十九章诡异(中)

第七十九章诡异(中)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3429

第七十九章诡异

随喜扔下书之后就跑了出去,李尤炀挑了挑眉,也跟着出去。

“师父,二师兄。”随喜站在庭园的台阶上,一眼就看到一道如芝兰玉树的秀颀身姿慢慢走来,穿着灰色道袍的二师兄撑着圆滚滚的肚子走在青居前面,笑嘻嘻地对随喜招手,对她身边的身影视而不见。

“小师妹,可有挂念二师兄?瞧,我给你带了不少好东西呢。”悟悔走到随喜面前,从怀里掏出了不少姑娘家用的胭脂和珠钗,小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随喜,好像在等着随喜高兴赞他几句。

随喜干笑几声,嘟嚷着,“二师兄,我都用不着这些。”

“谁说的,姑娘家哪个不爱漂亮的,给给给,别客气。”悟悔泄气蔫了下来,这个小师妹咋不像别的姑娘,见到胭脂珠钗的都会高兴得两眼发亮两颊生晕呢。

被悟悔硬塞了一堆的胭脂头花在手上,随喜哭笑不得地看向青居,却见他俊雅清华的脸上吟着淡淡的笑纹,目光直直地落在随喜旁边的人身上。

青居的目光……既锐利且还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好像在探索什么,他慢慢地走到他们面前,视线不曾在李尤炀的脸上移开。

随喜急忙解释道,“他是我在药谷附近救的,不是坏人。”

悟悔这才正眼看向李尤炀,脸上没有了方才的嬉皮笑脸,“听说将军府的李二少爷在居士林附近失踪了,啊,不,是掉进冰湖淹死了,该不会就是这位公子吧。”

李尤炀客气地笑着,可是眼底却一点笑意都没有,目光直视青居,“也许,那正是在下。”

“师父,他忘记了很多事情,不记得自己是谁了。”随喜一旁解释着,不想青居误会什么。

青居眉毛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尤炀,深幽的眼眸流光溢彩,“是么?”

李尤炀面色一冷,眯眼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过于漂亮的男子,他竟然看不出这个道士到底有多少岁,看他模样应该是很年轻,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可是又觉得应该不止,他看起来太深藏不露了,好像对于自己的出现并没有觉得惊奇,仿佛就是……在他控制预感之中?

随喜的视线在他们二人之间流转,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他们看起来都很平静的样子,可她却觉得这种平静之下是一股汹涌的湍流,她忍不住小声问道,“师父,居士林现在怎么样了?”

青居笑得如春日里午后的阳光般温煦,“端冕已经去处理了。”

“那将军府那边……”随喜眼角扫了李尤炀一眼,虽然这人是个人神共愤的小霸王,但这些天的相处,她也看出来了,他并不是大家口中说的那么坏,大概是失去了记忆,所以连性子也变了,这个李尤炀虽然不太爱说话,但总是会默默帮她做事,她并不讨厌他。

“你随我过来。”青居低眸看着随喜,柔声说道,然后对李尤炀点了点头,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随喜犹豫了片刻,才跟了上去。

李尤炀见状也想跟去,却被悟悔侧身挡住,“李二少爷,来来来,贫道陪您聊会儿。”

青居进了书房之后,转身看着随喜,目光温润平和,“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该是溺毙在冰湖里的李尤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不可否认,在见到李尤炀的时候,他心里是激动且期待。

虽然比他预感的时间有些出入……但,他也只是凡人,并不是神仙,不可能将时机精算得那么准,至少证明他是对的,随喜真的是这个人出现的契机,但为什么会是让人憎恶的小霸王?难道他真是自己一直要等的人?

随喜看了青居一眼,忍不住腹诽,原来神机妙算的青居真人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在看到他透析一切的眼神时,又急忙敛了心神,小声说起了救李尤炀的过程和下山之后听到的一切。

关于她那日在山下听到的事情,她从来没想过要瞒着青居,且不说她才是个九岁的女孩,就凭她无权无势,连自保都成问题的人,要怎么去帮李尤炀?能够帮助他的人只有青居,而她也相信青居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青居听完随喜的话,黑眸变得更加幽深,一抹狂喜在随喜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的时候已经消失在眼底了。

“如果这个时候让他回将军府,自然能让居士林避开一切麻烦……”须臾,青居才低缓开口。

随喜瞠大眼,错愕看着青居,他的意思,是要将李尤炀送回去继续被杀害吗?

青居斜睨了随喜一眼,轻笑出声,随喜被他笑得有些莫名其妙,却是不明所以。

“走吧”他收起了笑意,抬步走出书房。

“师父……”随喜一愣,还是没明白他到底想要作甚,“你要送李尤炀回去将军府吗?”

青居只是低眸浅笑,并不言语。

刚走出书房的门,就见到李尤炀挥开悟悔挡住他的手臂,怒气冲冲的走过来,“你不要为难随喜,是我不肯下山,不关她的事情”

“让我和这位……李二少爷谈谈。”青居对随喜柔声说道。

随喜一怔,担忧看向李尤炀。

李尤炀冷冷地看着青居,并没有错过他将李二少爷说得特别重语气。

悟悔一咧嘴又是嬉皮笑脸的样子,“走走走,小师妹,师父给你带了好东西呢。”

随喜被悟悔拉着走回书房,不时回头担心看着李尤炀,难道师父真的要将他送回将军府……那岂不是将他送入虎口吗?他还什么都没记起来,像个初生的婴儿,对一切都不懂。

李尤炀看到随喜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