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八十八章争宠(中)

第八十八章争宠(中)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3563

第八十八章争宠

关大爷听到老夫人这么说,只好不再提换宅子的事情,闲说了几句就要去税务府了。

“你们都回去吧,随喜留下陪我说说话。”老夫人只留下随喜,把其他人都打发了下去。

“祖母,珍喜也留下陪您说话,我给您弹曲儿解闷可好?”关珍喜一听只留下随喜,心里一阵恼恨,便忍不住扬起讨好的笑容地老夫人说道。

老夫人怔了一下,在关大爷期盼的目光下,缓缓点了点头,“也好。”

关珍喜脸上闪过喜色,看向随喜的目光闪着蔑视。

随喜在心里苦笑轻叹,老夫人和阿爹到底是母子,如果郑家不是名门,老夫人又怎么会轻易就接受了郑淑君寡妇的身份,更别说对她女儿有好脸色了,她绝对相信,如果阿娘没有生下儿子,在关家的地位一定很快就被取代。

贵妾……到底是不一样的,贱妾不能扶正,贵妾确是能扶正的啊。

关娘子的眼色也有些暗了下来。

关大爷和关娘子并郑淑君离开之后,老夫人端着茶盅歪到软榻上,本来是想问问随喜何时再回山上去,也想打听一些青居真人是否有交代她什么事情,只是碍于关珍喜也在这里,她只能挑些无关紧要的话题问着。

随喜也因为有关珍喜在场,心里实在有些不舒服,也不如以前那般惬意地和老夫人撒娇,只是恬静地坐着,老夫人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

其实,就算再怎么讨好老夫人,她也不是阿娘和自己的坚强后盾,老夫人再怎么怜惜她,也抵不过阿爹……

不免有些心灰意冷,真想离开这个家,她回到山上去是容易,可要她留着阿娘一个人去面对郑淑君,又怎么做得到,如果阿娘能够跟她一起离开这里就好了。

“祖母,珍喜给您抚琴解闷可好?”关珍喜见老夫人根本无意搭理自己,便笑着主动找话,已经让丫环冬菊去偏院那边把一具黑檀七弦琴抱了过来。

老夫人挑了挑眉,本想拒绝,但看到关珍喜那张殷切期盼的小脸,便点了点头,“好,好久都没听琴了。”

关珍喜喜上眉梢,立刻让冬菊摆了琴架,动作熟稔地抚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从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是不一样的,听着那淙淙的琴音,随喜看到老夫人脸上闪过欣赏之色。

关珍喜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脸上的笑容愈发地甜美灿烂。

随喜一直安静地坐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打了个哈欠。

听得正入神的老夫人眼角掠到随喜的倦意,便笑着道,“你这小调皮的,让你学抚琴也不学,如今听了一会儿就犯困,琴棋书画你就没一样喜欢的。”语气充满了笑意,并不是太当真。

关珍喜自幼就被教育大家闺秀必须在琴棋书画上有所出色,如今听老夫人说起随喜无一样擅长,下巴抬得高高的一副高傲金贵的模样,更加充满兴致地加快手指的动作。

随喜羞涩地低下头,不是她不愿意学,八岁之前她的眼睛看不见,且不受老夫人待见,等到她睁开眼睛之后,又要面对郭静君这个女人,她哪里有心思去学这些奢侈的玩意儿,好了,如今郭静君被送去庄子里了,她又要想办法让阿娘逃过难产之灾,加上现在还多了郑淑君母女……她怎么有闲情去学什么琴棋书画呢?

老夫人看着她这娇憨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了,你们两个小姑娘在我这儿肯定嫌闷了,都各自去玩儿吧。”

随喜眼睛一亮,嘴上仍道,“祖母,随喜一点儿都不闷。”

“去找你阿娘吧,这些日子来,她是天天念着你。”老夫人摆了摆手道。

“是,祖母。”随喜嘴角的漩涡加深,福了福身,看了关珍喜一眼,才退了出去。

老夫人拿眼看着关珍喜。

“祖母,我陪您下棋解闷好不好?”没了随喜在这里,关珍喜更是心喜,未等老夫人也把她打发下去,她已经开口要留下了。

“也好。”老夫人淡淡一笑。

随喜带着平灵来到正院,关娘子正歪在软榻上,一脸柔和的笑,双手轻轻地抚着肚子,眼底有一种幸福的期盼。

“阿娘。”随喜悄悄地走到她身边,低声唤了一句。

“怎么过来了?不是在陪着老夫人说话吗?”关娘子抬眼讶异看着随喜。

随喜撇了撇嘴在关娘子身边坐下,小手摸着那隆起的肚子,“祖母那里有那女人的女儿陪着,用不着我。”

关娘子脸上一怔,怜爱地将随喜搂进怀里,“随喜,是不是觉得阿娘太没用了,总是让你受委屈。”

“阿娘才不是没用”随喜急忙反驳,咬着唇低头,哽咽着道,“阿娘,如果有一天,我们在这个家再无立足之地,我们就走吧,去哪里都能过得开心,为什么非要留在关家。”

选择另外一种生存的方式并不难,关家不是她和阿娘呆的安身之所。

关娘子的眼睛泛起水雾,“不会的,阿娘一定会保护你的。”

“阿娘,您就没想过,如果……如果这是妹妹,阿爹和祖母会如何?如果那女人将来生了儿子,阿爹又会如何做?我们之所以能在关家立足,依仗的也只不过是如今阿爹和祖母的一点情分,一旦将来他们……那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了,郑淑君有高贵的郑家倚靠,可是阿娘呢?这些年来,阿爹根本不允许您回娘家,就这样断了您的倚靠。”

关娘子的脸色因随喜的话而有些发白,眼睫轻颤着,女儿的这些话无疑将她心中最深的忧虑和害怕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