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八十九章争宠(下)【加更】

第八十九章争宠(下)【加更】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3506

第八十九章争宠

夜幕降临时,关大爷才满脸红光从外面回来,身上带着浓郁的酒气来到正院,关娘子刚刚沐浴完,正在炕上由湖湘在为她拭干头发。。

因为关大爷的进来,屋里顿时充满了酒气,关娘子轻轻蹙眉,“大爷?”

关大爷脱了鞋就躺到床榻上,挥手要关娘子过去,“惠云,我从来没像今日这般风光的,以前跟着卢大人,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虽然不敢在我面前耍嘴皮,可背后不知说了我多少话,今日看着他们在我面前伏低做小,哈哈,真真是吐了一口恶气。”

“去给大爷煮解酒茶吧。”关娘子轻轻一叹,让湖湘先出去了。

“惠云,我等这一日,等了十几年了。”关大爷闭着眼睛,语气还有抑不住的兴奋。

“妾身为大爷您高兴。”关娘子淡笑着,从铜盆里绞了帕子过来给关大爷拭脸。

关大爷一把抓住她的手,“惠云,当年你母亲瞧不起我,现在她可是后悔了?”

“你醉了。”关娘子抽回手,皱眉道,“我让人扶您去郑姨娘那边吧。”

“难道我就不能留在这里?”关大爷猛地睁开眼睛,带着醉意和怒意看着关娘子,“是不是就算我一辈子不踏进你这里,你也无所谓了?”

“您要去哪里,自然由您自己决定。”关娘子道。

“哼,你根本就不喜欢我纳妾,何必摆出这大度的样子,看着嫌恶心。”关大爷冷冷道。

关娘子心中一冷,有种苦涩的钝痛,“既是恶心,又何必勉强自己踏进我屋里。”

“若非如此,谁知你会不会像上次那般撒播谣言,诬蔑我宠妾灭妻。”关大爷被关娘子这不冷不热欲将他推给别人的态度刺激得满腔怒火,说话更是不经大脑。

关娘子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上次你被卢大人贬职,是我所为?”

话一出口关大爷就后悔了,只觉得脑门像被火烧着,酒倒醒了一些,却不知该怎么接口了。

“既然大爷认为我是妒妇,何不给我一纸休书,一干二净的从此不必在你面前惹你恶心。”关娘子站了起来,气得声音有些颤抖。

“我没说你是妒妇。”关大爷的声音小了一些,坐直身子。

“你心里却是这么想。”关娘子冷笑,“休了我吧,其实你也想让郑姨娘坐正,我只会碍你的前程,不像郑姨娘……有那样的娘家成为你的助力。”

“惠云”关大爷痛心地看着她,“我不会休了你的,你还有我的孩子……”

“如果我没有怀孕,你是不是就能休了我?如果生的还是女儿呢?”关娘子讽刺笑着,原来,他的不休,只是因为孩子。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关大爷烦恼地抓了抓头发,没错,如果郑淑君是他的正妻,对他的前程而言自然是更好,但他也没理由休了相扶相持了十年的发妻,前程重要,糟糠之妻在他心中也不是没有位置。

“够了,你去郑姨娘那边吧,我如今不适合服侍你。”关娘子什么也不想听了,再说下去,只会让她更绝望。

他们夫妻之间到底怎么会变成这样?从什么时候开始,见面说不到几句话就会吵起来,难道真的已经回不到当初了吗?她知道他其实并不是真的醉了,他的酒量向来很好,顶多就是微醺……酒后吐真言,大概就是如此了。

关大爷头昏脑胀,知道自己醉酒说错话,却拉不下面子道歉,看着关娘子那张冰冷的脸庞,只好叹了一声,摇晃着离开正院。

随喜自然是不知道关娘子夫妇这一段的争吵,第二天她来到正院的时候,关娘子也没有什么异样,只是突然要湖湘送了信去给范娘子。

范娘子是关娘子的四妹,夫家是书院的夫子,家境不差。

日子如流水,随喜每天都到正院陪着关娘子,再没花费多余的心思去讨好老夫人。

而关珍喜也更殷勤地往上房跑,把老夫人哄得很开心,这是关大爷所希望的,也是随喜乐见其成的。

关大爷也因为郑家的关系在西里城的官场中如鱼得水,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憋屈的感受,甚至还有一些官阶比他大,却还先来结识他的。

虚荣心被涨得满满的,也更加地宠爱郑淑君了,连本来不太待见的继女在他眼中也顺眼了不少。

如此过了半个月,随喜见青居没有使人来催她回去,也就索性等阿娘分娩了再回山上,这期间她自然是没有把针灸和辨草药的功课落下,每天还是会花两个时辰复习以前学过的知识。

当然,最让她重视的,就是没隔两天就给关娘子煮一碗虫草白及粥,既清淡又补身子,最是适合关娘子了。

她将刚煮好的虫草白及粥放到填漆托盘上,小心翼翼地端在手里,心情明媚地往正院走去,谁知在经过花园小道的时候,却被挡住了去路。

是关珍喜

随喜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目光也变得冷漠,“请你让开。”这条鹅卵石小道不宽,也就只能容两个人走路,但随喜手里端着托盘,自然不想跟关珍喜挤路。

“要让也是你让。”关珍喜眼底闪着蔑视,撇嘴打量着随喜山上的衣裳,怎么看怎么寒酸。

“凭什么要我们姑娘给你让路,长幼也有序的。”平灵没好气地开口。

“你们姑娘是什么身份,我们姑娘是什么身份,该谁让路还用得着说吗?”关珍喜身后的冬菊讥讽地叫道。

随喜冷笑道,“是啊,你们姑娘是身份,你们不是最清楚吗?”

“我们姑娘可是郑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