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一百三十五章宴席(中)

第一百三十五章宴席(中)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0

第一百三十五章宴席

随喜站在垂花门边看着李尤炀离开,静默站了一会儿,想起她下山之前师父和师兄他们的异样,心里却一点头绪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是在瞒着她什么事情,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转身走了回去。

关老夫人和关大爷他们还在等着她,许多话不能当着李尤炀的面问个明白,但却能让随喜自己跟他们说清楚。

郑淑君已经坐了下来,囤积在她胸口的怒火越来越盛,当初老夫人要接随喜回来的时候,她是心不甘情不愿,连罗惠云的牌位都没让进祠堂,又何必在乎一个姑娘。

她也知道,老太婆就是要拿这小贱人来添她的堵,在居士林被激了一下,她是脑子发热同意接随喜回来,本来想着回到家里之后再好好出一口气,谁知道会一而再地受挫

有顾老侯爷袒护就罢了,如今还多了个李尤炀这小贱人到底哪来的这些好运气郑淑君在心里咆哮着,虽然李尤炀恶名在外,但不管是外表还是家世,都是上上之选,这两年来也没怎么听过他的恶事了,说不定已经改邪归正,是个好夫婿的人选。

关随喜这个小贱人,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有顾三少爷就算了,如今还攀上李尤炀这个高枝,她和珍喜都是同个年岁的,将来若是嫁得比珍喜好,她岂不是没脸没皮了?哼,婚姻大事还得父母决定的,就算她不认她这个继母,也改变不了事实。

郑淑君露出一丝冷笑,心里有了个恶毒的想法。

“……今天见到岑先生了吗?什么时候开始到学堂上课?”就在郑淑君满腔怒火无处喷发的时候,随喜已经走了进来,老夫人正在问着她话。

郑淑君回过神来,冷冷地看着随喜。

“见到岑先生了,只是……”随喜犹豫地低下头,有些委屈地道,“岑先生说我琴棋书画无一精通,不愿收我为学生。”

“那可真遗憾,西里城多少大家闺秀都希望成为岑先生的学生呢。”郑淑君心中大喜,嘴里说着遗憾,语气却含着泄愤的快意。

“这是什么道理?如果你样样精通还去学院作甚,那岑素根本就是故意刁难。”关老夫人闻言大怒,重重拍着桌面,剜了郑淑君一眼,恨不得将她一脸的得意打掉。

“岑先生比较严厉,我还未能达到她的要求。”随喜叹声道,像是很失落的样子。

郑淑君掩嘴笑道,“说得没错了,岑先生就是个要求严格的人,可不是谁都像我们珍喜还没进书院就精通琴棋书画的,如今可是岑先生最喜欢的学生。”

老夫人横了她一眼,沉住气对随喜道,“也不必一定要去云淙书院上学,我们还能到别的书院。”

随喜低下头,声音低柔为难,“可是……端木先生让我明日去上课……”

“什么”郑淑君突然就发出一声突兀的尖叫,“什么端木先生?”

“云淙书院的院长端木先生,他让我当他的学生,明天去上课呢。”随喜眨了眨清澈的眼睛,天真无辜地看着郑淑君。

郑淑君清晰地在她那双明净的眼中看到一丝蔑视,更加无法维持矜持高傲的形象,“端木先生从来不收学生的,大姑娘,就算岑先生不愿收你为徒失了面子,也不能无中生有。”

老夫人也不能确定随喜说的是真是假,犹疑地看着她。

随喜淡淡一笑,“端木先生从来不收学生,可没说过不收……”

“他怎么可能会收你为徒,你凭什么?”郑淑君尖锐地问道。

“怎么了?郑姨娘你不高兴吗?端木先生愿意收我为学生,不是好事吗?”随喜眉梢眼角都蕴着笑意,看到郑淑君失去理智的样子,真是赏心悦目。

“随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关大爷终于沉着脸问道。

“哦,以前在居士林见过端木先生一面,他和顾老侯爷……是忘年之交。”随喜风轻云淡地回话。

郑淑君一脸的土色,提到顾老侯爷,那就无需置疑这到底是真是假了。

老夫人的脸上泛开了笑意,瞟了郑淑君一眼,温声地问随喜,“那你和李二少爷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成了他的救命恩人了?”

“当年他在山上受伤了,正巧我路过救了他。”随喜轻描淡写地解释着,并没有必要说太多。

“毕竟男女有别,即使有救命之恩,也要注意自身修养,知道吗?”老夫人道。

是指李尤炀刚刚揉她头发的事情吧,随喜笑着点头,低声答是。

旁晚的时候,关珍喜下堂回来,去跟郑淑君请安的时候,得知随喜成了端木云的学生,又高攀了李尤炀,只差没把手中的茶杯摔了出去,心里愈加地厌恶嫉恨随喜了。

第二天,随喜和珍喜同时出门。

“哼”珍喜瞪了她一眼,高昂着头在随喜面前走过,蹬蹬地踩着脚蹬上了马车。

到了云淙书院,两人又在门外相遇,一前一后走进大门,在甬道的分岔路口,关珍喜停下了脚步,回头恶狠狠地瞪着随喜。

随喜挑了挑眉与她对视。

“关随喜,你可真不要脸。”关珍喜嗤了一声,眼底闪着不屑和轻蔑看着随喜。

“这句话不是更适合你吗?”随喜轻笑出声,温和地反问道。

“你别以为你能成为端木先生的学生就很了不起,像你资质这么差的,就是神仙教你也同样是朽木。”关珍喜咬牙道。

“那又如何呢?你嫉妒吗?”随喜笑着问。

“我需要嫉妒你吗?”关珍喜差点就尖叫出来,“谁会嫉妒一个不要脸的人,高攀了顾三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