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一百三十七章剑拔(上)

第一百三十七章剑拔(上)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3423

第一百三十七章剑拔

大多数的宾客都被请到了影壁那边观看戏曲,坐在大厅中的,都是关家的一些族人,他们都想看看随喜,他们对随喜的印象只停留在当初那个面黄肌瘦的瞎子上,如今一见,却是娇嫩如花骨朵一般俏丽的大姑娘了,不免都有些后悔,早知道这姑娘有朝一日这般出息能高攀权贵,他们当初就不该对她们母女不闻不问。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是关家的族人,郑城主也有,当年那个在他面前烧了罗惠云灵柩的小女孩竟然能重新踏进关家,这让他很惊讶,也明白这个关随喜年纪虽小却不能小觑,她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只能以怀柔手段让她乖乖听话,不能跟她来强的,正在犹豫该怎么开口解释舅父这个问题的时候,关大爷已经出声了。

“郑城主是你母亲的兄长,自然就是你的舅父。”关大爷沉着气,避重就轻地回答。

“母亲?”随喜轻笑出声,天真无暇地道,“我母亲明明是姓罗的,怎么会有个姓郑的兄长呢?”

关大爷瞪着她的眼神几乎要撕了她,“郑氏是我新娶的继室,自然就是你的母亲。”

“啊,原来你已经娶了继室,什么时候的事情呢?我怎么不知道。”随喜困惑地问。

她是故意要唱反调的关大爷握紧拳头,“两年前。”

“两年前……在我阿娘死后不到百日就娶了继室,是这样吗?”随喜眉梢眼角都渲染了讥讽寒意。

“你生母死了,我再娶又有何不对?”关大爷怒声问道。

“原来你还知道我的生母,这么说来,我倒要当着大家的面问个清楚,我阿娘究竟犯了什么错,在死后不能办丧事,灵柩在门口不得入,连关家的祠堂也进不了,你与我阿娘一没和离二没义绝,凭什么我阿娘死后就得委委屈屈甚至连让家下人守丧都没有?”随喜清丽的面容如蒙一层千年寒冰,她说得不徐不疾,却一字一句压得让关大爷喘不过气来。

“若不是你阿娘执意要回娘家,怎么会一尸两命?”关大爷声音有些干哑地反驳。

随喜冷笑,“我阿娘为何会早产,你不是很清楚吗?如果不是你强硬拉着我阿娘离开而伤了她,她怎么会早产?我外祖母病危,我阿娘一片孝心回去看望她,又有什么错?”

关大爷眼角扫了在座的宾客一眼,气得胸口涨疼,“已经过去的事情不必多提,你回来这么久,也没给你母亲敬茶请安,今日大家都在,我就跟你说明白了,郑氏如今是关家的夫人,就是你的母亲,你认了最好,不认也得以母亲之礼待她。”

“我这辈子就只有一个母亲,绝不是姓郑的。”随喜寒着脸,态度丝毫不肯软下来。

关大爷一而再被侵犯了一家之主的威严,怒火烧了上来,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郑城主急忙拉住他的手,如笑面虎一般看着随喜,“大姑娘心里有怨气,不肯认继室为母,我们大家心里都能理解,但是你生母已经过世了,总不能抱着以前一点恩怨和自己的家人过不去是吧?”

“一点恩怨?郑城主说得可真轻巧,我倒想问问,我阿娘究竟犯了什么错,关家要这般对待她?”随喜冷声问着,他们想要当着关家族人的面压住她,以为从此就能将她拿捏在手里吗?真是可笑,如果只是要利用她得到好处,她能勉强睁只眼闭只眼忍多几天,可关炎波竟然还要她跟郑淑君敬茶请安?

她这口气要是真憋得下去,就不会下山回到这个地方了。

“阿娘与你同甘共苦十余年,她跟你抱怨过吗?她忍你敬你,就算你违反律法纳妾,她说什么了吗?阿娘犯了七出哪一条,要你在她生前受你冷落,死后受你羞辱,我阿娘哪里对不起关家,连牌位都进不了关家的祠堂?”随喜森然的目光逼视着关大爷,她已经决定豁出去了。

“而姓郑的呢?只是出身高贵,就能以一句有了身孕,让你连阿娘的丧事都不肯办了?阿娘离开不过百日,你就能扶她为继室,你到底将我阿娘置身何处?”清脆凛冽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在偌大的大厅中响起,所有的人都安静地看着她。

不止是关大爷和郑城主,郑淑君等几个的脸色也异常难看,他们都没想到这个随喜会突然变得这么难以控制。

特别是老夫人,她到了这一刻才清楚地意识到,这个孙女再也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这就是你对待自己父亲的态度吗?你父亲怎么对待你阿娘,那也是长辈之间的事情,你一个晚辈有什么资格议论。”郑淑君见大家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屑,心里气得不行,站了出来喝斥着随喜。

“你又是什么东西这样跟我说话。”在随喜看来,郑淑君永远都只是个妾,甚至比个丫环还不如。

郑淑君闻言几乎抓狂,“我是关家的夫人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我就是你的继母,你还是要喊我一声母亲。”

“母亲?你配吗?”随喜讥讽冷笑,毫不掩饰眼底对郑淑君的怨恨和蔑视。

“你放肆”郑淑君气得全身发抖,声音尖锐地叫了起来。

“关随喜,你是不是想要我将你赶出家门才肯罢休”关大爷脑门突突暴跳着,大厅里已经有了阵阵低声细语的议论声,他今日真是颜面尽失了,竟然被自己的亲生女儿如此质问和指责。

“我不稀罕”随喜想也不想地回道,“你也没将我当女儿,何必假惺惺地对我好,别人的女儿是宝自己的女儿是草,我没说错吧。”

“够了”一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