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一百六十四章霍乱(下)

第一百六十四章霍乱(下)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0

第一百六十四章霍乱

听到丫环的回禀,老夫人只是愕然看向随喜,顾三少爷这时候找上门来,多半不会是好事。

随喜看了一眼仍然坚持要请太医给自己女儿医治的郑淑君,笑了笑对老夫人道,“祖母,那我就去看看顾三少爷有什么事儿找孙女。”

老夫人缓缓地点了点头。“你去吧。”

随喜来到外厅,便见顾衡器宇轩昂地站在大厅的中间,面上神情端严,剑眉紧紧拢着。

“怎么了?”她走到他面前,轻声地问着。

“我祖父……早上起来就说肚子绞痛,我担心是霍乱。”顾衡抿了抿唇,声音有些沙哑地道,眉眼间难掩对顾老侯爷的担忧。

随喜心中一凛,“快带我去看看。”回头吩咐夏兰去带上药箱。

夏兰脚步飞快地去取来药箱,随喜略沉吟片刻,对顾衡道,“你且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跟老夫人说一声。”

便来到正院,郑淑君使人去请来的太医已经在替关善喜把脉了,随喜便对老夫人道,“祖母,顾三少爷请我到伯承府一趟。”

这时候来请随喜,自然不是小事,老夫人立刻就答应了。

没多久,随喜便随着顾衡来到伯承府。

伯承府的下人并没有发现霍乱,所以顾老侯爷早上突然腹疼让全府上下都大为紧张,顾世子爷已经急忙去请了太医,但顾衡却觉得随喜更加能够帮到顾老侯爷,便尚自去请随喜过来了。

来到顾老侯爷的上房,屋里着顾世子夫妇,还有顾勃和顾惟兄弟俩,太医正在为顾老侯爷把脉。

“你带她来作甚?”看到顾衡领着随喜走进来,顾勃第一个不悦地问道。

顾衡冷冷看了他一眼,并不出声回答。

随喜客气地跟顾绍观和顾夫人行了一礼。

“丫头,你怎么来了?”顾老侯爷半躺在床上,看到随喜进来,高兴地要坐起来,只是腹部一阵绞痛,他苦着脸又躺了回去。

顾绍观急忙问道,“吴太医,侯爷到底是不是惹了霍乱?”

吴太医紧皱着眉头,照着侯爷的脉象似乎并不像霍乱,但症状又和霍乱那么相似,这时候是非常时期,吴太医比平时多了几分谨慎和不确定,要是下错药,那就不是说一句误诊如此而已的小事了。

顾老侯爷本就是个心性急的人,本来就腹疼得厉害,见吴太医支吾的样子更是不耐烦,“随喜,还是你来给我诊脉”

随喜看了那吴太医一眼,迟疑地看着顾老侯爷。

吴太医愕然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不太明白顾老侯爷的意思,“侯爷,这是……”

“她是青居的徒弟,我之前的病也是她治好的。”顾老侯爷词意简单地解释着,已经让随喜赶紧过来给他诊脉了。

随喜见顾老侯爷一脸痛苦,也顾不上会不会得罪吴太医,在吴太医原来的位置坐下,替顾老侯爷把脉,又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疑惑地皱起秀眉。

“怎么样?”顾衡在旁边急声问道。

随喜轻轻摇头,并没有回答,让老侯爷吐出舌头看了一眼,有些头疼地问道,“侯爷,这几天您都吃了什么?”

“侯爷这几天吃了不少辣子鱼和油爆虾……”顾老侯爷的丫环千梅低声回道,侯爷喜欢吃什么东西的时候,都会连着几天都吃那几样。

“这跟吃了什么有关系吗?你到底懂不懂的,别在这里招摇撞骗。”顾勃和随喜早就结下梁子,本来就想找机会教训这个臭丫头,只是因为顾衡的关系,他一直不好下手而已。

顾夫人轻声问着随喜,“关姑娘,侯爷没事吧?”

“侯爷,请问您……几天没有出恭了?”随喜对顾夫人笑了笑,轻咳了一声问顾老侯爷。

“三四天了。”顾老侯爷痛苦地拧眉。

随喜叹息,“侯爷,您这是肠胃积火,并非霍乱,以后别一下子吃太多容易燥热的东西,特别是在夏季。”

屋里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顾老侯爷大笑起来,精神好像一下子好了不少,“不是霍乱就好不是霍乱就好。”

吴太医有些汗颜,他竟连个小姑娘都比不上……只是寻常小病,他却因这次霍乱而犹疑不定不敢下定论,作为一个医者,是在什么情况之下都必须理智清醒。

“……吴太医是紧张侯爷的身体,才一时之间没有诊断。”随喜笑着替吴太医解释。

吴太医尴尬地笑了笑,从西里城发现霍乱到现在,他一直都奔波各高门大户,早已经心情浮躁,实在是医家大忌。

顾绍观夫妇得知侯爷并非霍乱,都松了口气,顾勃兄弟也向前跟老侯爷说了几句好话,顾老侯爷笑着将他们都打发回去。

随喜亲自去煮药给老侯爷泻火,待老侯爷身心通畅,已经是两个时辰的事情了。

因为不知老侯爷喝了药会有什么反应,只好在暖阁中等着,顾夫人请了她一起吃午饭,只是席间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眉眼之间有些担忧,也不知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后来只是请随喜趁顾衡不觉意的时候,替他把一下脉。

顾衡看起来……好像不似有病啊?难道顾夫人是担心他有霍乱?随喜心里暗自猜想着,决定等一下再给顾衡喝些保护肠胃的汤药,免得真惹上霍乱。

与顾夫人告别之后,随喜就来到了上房,刚进了屋里却觉得气氛有些怪异,顾老侯爷脸色沉重地坐在红木太师椅上,顾衡站在他身后,吴太医和两个陌生的男子在他下方交椅坐着,一个四十来岁,另一个比较年轻,约莫三十岁。

随喜急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