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一百八十二章噩梦(中)

第一百八十二章噩梦(中)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0

第一百八十二章噩梦

郑淑君见关大爷竟然到她屋里过夜,心里对他在盛会楼的淡漠也少了几分抱怨,只是两个人都没有提起那位罗夫人。

罗惠云是他们之间的禁忌,从来不提。

两人说了一会儿的家长里短便睡下了,到了半叶,郑淑君的小腹突然被踢了一脚,立刻就惊醒了。

“惠云,不要……不要……”关大爷双眸紧闭,满脸都是汗水,表情看起来很痛苦,正大声说着梦话。

“惠云,你相信我,我心里只有你,只有你,不要杀我,不要过来……”

郑淑君只觉得心口和小腹都同时痛了起来。

“大爷,大爷。”她用力摇着关大爷,心里恨死了他连做梦都在想着罗惠云。

关大爷大叫一声,双手胡乱地挥着,差点一拳打到郑淑君。

外面守夜的丫环被惊动了,掌灯急急地走了进来。

郑淑君捂着小腹,对春菊道,“快把大爷摇醒。”

春菊刚走近床榻,关大爷就睁开了双眼,瞪着郑淑君迟迟没有说话,突然嚎了起来,“惠云,惠云……”

郑淑君被吓了一跳,伸手打了关大爷一掌,尖声叫道,“关炎波,你看清楚了,我不是罗惠云”

关大爷却仍旧未醒,伸手掐住郑淑君的脖子,“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春菊惊叫一声,拿起铜盆就往关大爷头上淋了上去。

郑淑君脖子上的手一松,她急忙抬脚将关大爷踢了下去。

关大爷这才从梦靥中醒过来,通红的眼睛直直盯着郑淑君,意识慢慢地回来,看着郑淑君惊魂未定的样子,又看到床上都是水迹和自己的狼狈,他猛地站了起来,粗喘了几口气,大步地走了出去。

“夫人。”春菊哭着过来扶着郑淑君,“您没事吧。”

郑淑君脸色发白,一手紧紧捂着肚子,“去,去找隔壁街的李大夫。”

老夫人信任的周大夫她相信不过,只能找自己能够相信的人。

春菊一惊,看到郑淑君白色的亵裤染上触目心惊的红。

“夫人,夫人……”春菊哭了起来。

“不许哭不要声张,快去找大夫,别惊动了老夫人和大爷,特别是望春苑的”郑淑君细喘着气儿道。

春菊急急地点头,“可是,夫人,您怎么办?要不要叫秋香她们进来服侍您?”

“不用,你快去。”郑淑君推着她道。

春菊不敢再耽误,拿了郑淑君的门牌,拔腿就往外跑去了。

郑淑君咬紧了牙关,忍着小腹的阵痛,将被泼到水得被子推到一旁,重新抽了一张出来,然后就躺下不动了。

她的孩子是保不住了……

郑淑君眼眶发红,紧抓着床褥的手有些颤抖,她盼了这个孩子多久,善喜没有了,如今连肚子里这个也保不住,她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

罗惠云罗惠云你死了都死了,为什么还会让关炎波对你这么念念不忘,为什么我还要为失去孩子你害死我的孩子,我也不会放过关随喜的

她觉得自己身下的潮湿越来越严重了……

望着床顶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就在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春菊终于将大夫请来了。

那大夫生得肥头大耳,一看到郑淑君那血色全无的脸色,立刻就打了退堂鼓,他也只是会一点皮毛,大病重症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郑淑君一把将他拉住,“大夫,你只需帮我看看,还能保住孩子吗?”

那李大夫一怔,还以为这妇人是得了什么大病,若只是小产的,他倒是有办法,于是便做了下来,替郑淑君号脉。

“夫人,您这一胎怕是保不住了。”半盏茶后,李大夫收回号脉的手,为难地对郑淑君道。

“保不住也得保”郑淑君咬牙切齿地道。

李大夫为难摇头,“夫人为难老夫了。”

郑淑君虚弱地笑了笑,“春菊,去将柜子里的匣子拿出来。”

春菊取来小匣子,当着李大夫的面打开,是整整一匣子的金条。

李大夫眼睛一亮,贪婪地咽了咽口水。

“李大夫,只要你替我保住孩子,这……就是你的。”郑淑君轻声道。

“夫人想怎么做?”李大夫立刻问道。

郑淑君冷冷地笑了起来。

翌日,关老夫人刚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丫环来回话,说是昨天半夜大爷不知怎么踢中了郑淑君的肚子,如今郑淑君的小腹正在作痛。

老夫人听了,心中一惊,扶着翠碧的手就来到正院。

郑淑君脸色苍白,虚弱地躺在床榻上,看到老夫人进来,只是默默地流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夫人大声问道,“大爷呢?请了大夫没有?”

“大爷在冬香姑娘屋里……已经使人去请大夫了。”春菊小声回道。

“还不去把他请来”老夫人怒声喝着,在床边的锦杌坐下,“淑君,这都是怎么回事?”

郑淑君泪眼婆娑,哭得是梨花带雨好不可怜,“昨天在盛会楼遇到那位罗夫人之后,大爷就变得好生奇怪,夜里突然发起噩梦,一直叫着……叫着姐姐的名字,我想将大爷叫醒,还被踢了一脚……大爷醒之后,就去了冬香屋里,我当时也没在意,谁知道早上起来,肚子却痛得不行……”

“混账东西”老夫人气得发抖,“这都是造的什么孽”

“我也并不是心肠狭小的人,大爷和姐姐有十年的感情,梦到姐姐是正常的,只是……我却听大爷一直叫着不要杀他,娘,我心里慌啊,您说,是不是姐姐死后不甘心,如今要找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