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二零零章强迫(下)

第二零零章强迫(下)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0

第二零零章强迫

顾衡走到随喜面前,眸色温柔似水,熠熠地望着她,眸瞳乌黑润亮如黑曜石一般,“随喜……”

随喜对他露出一丝羞赧的笑容,随即秀眉拧了起来,纳闷地问道,“怎么瘦了”

“哈哈”顾衡本来心情激动得很,没想到随喜第一句话却是说他瘦了,一下子就将他们这些天离别所衍生出来的距离感消除了。

他伸出手,轻轻地触摸她的鬓角,声音柔得像三月里的春风,“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和侯爷。”随喜笑着道。

“我好着呢,祖父也好着。”顾衡忍着想要紧紧抱住她的冲动,低声柔声地说着。

被当成布景的赵泽谨不悦地重重咳了一声,像个被冷落的任性小孩不满地瞪着顾衡,“你没看到我吗?”

顾衡收回在随喜鬓角游移的手,对赵泽谨行了一礼,“二皇子。”

刚刚他的确只注意到随喜,根本不知道走在她前面的人竟然就是二皇子。

赵泽谨哼了一声,冷冷地瞥向随喜,好像在警告她不许耍花样。

顾衡早已经熟知这位二皇子的脾性,也不甚介意地笑了笑,牵起随喜的手让她在交椅坐下,“你和二皇子一起到京城的?”

随喜抬头在二皇子脸上落了一眼,轻轻地点头。

“你是不是撞邪了为什么抗旨,你忘记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见顾衡一心只在随喜身上,赵泽谨气急败坏地走到他身侧问道。

“我没忘,但我不能娶安敏。”顾衡淡声道,“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凭一个女子富贵荣华。”

“胡扯你明知安敏对你的心意,怎么能说是……”赵泽谨说着,看了随喜一眼,然后没有再说下去,“这个女子有什么好,且不说她身份不如安敏,就是品德也不过尔尔,你看上她什么了?”

随喜有些纳闷地看着赵泽谨,就算讨厌她也不必当着她的面将她说得一文不值吧,那个安敏郡主真要那么好,还怕嫁不出去么?

听到赵泽谨竟然如此说随喜,顾衡的脸色沉了下来,“二皇子,这是各有所爱,安敏再好也不是我属意的人,随喜再怎么比不上她,却是我心里最重视的,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她。”

“哼,你对她是一片真心,她对你呢?难道不是看上你的身份?”赵泽谨不屑地看着随喜,“你问问她,这次是为什么到京城的?”

顾衡似乎跟那位郡主也挺熟稔的……听他那么自然地称呼郡主的闺名,是早在京城求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吧。

心里冒起酸酸的醋意。

“关氏,你倒是说话,你为何到京城来?”赵泽谨大声叫着随喜,打了个眼色要她将答应他的话说出来。

随喜平静地看了赵泽谨一会儿,才转头看向顾衡,“我来找你的。”

顾衡轻笑,“我知道。”

赵泽谨气急败坏地叫道,“找他作甚,你一口气说完”

相比赵泽谨的不耐烦,随喜却显得过于轻描淡写,明亮的大眼含着浅浅的微笑,白皙的下颌抬起,从容淡定地问道,“顾衡,你要娶安敏郡主吗?”

“不娶”顾衡想也没想地回答,语气十分坚定。

“不后悔?”随喜嘴角高高翘起,眼底闪过一丝促狭的笑。

顾衡低下头,与她脸庞的距离只有一指,“除非你不肯嫁给我”

随喜红着脸往后退,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抗旨可是要定罪的,你就不怕吗?”

赵泽谨受不了他们这么慢吞吞的对话,明明就是火烧眉毛的事情,这两个人为何就能如此轻松自在地将茶余饭后的闲话在说着。

“你管他怕不怕的,你都已经要当我的妾室了,你还怕会被连累吗?”赵泽谨没好气地冲着随喜叫道。

顾衡眼底温柔的笑意迅速退了下来,回头冷冷地看着赵泽谨,“二皇子说什么?”

“我是说真的,她不说我来跟你说,这女子就是见异思迁,爱慕虚荣,若不是看在你的份上,你以为我还会纳这样的女子为妾吗?”赵泽谨轻蔑地横了随喜一眼。

随喜抿嘴笑着。

顾衡握紧了拳头,要不是对方的身份是二皇子,他还真想把他揍出去。

“二皇子,时候不早了,您还是早些回府吧,感谢您送在下的未婚妻到京城,他日定上门答谢。”顾衡沉声开口,语气已经客气冷漠下来。

赵泽谨一愣,目瞪口呆,“你不相信我的话?”

“不是不相信,只是在下比二皇子更了解随喜。”顾衡淡淡地道。

“你自己说,你是不是答应过我,要另嫁他人的?”赵泽谨瞪着随喜叫道。

随喜眨了眨眼,“我说过吗?”

“我答应过你要纳你为妾,你自己来跟他说清楚,让他去娶安敏的”在顾衡面前,赵泽谨少了几分霸道和狂妄,显得有些孩子气。

“我答应二皇子到京城来,可没答应过您其他事情。”随喜笑着道。

顾衡瞪了她一眼,听到二皇子要纳她为妾,虽然知道她不会答应,心里却还是不舒服,而她竟然还敢单独跟二皇子到京城来,要是途中……

被顾衡瞪得莫名其妙,随喜困惑地看了他几眼。

“你这个臭丫头,你耍我”赵泽谨听了随喜的话,好一阵子没反应过来,仔细一想,才知自己被糊弄了。

“二皇子”顾衡按住他的肩膀,无奈地叹了一声,“你为了我好,我心里清楚,抗旨的事情不是我冲动为之,会是什么下场我并不怕,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怎能因贪生怕死当个背信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