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二百零四章春意(中)

第二百零四章春意(中)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0

第二百零四章春意

顾衡和老侯爷在上房的屋里说了许久的话,直到顾老侯爷露出疲惫的神色,才停下了说话,服侍侯爷睡下之后,他从屋里走了出去,外面已经是太阳偏斜时候了。

整个府邸似乎都不翻新了一般,到处呈现一种喜气洋洋的气氛。

看着忍不住会心一笑,见到迎面走来一个丫环,他招手将她喊了过来,是他在京城的大丫环芷燕,“随喜姑娘呢?在东厢房吗?”

芷燕一听顾衡问的是随喜的踪影,嘴角往下拉,但仍是恭顺地回道,“回三少爷,随喜姑娘在中厅那儿呢。”

顾衡点了点头,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顾衡头也不回的背影,芷燕咬紧下唇,难道真如夏兰所说,三少爷心里除了那个随喜就装不下别人了?那她这些年推了那么门亲事,为的又是什么?她喜欢三少爷,以为总有一天能够成为他的人,就算不能为妾,当个通房丫头也好啊……

原来律法没有改变的时候,她是不敢多想,可如今男子就算没到三十岁也能纳妾了啊,难道三少爷自己也不想吗?

她才不相信,如果是郡主的话,她不敢奢想,可那随喜也不就是仗着懂点医术么?

越想越不甘心,不甘心的人容易做傻事。

顾衡来到中厅,远远便见到随喜在跟路家的说话,神情严肃认真,好像真有那么一点女主人的架势了。

“随喜。”他走了过去,低声唤了一声。

随喜抬起头见是他,有些难为情地对路家的点了点头。

“三少爷。”路家的含笑睇了他们一眼,然后道,“既然随喜姑娘觉得这个颜色的好,那奴婢就去换下。”

是在说桌布的颜色,路家的换了浅绿色,随喜想用喜庆一点的颜色。

厅里的丫环都拿眼小心地往他们这边看着,随喜有些尴尬地瞪了顾衡一眼,顾衡却旁若无人地牵起随喜的手走出中厅。

随喜俏脸涨得通红,“放开,放开”

“怎么了?我牵自己媳妇的手谁还敢有意见?”顾衡凑在她耳边低声笑道。

“谁是你媳妇了”随喜嗔怒地拧了他一下,“丫环们都在呢,你还有个主子的样子吗?”

“我没个主子的样子,你倒有当家奶奶的架势了。”顾衡哈哈笑了起来。

随喜本来就是个脸皮薄的,被他这么一调侃,小脸更加如火烧了起来,“你还说”

“好了好了,不说,别生气,嗯?”顾衡真怕把她给惹恼了,急忙低声地哄着,“我是看到你为顾家操持这些事情心里高兴啊。”

“你明知我对这些是一窍不通,还怂恿侯爷将这大任交给我,我要是做不好怎么办?”随喜嗔了他一眼,没好气地抱怨着。

“你怎么会做不好呢?这不是很好吗?祖父本来也想要你来操办的,我也不过是顺了他的意。”顾衡笑着道。

随喜哼道,“我这是名不正言不顺,何况我还没办过这样的事情。”

“家里的丫环不听你吩咐吗?”顾衡低声问道,生怕有谁委屈了她。

脑海里晃过一个人影,随喜摇了摇头,“没有。”

顾衡微微一笑,“等过年了,我带你到郊外去,那里的百花园你一定会喜欢的。”

“我听说还有万家灯湖……”随喜低声问。

两个人站在庭外的角落窃窃私语,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谁也舍不得去打搅,就是远远看着他们小声说话,也能感受到在这寒冬之中的一点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顾衡的小厮徘徊在院门外,焦急地往里看着。

夏兰站在石阶上见了,就走了过去。

原来是李尤炀来了。

一听说是尤大哥来了,随喜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对顾衡道,“我许久没有见到尤大哥了,听说他打了胜仗也没跟他说恭喜,我也去见见他吧。”

差点忘记李尤炀比他还先认识随喜……自己还吃过他的醋呢顾衡看了满脸希翼的随喜一眼,她只是将李尤炀当大哥,自己还介意什么?

“我们一起去书房吧。”他对她笑道。

李尤炀已经在外书房等着顾衡了,今日他来找顾衡却不是为了朝廷上的烦心事儿,而是他听说小随喜竟然也来了京城,且就住在伯承府,昨天他是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肯定要见一见那丫头的。

“尤大哥”门边传来一声熟悉清亮的声音。

李尤炀抬头看了过去,便见到正在想着的小姑娘笑盈盈地走了进来,精致动人的小脸还带着喜悦的笑容,眼角忽闪忽闪地看着他。

“小随喜”李尤炀站了起来,习惯性抬手揉了揉随喜的额头,“又长高了啊。”

随喜歪着头,细细地端详着李尤炀。

眼前的这位尤大哥和她记忆力的那个温文俊雅的谦谦君子又有些不一样了,黑了许多,壮实了许多,眉眼间的锐气更加明显了,举手投足间多了份凛冽刚强的气息。

看着看着,眼眶忍不住就红了起来,她听说了边疆的那场战争有多艰难,如果不是尤大哥冒死带兵闯入敌人的后方,说不定西里城就要全军覆没了。

“尤大哥……”声音都哽咽起来。

“傻姑娘,哭什么呢?”李尤炀笑着问,声音温柔下来,在这异世之中,他还从来没对谁这样耐心温柔的。

顾衡站在随喜身后,目光平静地看着她。

“尤大哥去打仗那么久都没点消息,那么危险……”随喜委屈地叫道,每次想到他生死未卜,她心里都是非常担心,加上师父他们也是没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