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二百零八章分开(下)

第二百零八章分开(下)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7-11 12:41  字数:0

第二百零八章分开

两人回到伯承府的时候,顾老侯爷已经醒过来了。

顾衡坐在床沿,低声地问,“祖父,您觉得怎么样?”

随喜就站在顾衡身后,看到侯爷的脸色没有昨日看起来那么苍白,心里稍安。

“皇后宣你进宫作甚?”顾老侯爷哑声开口,声音显得很虚弱。

“没有什么大事,侯爷您放心。”随喜笑着回道。

顾衡低声道,“皇后赐婚我和随喜了,所以皇上应该不会再定我拒婚的罪。”

顾老侯爷微微一怔,随即笑了笑,“如此甚好。”喘了一下又道,“皇上命你三日后启程去南疆镇压南玉城一带的乱党,你准备好了吗?”

“皇上还没说要给我多少精兵。”顾衡不想祖父伤神担心这些事情,却又知道是瞒不过他。

“料想也不会给你多少,不要紧,顾家门下有不少能人,到时候就算没有赵普的精兵,我也不会让你在南疆出事。”顾老侯爷说着就咳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顾衡急忙替他顺气,“这次不同李家的出战,皇上为了安定势必要镇压乱党,他不会不给我精兵的。”

“我跟你一块儿去”随喜突然开口道。

“不可”顾衡和顾老侯爷同时开口,老侯爷道,“随喜不能留在京城了,明日就回西里城吧。”

随喜倔强地道,“我在他身边,也能照顾一二。”

“行军中怎能有女子,就算你医术了得,也只会落人诟病。”顾老侯爷看着随喜说道,“而起军中自有军医,你不必担心。”

随喜皱眉,她觉得自己成了顾衡的累赘。

“那就等侯爷的身子好些了,我再离开京城吧”这是她最后的让步。

顾衡和顾老侯爷相视一眼,无奈地点头。

翌日,皇上下旨让顾衡率领三万士兵前往南疆镇压乱党,这军队人数虽然不算多,但远比顾衡事先预想的要多了。

顾老侯爷不放心首次出战的孙子,写了密信让宋谅等人召集顾家门下各人同往南疆协助顾衡。

随喜亲自替顾衡打点行囊,连夜准备了许多急用的药丸给他带去,心里既怕他适应不了南疆,又担心南疆多蚁虫,恨不得将所有能想到的担忧都想出来。

不知是不是形势所逼,面对即将的分离,随喜和顾衡都异常的冷静,纵使心中有万般不舍,也不愿意在对方面前流露出来,只怕日后成为对方的担忧和牵挂。

顾衡在军营里点兵,交接。

几乎一整天都没有见面,再碰头时,已经是离别时刻,随喜代替顾老侯爷将顾衡送到城门。

皇上封了顾衡为平寇将军,三品,比李尤炀次一品。

“回去吧”城墙街道两边围满了不少百姓,身后亦是士兵副将,顾衡不好对随喜做出亲昵的动作,只是低眸温柔地看着她,让她回伯承府去。

“我看着你出城。”随喜低声道,声音清清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顾衡看向她身后的李尤炀,哑声道,“李将军,请你……代我照顾她。”

“她是我妹妹,我当然会照顾她。”李尤炀笑道。

顾衡深深看了随喜一眼,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驾马离开。

随喜的泪水骤然落下。

很久以后,每每想起今日离别,她都后悔没有跟着他同去,再次相见,已是物是人非。

随喜继续留在京城医治侯爷的伤势,日子似乎平静了下来。

因为有李家,安敏和二皇子原本想趁顾衡不在对付随喜的心思也被掐灭了。安敏对顾衡仍然没死心,在顾衡离开京城的第二天,她就找上了随喜,并扬言只要顾衡一日未娶妻,她就不会放弃。

随喜已经没有心思去跟她争执这个问题,她只想顾衡平安回来就好。

李傲被封为大元帅,之后,李家举家搬到京城御赐的大宅,这几天正忙着安置各人。

半个月之后,顾老侯爷总算能下床行走,虽然身体看起来没有以前硬朗,但也算清健,痊愈后的第一件事,他便是请旨要离开京城回西里城休养。

皇上一再找借口将他留在京城。

也就是说,顾老侯爷还是被软禁了。

几次请旨未果,顾老侯爷突然做了一个决定,便是将爵位承继给儿子,顾绍观。皇上很快就允了。

伯承侯不是顾老侯爷当家作主,那就没有威胁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家一位远房侄子在京城大街强抢民女,被告上官府,继而李家被御史参了一本到皇上那里。

自从李家得势以来,许多李氏子弟仗势欺人,一反从前低调的作风,欺男霸女,完全是李尤炀以前的作风。

随喜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正在顾老侯爷身边替他施针。

“不知义父和大哥如何,老侯爷,我得回去看看。”随喜收了针,有些担忧地说道。

“皇上不会治罪的。”顾老侯爷淡声说道,“你等着吧,皇上要的就是今天,李傲和李尤炀再没镇住这些纨绔,李家会垮得更快。”

“老侯爷……”随喜困惑的看着他。

顾老侯爷闭上眼睛,苍老布满皱纹的脸带着高深莫测的笑。

随喜心里不明白,过了午时,她回到李家的时候,才知道皇上不仅没有降罪李家,还将那位强抢民女的李氏侄子封了为县令……

这种一反常态的作风,令朝廷上下不免为之震惊。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随喜找到李尤炀,着急的问道。

李尤炀也是一脸凝重,他目光复杂地看着随喜,“随喜,我想,大哥这次可能要连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