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未来之当妈不易 >第五十七章见面6

第五十七章见面6 (1/1)

小说名称《未来之当妈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时间:2013-06-14 04:29  字数:0

铁灰色的军装的右上臂外侧有一个图案,所有实际上和自诩为精英的人都不会不知道这个图案代表的是什么――那是盘古军校的校徽。

在场的有眼睛的人也不会怀疑叶志轩和突然出现的男人的关系――没关系会长的一模一样嘛!bo

叶真真僵住了,别人是什么感觉她不知道,但她现在已经快要被那两道利剑一般的目光给刺得全身是洞洞了有没有……

叶真真身体内某根敏感的神经被骆启峰的目光触动了,在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把儿子搂在了怀里,稍微举高,正好挡在自己身前,她自己的目光正对着叶志轩的小脑袋。

叶志轩愕然的被妈妈举高,黑白分明的大眼正正的对上了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妈妈能肯定那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骆启戎不是自己的爸爸,见过这个男人的人,都不会认为骆启戎是自己的父亲。

这个人……应该是爸爸了吧?――这是小孩儿的第一个想法。

原来自己长大了会是这样子吗?――这是小孩儿的第二个想法。

直到看到自家儿子毛茸茸的后脑勺,叶真真才宓姆从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她连忙把孩子正常的抱在怀里,看向骆启峰。

骆启峰已经移开目光,他沉稳的走到叶真真的身边,在叶真真惊骇的眼神里,把手放在了被叶真真抱在怀里的叶志轩毛茸茸的小卷毛上,似有若无的揉了一下。

那是一只修长的白皙的漂亮的像是艺术品一样的大手……叶真真呆滞的看向那只被放回主人身侧的手。

骆启峰转过头,平静淡漠的看着亚历山大罗德勒,像是叙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说道:“他有来自盘古军校的父亲。”

顿时,亚历山大罗德勒的脸色青青红红的,五颜六色都齐全了。

闫楚楚惊讶的用纤纤玉手捂住了小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都快瞪圆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个人资料上小轩的父亲一栏不是空的吗?

水汪汪的美目微微的眯了眯,却怎么也掩不住眼底的痴迷――这么完美强大的男人是真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吗?果然只有这么出色的男人才能生得出小轩那么出色的儿子。

顺着那只手,叶真真看向了手的主人,因为角度的原因她只看到一张完美的侧脸,深刻而立体的五官,冷漠的气质――儿子将来会长成这个样子吗?

还好还好,没有长歪……不自觉的,叶真真又二了。

“你没有资格当他的师长。”骆启峰的语气仍然很平静,因为他真的根本就没把亚历山大罗德勒和闫楚楚放在心上。

叶真真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这样的两个人没有资格教导自己的孩子。

骆启峰很自信身为自己的儿子,这个肉嘟嘟弱的一塌糊涂的小东西是不会被教歪的,但身边那些不好的东西能少一些还是少一些比较好。

“你!”亚历山大罗德勒眼中闪过一丝隐忍的狰狞,他告诉自己必须忍耐。

为什么四大军校和四大高校让整个宇宙的天才都趋之若鹜,除了全宇宙最优秀的教学资源之外还有庞大的关系网。一旦进入了这八所学校就要尽其所能的为学校的金字招牌上再添光彩,同时,也享受着学校庞大势力的庇护。

亚历山大罗德勒忍耐下今天所有的羞辱,当然不是因为他胆小怕事,他是为了自己的家族考虑,他还有父母家族才忍辱负重的,为了家人考虑他不能得罪一名前途无量的盘古高校的学生――起码,亚历山大罗德勒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还有楚楚……亚历山大罗德勒的心,碎了。

那么美好的楚楚,喜欢上了这个自大粗鲁完全不懂得什么叫尊重的男人吗?

他的心在滴血!

我不会放弃的,没有人会比我爱你!

“你是小轩的爸爸?!”一声清脆婉转的低语,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闫楚楚清纯精致的小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惊喜,楚楚动人的大眼里带着一丝丝似有若无的深情。

叶真真眨眨眼,怎么,闫楚楚认识骆启峰?

显然,叶志轩也有同样的疑问,带着跟妈妈一样的呆萌的表情眨眨眼,看向自己新科上任的父亲。

“没见过。”骆启峰木着脸言简意赅的回答了儿子的疑问――只是儿子的疑问。

闫楚楚娇羞的微微低头,“我是小轩的班主任。”

骆启峰没理她,低头对叶志轩说:“转班还是转学?“

什么破学校,领导和老师脑子都有病!

“我听妈妈的。”叶志轩环住妈妈的脖子,不能再乖巧的回答。

叶真真听了差点没眼泪汪汪了:好儿子!

“回去商量商量再决定,咱们回家。”因为抱着儿子而没办法摸摸儿子小卷毛的叶真真蹭蹭儿子的小嫩脸。

叶真真对骆启峰也采用了同样的态度――无视。

“等等。”亚历山大罗德勒和闫楚楚无比默契的同时出声,叫住了正要转身的叶真真。

“叶小姐,”亚历山大罗德勒笑的斯文又亲切,温和的说道:“今天的事是我的错,请原谅我的无理和有眼无珠,请不要让叶志轩同学离开燕岚学校。”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把孩子转走,否则自己关系再硬也没办法再在燕岚待下去了。

闫楚楚泪眼盈眶,好不可怜的样子,哀怨的看着骆启峰,“为什么要把小轩从我的班上转走呢?我真的从来没想过把小轩从叶小姐那里抢走啊。叶小姐,我今天没通知就把小轩留下补习都是我的错,你那么宽宏大量,善良无私,求求你,原谅我吧,不要把小轩转走。”

说完,一滴晶莹的泪水终于无法承受不住主人的哀痛,从那美丽的大眼中落下。

叶真真翻了个白眼,“闫老师,你真的想让我原谅你吗?”

闫楚楚泪眼朦胧的拼命点头,期盼的望着叶真真。可怜兮兮却不矫揉造作,果然是小白花级别的人物。

“那你说说你哪做错了?”

闫楚楚哽住了,她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啊,刚才会那么说只是不想让小轩离开自己的班级啊。

“给你三分钟,慢慢想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叶真真认真的说道,觉得自己果然是非常的宽宏大量。

她转向亚历山大罗德勒,组织了语言之后才开口说道:“我儿子是个天才,我比谁都清楚。我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我也很清楚。说实话,就是现在他已经在很多地方都比我强了。可那又怎么样?我生下了他,就没有人能剥夺我成为他的母亲的资格――除非我自己伤害了他或者是更残忍的抛弃他。可是我没有,也永远不会这么做。”

完全没表达出想说的意思……

叶真真撇了撇嘴,第一万次的鄙视了自己的语言造诣。

“还有,我希望自己的儿子走正路,活的坦荡,却没打算把世界的黑暗和现实的一面隔离在他的世界之外。不过,你们俩这样的绝对在我的隔离名单之内,心思不正也就罢了,还脑残!脑残可是无药可医的毛病,而且没有任何科学研究证明这病不传染,所以为了孩子的安全还是得给他转学!”叶真真的语气非常的正经严肃,完全不像是在吐槽。

所以,骆启峰被忽悠住了……

锐利的目光在那俩人身上扫了一圈,下意识的挡在了抱着叶志轩的叶真真面前。

“我们走!”骆启峰冷冷的说道,挺生气的,心说这女人真是太不知轻重了,知道这两人有这种不知道会不会传染的大病还跟他们嗦这么久,万一儿子被传染了怎么办?

脑残?

是跟大脑有关的新型疾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