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未来之当妈不易 >第八十四章变异生物之危2

第八十四章变异生物之危2 (1/2)

小说名称《未来之当妈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时间:2013-06-22 06:09  字数:3358

叶真真和叶志轩在骆启峰的宿舍里大眼瞪小眼。

骆启峰的宿舍方方正正的,非常的……简洁大气。

叶真真默默地第一万零一次唾弃自己词汇的匮乏——一个词汇如此匮乏的人当作家真的没问题么?

叶真真看着骆启峰那张单人床上叠成豆腐块的军被,感觉非常的惊喜,没想到当年地球上的中国军队的豆腐块居然流传到了现在,好亲切哦……

傻兮兮的伸手轻轻的摸了摸,摸完了乐够了,撇撇嘴。

要是军绿色的就好了,一个大男人竟然盖雪白雪白的被子,切。

转头一看,儿子没了……

“儿子?”

“妈妈,我在这呢。”已经灵活的爬到书桌旁边一张椅子上的叶志轩朝妈妈挥挥小爪子。

“这些都是叔叔们给你的礼物啊?”叶真真坐到儿子对面的另一张椅子上,坐上去之后,立刻感觉到一种舒适的柔软,椅子瞬间调整形状,符合了叶真真的身体曲线。

叶真真动动屁··股,好舒服的椅子!

叶志轩把一堆东西往叶真真那边推了推,跳下自己的椅子,颠颠的跑到叶真真那边,爬上妈妈的膝盖,舒舒服服的窝进了妈妈怀里。

“对啊。”放松小身子靠在妈妈胸脯上,叶志轩开始扒拉那一堆礼物,一样一样的跟妈妈显摆。

“这个是亚森叔叔给的哦,妈妈。亚森叔叔可厉害了,他负责修理所有的机甲,这套修理工具是亚森叔叔亲手做的,他说都是按照他平时用的工具按比例缩小后做的,可以用来修理和制作机甲模型。我参加机甲模型大赛的时候正好可以用!”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嗯!亚森叔叔很厉害的!他的手有这么大!”他张开小手,比划了一个长度,“胳膊有这么粗!都是肌肉哦,力气可大了。还是搏击高手!”

“嗯嗯,是很厉害!”

“妈妈,”叶志轩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些大小正适合他的小手玩的精致小巧,可爱无比的小工具,“其他叔叔也都那么厉害,每个人都有很厉害的地方哦。”

“哦哦。”

“妈妈,那你说那么厉害的叔叔们,都心服口服的让爸爸当队长,那爸爸不就更厉害了吗?”叶志轩大眼闪亮闪亮的看着叶真真。

叶真真扑哧一声乐了,原来在这等着呢。

“那是,你爸爸作为队长肯定是最厉害的!”

“嘿嘿,我就知道。”小孩儿一副喜不自禁的小模样。

叶真真揉揉他的小卷毛,笑而不语。

儿子继续甜甜的给妈妈介绍其他的礼物,母子俩黏糊糊的在一起简直不能更温馨甜蜜了。

就在这个时候,叶真真不经意的一抬头,眼睛立刻瞪圆了。

“儿子?”

“怎么了,妈妈?”

“我好像出现幻觉了……”

叶志轩疑惑的抬起小脑袋,看到妈妈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看着什么。

小孩儿顺着妈妈的目光看了过去,一双大大的眼睛也跟叶真真一样瞪得圆溜溜的。

“妈妈,你没出现幻觉……”

“你也看到了?”

“嗯……”

“为什么这些变异的虫子居然会出现在军营啊?!”

骆启峰的宿舍是单间,有窗户的,透明的窗户上一只比叶真真加那只还大的水蛭一样的变异生物正慢吞吞的一窜一窜的爬着。

“我也很奇怪啊,妈妈。”

“儿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叶志轩皱着小眉头,摸着小下巴,想了一会儿,拿起礼物里的粒子震荡匕首。

“我们可以用这个!”

叶志轩打开说明书,仔细的阅读了一遍之后,按照说明书上的内容把自己的指纹输入粒子震荡匕首,之后按下能量开关,一个有些虚幻的匕首形状出现在把手上。

“这个是粒子震荡匕首?”叶真真看着打开开关后出现的匕首,不太有信心的问道。

叶志轩大力点点头,小脑袋左转转右转转也找不到一个可以用来示范的东西,最后狠了狠心,把自己T恤上的铜扣子使劲揪下来,把扣子往匕首上一丢……

然后,扣子消失了……

叶真真默了……

“因为是儿童玩具,所以能量不多,能用的时间不长。”

“你爸爸的朋友们真有先见之明,这个礼物可真有用!”叶真真深感佩服的伸出大拇指,拿起亚森给的修理套装中的一个不知道什么作用的拉直后长达半米左右的长针一样的东西——弹了弹,很硬,很好。

不过,这种危险的武器给孩子当武器玩,真的没关系吗?

叶真真在考虑这次事情之后要不要把这个东西暂时没收。

打开窗户,叶真真又快又狠的把长针戳进变异虫子身体里,快速的把它丢进用来装飞越星空儿童专用头盔的盒子里。

整个过程中虫子并没有反抗,或者说它的动作太迟钝了,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叶志轩并不害怕虫子,他咧着小嘴,把匕首轻轻的在虫子身上戳了戳。

虫子就跟刚才那个扣子一样,消失了!

“好好用啊!”叶真真眼馋的看着那个匕首,要是上午的时候有这么个东西,自己就不用那么狼狈了。

“妈妈,窗户上又爬上来一个。”

“看我的!我去把它弄进盒子里,你给你爸发个信息,把这件事告诉他。”

“好,妈妈。”

*******

闫楚楚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冷的地上。

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