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丑妇 >番外五南宫尘后记

番外五南宫尘后记 (1/2)

小说名称《丑妇》 作者: 侯淇耀  更新时间:2014-01-03 14:08  字数:2563

南宫尘最近很悲催。

自打街上遇上了那个行为举止乖张的“女土匪”开始,他的日子彻底不好过了。

先是追到了他办公的吏部去了。跟前跟后的,周围的同好都在背后笑话了。

南宫尘一打听,这“女土匪”还有些来历,三朝元老的孙女——李旭李阁老家的嫡次孙女李笑儿。虽是二女,但李阁老甚是喜欢这个孙女。

南宫和李家素来也无交恶,南宫尘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就约了李笑儿的的胞兄,李家的嫡长子李明轩,南宫尘虽有谪仙人美称,但做起事来却是果敢直接。他把话说开。李明轩说来也是京城里的优秀子弟,又是读书人。

可他闻听李笑儿,只苦笑,对南宫尘委婉一句:“南宫兄,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说罢,摇摇头,作揖告辞,转身就走,不带丝毫留恋。

南宫尘回吏部路上,还在琢磨李明轩那句“自求多福”的意思,回头到了吏部,……他终于明白李家大少脸上的苦笑和隐隐的幸灾乐祸是怎么个意思了!

李笑儿,那就是个女土匪!

竟是在吏部众多官员面前,声称她李笑儿这辈子非他南宫尘不嫁!

南宫尘当时脸就绿了,咬了咬牙,心知,自己这是遇上女土匪了,准备霸王硬上弓呢!

一咬牙,一封辞呈递上去了。回头收拾包袱,包袱款款去了刑部。

南宫尘以为他所作所为已经相当明显拒绝了李笑儿,这下他总算安静了吧。

李笑儿跟来了!

非但如此,在刑部同僚面前,又是声称这辈子非他南宫尘不嫁!

好了,这下子事情闹大发了。

别人都以为他南宫尘对李家小姐做了什么能让李家小姐“非他不嫁”的事情呢。

南宫尘对着女人又不能发火,又是一封辞呈递上去了。

这回转战礼部。

李笑儿是南宫尘见过最难缠的女人!

此后无论南宫尘跑哪儿,李笑儿就跟哪儿。

这回事最后的工部了。

南宫尘冷笑一声,对李笑儿说:“李小姐,南宫若是去青楼,你待如何?”原先只是说来吓唬吓唬李笑儿的,没想到这人女孩子实在太彪悍,插腰就道:“不就是青楼吗?你去我也去!本小姐这辈子跟定你了!”

南宫尘额头上青筋蹦跳,冷眼瞥她一眼,一句话不说,青天白日去逛青楼了。

李家小姐真是彪悍呐!

南宫尘逛青楼,她后头就跟上去了。

非但抽花了老鸨一张图了雪白的肥脸,更是当众向南宫尘表白!

气的南宫尘不顾男女大防,拉了李家小姐的手臂,就将她拉出了青楼,一路脚步飞快,连走带奔,丝毫不顾李家小姐较小的身躯跟不跟的上,拖拽了李家小姐到了一死胡同里,粗鲁地把人往胡同墙壁上一推,气急败坏地就低吼道:“亏你爷爷三朝元老,李家诗礼传家!你爹,你兄长,如何看,都是守礼之人,怎么到你这儿,就变成了不知廉耻,行为放荡的女子了?你母亲也是这么教你的?”

也不看李家小姐脸色惨白,南宫尘一气之下,愤而就道:“我南宫世家,诗礼传家,到我这一代,已经定下了我为家主。

南宫家的主母,绝对不会是你这样不知廉耻,行为乖张放荡的女子!你死了这条心吧,……或者,你欲奔为妾,或许我会看在你爷爷和你爹,你兄长的面子上,勉为其难接受了!”

说罢一番话,才发现那是跋扈嚣张的李笑儿,早就白了脸,蔫儿了耷拉着肩膀。

南宫尘这才惊觉,自己说的话太为过分了,见她如此,心里有那么一丝愧疚。却是狠下心来,撇开眼,来个眼不见为净。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来纠缠你了。我……我会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喜欢你的。”李家小姐闷闷道,说完之后,少见的给南宫尘行了一个礼貌的礼仪:“南宫二公子,三娘先走了。”

李笑儿排名老三,上有兄长和姐姐,因而人称三娘。

不知为何,南宫尘听得李笑儿说起不再纠缠自己,尤其那句会让自己不那么喜欢他了,心底有那么一丝慌乱。又听闻她自称“三娘”,称呼他“南宫二公子”,那心里的慌张又多了一丝针扎的疼。

只南宫尘什么都不懂,冷笑起来,背着手,转身就走。

李笑儿果然如同她所言,第二日没再跟着南宫尘。

南宫尘到了工部,左右前后看看,真没见到人。

身边顿觉安静了,可又觉得平时那叽叽喳喳烦不胜烦的声音没了,显得清净了。

南宫尘皱了皱眉,暗骂一句自己发神经了。

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果然都没再见到李笑儿。

直到休沐那日,南宫尘越发觉得自己不对劲。

李笑儿整日在府里,再也不出去。

鞭子也不耍了,倒是乖巧了。

刺绣,绘画,练字,……琴棋书画都有所进益。

李笑儿长相清丽,性格又活泼,怎么会没人看中?

何况她哪怕什么都不好,只要她是李家嫡小姐,李旭李阁老最喜爱的孙女,那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不出几日,竟然传出张家去李家提亲的消息。

这可是大事,而况李家小姐最近比较出名。

便有好事者将这事告诉了南宫尘。

南宫尘一听,楞了一下,不一会儿便又温和淡笑着说道:“这是好事,李阁老怕是高兴着呢。”那人听了讪讪笑,没戏看,转身走了。

等那人走了,南宫尘就冷哼自言自语:“臭丫头!说什么喜欢我,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