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权力巅峰 >第2002章 暗流涌动

第2002章 暗流涌动 (1/2)

小说名称《权力巅峰》 作者:梦入洪荒  更新时间:2016-06-13 02:21  字数:3357

整个上任仪式进行得非常顺利,在这种重要的时候,各方自然都不会搞一些小动作,毕竟,现在大家的级别都已经足够高了,再搞那些小动作已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只会让人觉得小气。

在参加完中午的上任午宴之后,王洪浩的事情算是结束了,不过由于柳擎宇除了是天都省省委常委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十分重要的职务——天都市市委书记,所以,柳擎宇下午还得前往天都市上任。

这一次送柳擎宇上任的是省委组织部部长潘成武。虽然一开始柳擎宇刚刚就任天都省反贪局局长的时候,潘成武对柳擎宇的态度是倨傲的,是居高临下的,但是这一次,潘成武却和之前完全变了样子,看向柳擎宇的时候,就连眼皮子都在笑,只是他的笑容很假,在潘成武笑的时候,柳擎宇总是感觉到头皮一阵阵发麻。

这一次和柳擎宇刚刚上任反贪局局长的时候不同,潘成武并没有搞小动作来刁难柳擎宇,而天都市市委市政府方面,所有常委悉数到齐,众人在市长季建涛的带领下,在市委大院门口亲自迎接潘成武、柳擎宇两人。

潘成武亲自为柳擎宇一一介绍了天都市所有市委常委们,柳擎宇一一记住了他们的名字。

见面之后,众人来到市委大会议室,举行正式的市委书记上任仪式。

在这次仪式上,柳擎宇和在省委举行的仪式上保持着同样的风格,低调、内敛,和柳擎宇刚刚到任反贪局的时候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随后举行的晚宴上,柳擎宇的表现也是中规中矩。

晚宴结束之后,众人纷纷散去,市委秘书长胡瑞麟走了过来:“柳书记,您的住处已经给您安排好了,就在距离市委最近的天方大酒店内,我派司机送您过去吧?”

“天方大酒店?”柳擎宇闻言眉毛挑了挑,笑着重复了一句。

“是的,就是天方大酒店,那里距离市委比较近,上下班比较方面。之所以安排在那里主要是因为由于这次人事调整比较仓促,现在王书记还没有搬离市委大院一号院,所以,只能委屈您现在酒店里住段时间,等王书记搬离一号院之后,我们市委办公厅会在最快的时间内以最好的质量进行重新装修之后,安排您住进去。”胡瑞麟满脸恭敬的说道。

胡瑞麟是一个五十岁左右、脸庞白净的男人,看起来十分温和,说话的时候总是满脸含笑。

然而,柳擎宇听完胡瑞麟的话之后,却并没有答应对方,而是淡淡一笑说道:“酒店?我暂时就不去那里住了,我在天都市已经买房子了,暂时先住在那里吧,至于说市委一号院,啥时候王洪浩同志搬出去之后,你通知我就可以了,至于如何整理,我会安排人和你进行接洽的。我还有些别的事情,你就不用派车送了。”

说完,柳擎宇向外走去。

看着柳擎宇离去的背影,胡瑞麟的眉头微微皱起,双眼之中闪过两道寒光。

恰在此时,柳擎宇突然转过身阿里,胡瑞麟眼神中的寒光立刻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温和谦卑的笑容:“柳书记,您还有什么指示?”

柳擎宇早已经把胡瑞麟脸上的表情和眼神看在眼中,不过他的表情依然平静如水,笑着问道:“胡秘书长,你刚才说的那个天方大酒店是几星级的啊?”

胡瑞麟连忙恭敬的说道:“是五星级的。”

柳擎宇点点头,转身离去。

只是在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柳擎宇的眼睛已经眯缝了起来,嘴角上露出一抹一般人难以觉察的不屑弧度。

刚刚上任的市委书记、安排去住五星级大酒店,这件事情一旦曝光出去,将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更何况,对于天方大酒店的来历,柳擎宇可是清楚的,这天方大酒店和天福大酒店一样,都是属于天都市的一个大老板贾立刚所有。

对于贾立刚的身份,在他担任反贪局局长期间是有所了解的,孟欢也曾经向他反映过贾立刚的一些情况,知道这贾立刚很不简单,他以黑道起家,初期只是做运输、强拆等行业,后来不知道投靠了什么关系,开始发迹,从拆迁变成房地产开发,现在已经是坐拥一个大型房地产开发集团、多家五星级酒店的民营企业家模范,天都市政协委员。

虽然胡瑞麟这个安排表面上是在为自己考虑,貌似想要让自己住的好一点,实际上,这里面却是包藏祸心。

一旦自己住进了天方大酒店,那么很有可能这件事情就会被有关人员泄露给媒体,而媒体经过炒作之后,那么自己这个刚刚上任的市委书记立刻就会变成违反八项规定的典型人物,其中存在的政治风险是不言而喻的。

想明白这些事情,柳擎宇感觉到后脊背一阵阵发凉。

自己今天可是还没有正式在天都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展开工作呢,针对自己的陷阱就已经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布设了,当真是步步杀机啊。

再联想到之前不管是在省委迎接仪式上还是在市委迎接仪式上,天都省、市各方势力表现出来的那种低调和平静,柳擎宇便意识到,恐怕之前所有的举动是对方有意而为之,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降低警惕,从而在晚上这次酒店入住安排上中招。

可惜啊,他们这些人并不太了解柳擎宇,柳擎宇从来不是一个喜欢享受之人,也不是一个讲究排场好面子的官员,他做事从来以简单为主,对于吃住都比较随意,而且他从内心深处就对享乐之风、奢靡之风十分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