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魔天记 >第六卷群魔乱舞1225偶遇蓝思

第六卷群魔乱舞1225偶遇蓝思 (1/2)

小说名称《魔天记》 作者:忘语  更新时间:2015-07-24 22:16  字数:3422

不远处的一个外观颇为华丽的雕车之上,赫然有两道蓝色流光冲天而起,流光中隐约可见一男一女两名妖修。

柳鸣神色微微一变,身形一滞,停在了车门口。

他神念只是往远处轻轻一扫,便可清晰感应到对方丝毫不落于蛮熊族妖盗的威压,看样子竟是天禽族车队中隐藏的两名真丹境修士。

如此近的距离,他之前却是丝毫没有察觉,若不是这两名妖修施展了什么秘术,就是那辆雕车施加了某种收敛气息的特殊禁制。

两名妖族修士之中,其中一名蓝衣少女,头上三根蓝色翎羽光彩夺目,另一人却是个蓝衣蓝发的中年人,看起来十分冷漠。

只见那蓝衣少女身处半空,双手一阵变幻之后,伴随着一些晦涩难懂的咒语,抬手喷出一股淡蓝色的光团,在空中化为无数蓝色细丝,飞快的缠绕成一张如同树叶一般的形状之后,看似柔弱无力的飘向黑色手印笼罩而去。

二者空中交汇的瞬间,原本气势骇人的黑色手印竟被蓝色树叶抵在了半空中,并且迅速之极的黯淡了下去,细看之下,却是蓝色树叶中正不断冒出一根根纤细如发的蓝色细丝,洞穿了黑色手印各处。

不远处,熊贾见此,面色骤然一变。

3,..

“噗”的一声轻响!

只是须臾工夫,黑色手印便变得千疮百孔,继而溃散开来,顿时从中挣扎出一只蓝色飞鸟灵光。面带恐惧的朝着远处的刀疤大汉飞遁而去。

柳鸣看着蓝衣少女略显熟悉的秀面,再感受到对方散发出的浓郁木属性妖气后。顿时认出了对方来。

蓝衣女子正是数十年前,在上界废墟中。化敌为友并肩作战过的蓝木妖族蓝思了。

此女当时便是假丹期修为,如今显然已经结丹成功了。

柳鸣略一沉思之后,却并没有出手,反而衣袖不留痕迹的一抖,紫色剑光顷刻间没入其中消失不见了。

此时的熊贾面色阴沉,显然对突然出现的二人丝毫准备没有,眼见毫无胜算之下,竟然怪叫一声,棕光一闪之后。顿时幻化成一个两人多高的棕毛巨熊,在空中一个翻滚之下,化成一道棕色光团的逃遁而去,连手下之人也不管不顾了。

“哼,现在再想跑,不觉得有些迟了吗?”蓝衣少女冷声一笑,皓腕一抬,冲空中的蓝色树叶,凝重的一点指。

呼啦一声!

半空中的蓝色树叶蓦然一阵模糊。化作十余道手臂粗细的蓝色藤蔓,朝着熊贾所化遁光飞激射而去。

熊贾似乎感受到后方的情况,面色大变之下,想要躲闪。却已是不及,这些蓝色藤蔓速度实在太快,几乎瞬间就扑到了身后。随即一个缠绕,竟然仿佛灵蛇般地一下将其缠了个结结实实。

熊贾发出一声怒吼。体内传来一阵噼啪炸响,想要以蛮力挣开藤蔓。

然而就在此时。前方蓝光一闪,蓝发中年人竟不知何时悄然飞遁到了此处,单手一掐诀,另一只手臂顷刻间幻化成数根尖锐的蓝色枝蔓,箭矢一般,密集的朝熊贾头颅处射去。

一连串的“噗噗”之声后,熊贾脑壳插满了枝蔓,身躯一软,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噗”的一声,一团拳头大的棕色精魄跃出脑壳,就想要飞遁而走。

蓝发中年人冷哼一声,另一手一抬,一根手指朝棕色精魄轻轻一点,手指瞬间化作一根蓝色枝条,瞬间延长的从精魄中一闪而过。

顿时一声凄厉惨叫发出,棕色精魄化作一缕青烟的溃散消失了。

这一番变故发生实在太快,天禽族一方出现的两名真丹妖修,举手投足之间,便斩杀了妖盗的头目,扭转了局势。

直到熊蛮精魄被灭,剩下的妖盗才堪堪反应过来,当下再无恋战之心的朝四面八方溃逃而去。

接下来的时间,在蓝发中年人的强大震慑之下,战斗几乎是一边倒的趋势,天禽族刀疤男子带着一众守卫,不到一会工夫,便将逃得慢的妖盗屠之殆尽。

天禽族本以速度见长,若不是有守卫车队的任务在身,全速追杀之下,将这些乌合之众的妖盗全部清缴也根本不在话下。

此时的柳鸣却是背手站立的站在木车之外,没有急于前去相认,只是笑而不语的看着蓝衣少女。

此刻,天禽族刀疤男子正面色恭谨的朝着蓝发中年人和蓝衣少女方向飞遁而来时,恰巧从柳鸣身边不远处掠过。

蓝衣少女目光一瞥之下,顿时发现了柳鸣,目光惊疑中,竟然一时呆在了当场。

旁边的蓝发中年人也发现了柳鸣的存在,见其身上散发的淡紫色妖气,显然不可能是蓝木族和天禽族任何一方,面色顿时有些不悦起来。

“此人是谁?车队中不可以有陌生之人,难道这一点你不知道么?”蓝发中年人面色一沉,未等刀疤大汉赶到身边,便恼怒的说道。

“蓝崎长老不用问了,若是没有看错的话,此人应当是我的旧识……。柳道友袖手旁观了如此长时间,此刻连打个招呼都不愿意么?”蓝衣少女嘴角一扬,便朝着柳鸣所在方向缓缓的说道。

“蓝思道友说笑了,方才见两位料理这些妖盗绰绰有余,在下自然就不献丑了。”柳鸣闻言淡淡一笑,对着身边探出脑袋的乾如屏点了点头之后,便朝着蓝思所在位置一飘而去。

“柳道友,这位又是?”蓝思露出一丝疑惑之色,美目一动之下,便朝着乾如屏看了过去。

“哦,这位是我一个叔辈的后人,乾如屏。”柳鸣在数丈远处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