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二千五百四十章失落的某德鲁伊

第二千五百四十章失落的某德鲁伊 (1/3)

小说名称《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作者:第七重奏01  更新时间:2015-05-28 01:42  字数:5622

***************************************************************************************************

歌声?传遍暗黑大陆?

鉴于某德鲁伊在某方面的神奇破坏神能力和劣迹斑斑往事,在其中作为受害者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寒毛打颤,耳朵立刻竖直起来,进入了对付魔王级强者才会出现的极度警戒状态,手不由自主的悄悄放到背后,满是汗水的手心上,死死握着几条坚韧腰带。看书神器◎,

瞪大眼,他们见到了自称歌神的某德鲁伊,将几个大家伙一一拿出,其中一个大致是长方体的古怪魔导器,足足有三米高,跟西雅图克的个头都差不多高了,这个长方体的正面上,从上往下,列着整齐一拍的,在魔法扩音器上经常能简单的喇叭孔,而且孔的直径要比魔法扩音器的大上足足十倍。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大师兄和二师兄心头发出剧烈红色警报,仿佛末日即将降临。

然后,某德鲁伊再拿出一个魔法扩音器状的大喇叭,是一个超级巨大的喇叭,喇叭口的直径差不多有一人高,普通人想用得稳稳的抬着才行。

大喇叭加巨大魔导器,在巨大的剥壳凹槽恶魔妖精手中,正好合适,但是放到普通人手中,就变成了庞然巨物,站在旁边,除了西雅图克这样的大块头野蛮人以外。都会产生一种来到巨人国的感觉。

“怎么接呢……看那毁歌破坏神好像也没怎么捣鼓,莫非直接上就可以了?”

发挥着超乎寻常的智商,将喇叭和魔导器一一摆好摆稳后,某德鲁伊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不断在大喇叭和魔导器之间寻找,似乎想找个插孔之类的地方。最后未果,于是自言自语起来。

“咳咳。”先咳嗽两声,润润喉咙先。

然后,来到大喇叭后面,对着发音口,深呼吸一口气,陶醉的张开嘴。

“啊~啊~~啊~~~啊~~~~啊~~~~~啊~~~~~~”

声调从低到高,似乎想像七音符doremifasolasido那样,先试一试嗓子。但是这一试就坏了。

从那三米高的扩音魔导器之中,发出了震耳欲聋,覆盖整个营地的巨大声音,这一瞬间,营地仿佛遭受到了数十年未曾遭遇过的灾难,从祥和中忽然陷入巨大混乱。

耕着地的农夫,手一歪,不小心把傍边的农妇给砸到了。播着种的农妇,身体一倾。将手中的种子插到了农夫的菊花里面。

正下着蛋的老母鸡,蛋从屁股里露出一半,菊花突紧,啪一声就碎了,被挤着奶,低头啃着草的牛羊。一口奶混杂着草碎从鼻孔里喷出,所有的狗都在对天长吠,所有的猫都躲到了草垛里头,老鼠惊慌乱窜,蚂蚁开始四处搬家。

酒吧里吹着牛的冒险者。不小心咬到了舌头,正大口大口喝酒的,金色麦酒直接就从七孔里喷出,吃着饭的不小心把调羹刀叉捅到了鼻孔里,上着茅坑的一头栽了下去,正在滚床单的吓得三月不举,正在训练场练习的,手一个哆嗦,巨斧长剑什么的,统统砸到了脚趾头。

当然,这些还不算最惨,最惨的是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里扩音魔导器最近,承受了一大波的伤害,差点就聋了狗耳,瞎了狗眼,碎了狗心,整个人呈现恍惚状态,眼神混乱迷糊,瞳孔没了焦距,仿佛看到了三途河上的一叶轻舟在向它们划过来。

本就能毁灭世界的歌喉,再经魔法扩音器扩大千百倍,这威力,用语言形容太苍白了。

“嗯哼,果然不错,这样就行了。”丝毫不知道在营地里轻轻投下了一颗精神炸弹的某德鲁伊,兴致勃勃的打了个响指,满是成就感。

“不如乘热打铁,现在就来一首吧,迈出久违的第一步,这次真的要这么干了,可惜阿琉斯没有来,太可惜了。”

为自己的轻音部不能在场,目睹参与这历史性的一刻,而感到巨大惋惜的某德鲁伊,假惺惺的伤心擦了擦眼角,然后露出得意表情。

这个世界,只好由我一个人来拯救了,itsshowtime!!!

然而,他刚刚张开嘴,忽然两道狰狞的身影从天而降,扑了上去。

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数分钟后,被五花大绑的某德鲁伊,加上他的行凶道具,统统出现在拉斐尔的帐篷里面,大家都还没散去,都经历了刚才那场灾难,一听就知道是某德鲁伊在唱歌,正想兴师问罪,结果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先一步将犯人擒拿回来了。

“犯人我们抓过来了,随便处置。”将被捆成粽子的某德鲁伊毫不客气扔在地上,大师兄和二师兄扶着额,身体微晃,似乎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精神攻击中缓过气来。

“幸亏有你们,才没有酿成大祸,太感谢了,我代表营地人们,郑重的向你们两个道谢。”拉斐尔眼角闪烁着泪花,身为歌舞双姬,她怎么能忍那种毁灭级的噪音将整个营地污染。

“没……没什么,下次这种事情不要叫我们了。”就算被全营地人民感谢,成了拯救营地的英雄,两人也高兴不起来,损失远远大于收获啊。

“小小吴。”低下头,拉斐尔感激的面色一变,忽然成了阿修罗。

“抗议,你们到底是要做什么,我安安分分的呆在家里也不行,你们到底要将伤员虐待到什么地步才高兴,卡洛斯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