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月狼形态VS西雅图克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月狼形态VS西雅图克 (1/2)

小说名称《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作者:第七重奏01  更新时间:2012-08-10 07:47  字数:4081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月狼形态vs西雅图克

“我当是谁的战斗气息,原来是你们闹出来的……”

就在我们准备收拾收拾,回家睡觉的时候,西雅图克的独特大嗓门却传了过来。

不用说,他出现在这里的话,作为哼哈二将之一的卡洛斯,保准也跑不过,果不其然,紧紧跟在西雅图克那个大块头后面,如同风一样无声无息出现的银白色圣骑士身影,除了卡洛斯还有谁?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相比西雅图克和卡洛斯,我更加惊讶,选择在黑暗森林这里,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有麦哈拉斯山脉这座巨大屏障隔着,我们的战斗气息几乎不可能传到罗格营地,就算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样的高手,也感受不到。

“这个,说来凑巧。”

西雅图克得意的抓了抓他那大光头,脸上狰狞的刺青因为表情而扭到了一块,看起来更加可怕。

“因为闲着无聊睡不着,我们两个打算去黑色荒地那边练练手,才刚刚从传送阵里出来,就感觉到了这边的战斗气息,所以立刻赶过来瞧上一眼究竟是谁。”

“现在可是深夜了……你们两个,还真是闲着无聊。”

看着眼前两个家伙,我陷入无语之中,深夜肚子饿了,起来煮个面吃吃,是情理之中,但是深夜无聊跑出去大战一场……这究竟得好战到什么程度才会有这种想法,西雅图克也就罢了,没想到连卡洛斯你也是个不分白天黑夜的战斗狂吗?

“不关我事,我是被他硬拉过来的。”

察觉到我的诡异目光,卡洛斯那张能让男人产生扔番茄**的帅气面孔,蛋疼的抽了一抽,很无辜的样子。

“说什么呀,我不是见你在那里煮面条,背影寂寞,才把你叫上吗?”

西雅图克一副“你在客气害羞个什么劲呀”的哈哈大笑,砰砰拍起了卡洛斯的肩膀。

“煮……煮面条?我说卡洛斯,维拉丝她们做的晚餐不合胃口吗?”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卡洛斯,话说回来,如果自己的记忆没产生什么奇怪的,比如说漫无止尽的啥啥啥的扭曲的话,这两个家伙今天……不,已经是昨天晚上,应该是一起过来蹭饭,并且因为最后蹭饭的家伙太多,不得不在外面举行了热闹的篝火派对才对吧。

“不,没事,维拉丝她们的手艺自然是一流的,别听西雅图克胡说,我不是在煮面条。”

卡洛斯狠狠瞪了旁边的西雅图克一眼,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周围的人,都渐渐的开始把他和类似于这种奇怪的称号联系到一起了,仿佛他一靠近篝火,就一定是想要煮面条没错。

“咳咳,其实我打算做点玫瑰糖果,最近存量不多了。”

在我们灼灼的目光注视下,不想背负上午夜面条男之类称号的卡洛斯,尴尬的咳嗽几声,勉为其难的说出了原因。

“原来是这样呀。”

西雅图克露出失望的神色,难道说,这看似傻大个的野蛮人,其实用心险恶,千方百计的想让自己的好战友兼好基友卡洛斯背负上什么奇怪的称号?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西雅图克这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不过转眼一想,我又有些沾沾自喜,因为西雅图克无论想坑谁,都坑不到我的头上,哼哼,这可不是我自夸,我现在所背负的称号,已经多到了无需再人为增加的地步了。

“卡洛斯,教我做做玫瑰糖果吧。”

眼睛一转,我朝卡洛斯露出讨好的笑容,虽然前些天,因为小黑炭的事情,而从卡洛斯那里入手了一本奇奇怪怪的关于玫瑰糖果的制作教程,可是我和维拉丝琢磨了好些时间,做出来的实际成品还是不尽如人意,我也就罢了,连维拉丝这种万能家庭主妇都没办法立刻琢磨通透。

这就是天下第一女儿控的真正实力吗?难道说只要是和卡洁儿有关的事情,这女儿控骑士就没有极限可言?

“教谁都可以,唯独你没门。”

卡洛斯露齿一笑,然后敌意浓厚的冷冰冰拒绝道。

“……”

是吗?原来是这样,我差点忘记了,在卡洁儿这件事情上,我们两个还处于一种敌对和竞争状况……不,考虑到卡洛斯和我的世界第一女儿控和世界第二女儿控属性,就算用血海深仇、不共戴天这些毒辣的言辞形容也不过分,玫瑰糖果已经是连接着卡洛斯和卡洁儿的最后一条细线了,如果卡洛斯教会了我,那对于卡洁儿来说,他的最后一点价值也就荡然无存。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一向温和示人的卡洛斯,才表现出了如此激烈的敌意反应,哼,真是人生负犬的吠叫。

“不知道为什么,吴师弟,我突然有种狠狠揍你一顿的冲动。”

卡洛斯的眉毛不断抽搐,这家伙,第六感意外的灵敏嘛。

“你在说什么呀,午夜面条……卡洛斯,我刚才可没在暗地里说你的坏话。”我有些心虚的撇过目光,不好,差点就说漏口了。

“你刚刚说了什么,绝对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对吧”

卡洛斯两条眉毛都在抽搐了,最该死的是就算是这样面庞已经扭曲到了这种程度,这家伙看起来依然有着天皇巨星级的帅气。

“对对对,我也听到了,吴师弟,你这样说卡洛斯就不对了。”

西雅图克一把笑着从后面,用他那比普通冒险者的大腿还要粗的胳膊,牢牢箍住了我的脖子。

我翻了一个白眼,西雅图克,其实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