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数学教室的真正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数学教室的真正 (1/4)

小说名称《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作者:第七重奏01  更新时间:2012-09-23 05:35  字数:7096

“我要多久才能学会?”

听红b这样一说,我登时成了苦瓜脸,窥敌弱点,以己之长攻敌人之短,这可是技术活啊,和月狼的dòng察之心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这分明就是要我这个种田的去研讨太空飞船。

“天知道。”红b一副无所谓的风轻云淡样子,超让人火大。

“好吧,那么换个方法,你做到这一点,用了多久?”

我来了一招曲线救国,心里暗想,假设红b用了1年的话,我大概5年就够了,假设他用了10年,我大概需求30年,假设他用了100年……抱歉,教练,我要请假去玩大菠萝树。

“这个成绩还真难倒我了,也不是无看法末尾学的,非要说的话,大概在十多年的战役中,才末尾渐渐掌握窍门吧。”红bmo着下巴,冲我冷笑的翘起嘴角。

表情仿佛在说,折翼的少年啊英勇向行进吧。

“你打算在这短短的工夫内,教会我你用了十几年才领悟的东西?”我一张脸瞬间变黑,见过耍人的,没见过这么耍人的,chou出武帝剑砍死你丫的hún蛋。

“我是觉得很风趣,你不是曾经用了短短九年的工夫,走完了别人一百年也未必达到的路么?按照这个比例的话……”

“别觉得风趣就这样做啊hún蛋,别什么都按比例啊hún蛋,你的恶劣xìng格难道也是按实力比例构成的吗?”我破口大骂。

经过一段工夫相处,和红b也算比较熟知了,他并不是一个介意被别人毒舌吐槽的人,前提是你也能忍受得了他的毒舌和冷傲。

“真的不想应战一下极限?”红b一副很遗憾的样子,耸耸肩膀。

“我曾经在应战本人的极限了对于你这不担任任的教诲快点教一些有用的东西吧你也想我的实力尽快提升吧”我怒掀心灵的茶几,这都什么啊,极限是那么好应战的么?为什么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把我当成小说里的主角了。

“好吧,其实我也从没有指望过你能在短工夫内学会。”红b悄然摇着头。

我:“……”

很好,等着瞧吧hún蛋,等当前我有那个实力,第一个揍成猪头的是老酒鬼,第二个决议就是红b你了。

“你呆在jing灵族的工夫不会长,在这段工夫里,尽量学一些在短工夫内能掌握的东西吧。”红b一副很仔细在思索的样子。

“学什么好呢?”见他貌似在很努力帮我的样子,我有点小感动。

“天知道。”红b答复的干脆拖拉。

我:“……”

这家伙完全没有为我思索,好吧,这的确是我自作多情了,对他产生了一丝的信任感,我真是个傻蛋。

“与其思索太长远,不如想一想如今该怎样对付我吧。”见我沉思的样子,红b爱说教的属xìng又忍不住冒头了。

“这到是个好办法,毕竟有现成的材料。”我看了他一眼,报复xìng的目光,就像是在打量一根红萝卜,惋惜对方毫不在意,让我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就学你刚才所说的势的感应,如何?”想了想,我觉得这个技巧,还是比较有盼头的。

势的感应,怎样说呢?大而化之的话,其实就算一个普通人也能做到。

就比如说一介平民,在面对国王的时分,自但是然的会感遭到对方身上高高在上,一国之主的势。

对于我们冒险者来说,则更为分明,哪怕一个刚刚新颖出炉的菜鸟,也能分发出势,将平民镇住,更上一步,其实伪范畴强者,范畴强者,他们所拥有的范畴,也和势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势的更为高级运用,比如说在神诞日的时分,数万名经过训练的兵士,从他们身上所分发出来的势隐隐聚集起来,扭成一团,所分发出来的威压,就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些天赋范畴强者,站在旁边也觉得非常舒服。

可以说,势是每个冒险者的力气的重要组成部分,怎样能够对它毫无了解。

但是我也知道,这样的了解,距离红b所说的势的感应,有着很大差距。

正由于太过于了解,而且,面对的势太过庞大,想要抓住细节部分,就变得费事起来了,我不大会描画,只能打个比方。

就好比说,假设将对手的势,比作一道巨,朝本人迎面扑过去,那么,想要做到红b那种靠着感应对方的势来躲避的技巧,就等于是必须将这道巨的每一个水花,甚至是每一滴水珠,都明晰的印在脑海之中。

假设做不到这一点,那就等于是用一双高度远视的眼睛和别人打架,你是能模糊看到别人出拳了,但是不知距离,也不知详细要落在哪里,怎样闪?

敌人的实力越强,分发出来的势越大,想要捕捉到细节就越是困难,所以说,这依然是个技术活,就算是天赋也不能够随便学到。

其实想想,这种势的感应,和月狼从贝利尔那里学到的jing神力侦查,是不是很像?jing神力侦查是依托分发出去的jing神力,捕捉敌人的动作,只是假设对方对jing神力也稍有涉猎,那么完全可以将我布置在周围的jing神力隔绝于外。

比方说,假设对方可以将我的jing神力隔绝在三米之外,那么我只能感应到一个三米左右的球体,这种状况下,只能捕捉到对方的详细方位,而一个人的势,或许往常可以完全收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