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93、张熊冲喜,首战告捷!

93、张熊冲喜,首战告捷! (1/2)

小说名称《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时间:2014-01-25 14:27  字数:4788

话说的越好听,事情往往就干的越龌龊。

这个女校长嘛,其实就是这么的言行不一。

当棒子嚷嚷着要为校长奉献自己的身体以至全部时,校长那肥的流油的胖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邪恶笑容。

“既然如此,那我这个知心大姐姐就得为你做点事,你说对不对?”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棒子你过来吧,到我身边来吧。”

棒子心里虽然感到紧张,甚至感到一丝恐惧,但是为了能够将计划顺利进行下去,他只好硬着头皮、满脸幸福地走到校长身旁。

“敬爱的校长!我这是第一次和您挨这么近!您闻起来好香!我好紧张!可是我又好开心,好激动!”

“我又不是醪糟汤!你是不是变着法儿骂我浑身味儿呢?”校长目光淫邪地盯着棒子,从头到脚地乱看不已,然后又甜腻腻的说了一句。

“敬爱的校长,我棒子如果有这样的想法,就让老天爷一个炸雷把我劈死!”

当然,老天爷估计不会和棒子计较的,否则棒子恐怕真的要被炸雷劈成焦炭了。

那发自校长的阵阵熟肉一般的热浪,让棒子不免感到恶心。

可是再恶心,还得忍住不是?不忍不足以成大事,小不忍则乱大谋!

可怜的棒子尽管被校长给看的浑身的不自在、不爽快,可是他依旧做出一副下贱猥琐渴望的怂样子,为的就是尽量让校长放下所有的疑惑和顾虑,释放校长那不合常规的欲念和喜好。

“哈哈,玩笑,justa玩笑。我问你,和女人有过关系吗?”校长问。

“有过有过,和很多女人有过关系!”

“真的假的?看不出来啊!”校长脸上流露出嫉妒的神色。

“敬爱的校长,难道这还有假?你若不信,我就给你一一说说。我和张翠翠曾经一起挖过野菜,挖野菜的时候,我和她说了好多话;我还和那个张红艳说过话,当时虽然是她骂我,我也回骂了她,但这毕竟是和女人发生了关系”

“原来如此啊!这就是你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啊?”校长笑着拍了拍棒子,肥肠一般的手指头不偏不倚地触到了棒子的裤裆位置。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这让棒子感到十分惶恐。

若是换做别的女子,年轻气盛的棒子恐怕又要一柱擎天了,可惜校长实在太肥,体型实在太挫,五官实在太恶,眼神实在太邪。总而言之,校长给人的观感实在有碍世界的本色。

其实棒子真的很想硬,真的很想让校长看到他对她的“动心”和“情意”,可是没反应就是没反应,就算校长掏出棒子的棒子疯狂的唆上一下午,估计该软的还是软!

而且像校长这样的,恐怕硬的都能让她给唆软了。

“妈的,我这是造什么孽啊!”棒子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呐喊,行动上却像个发浪的女人一样搔首弄姿,摇头摆尾,甚至还学着女人的样儿,轻柔地扭了扭自己的腰。

这么一个功效明显的回应显然让校长十二分的满意。她叉着两根象腿,丝毫没有一点点女人该有的羞怯,像梁山伯好汉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一般,娴熟的抽开抽屉,摸出一根香烟,然后又划根火柴,“丝——”猛吸一口,然后停顿呼吸片刻,再就是徐徐吐出一股烟雾。

刺鼻的烟味顿时熏的棒子双目含泪。

此时的棒子当然也会犯糊涂。他有好几次都弄不清楚校长到底是个老女人还是个老男人,反正除了头发长、胸部涨,身上就没有任何地方能够显示出她雌性的一面。

“蹲下。”

“啊?”

棒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是说为我奉献你的全部吗?我也不要求你这么做。我就想给你发点福利。”校长猛吸一口烟,然后吐在了棒子的脸上。

“好咧!”棒子欢快的喊了一嗓子,然后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校长的面前。

“你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吗?”校长低头看着棒子,徐徐问道。

“应该是平等互利的关系?”

“哈哈!平等互利,那是国家和国家的关系。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应该草和被草的关系。”

棒子恍然大悟,疯狂地点头回应。

“那你说说,被草的应该是哪个呢?”

“被草的自然是女人了。”棒子不假思索的回答。

“当然,当然,被草的当然是女人。”校长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你说说,如果我们两个在一起的话,被草的应该是谁?”

“当然是敬爱的校长您了!”棒子仰头说道。

校长吸了一口烟,没有答话。她将一只脚伸进了棒子的双腿之间,在棒子的裤裆里蹭来蹭去。

棒子被弄的很不舒坦。他突然有些后悔,觉得不该这么仓促的陷入迷局。万一自己变成了第二个张大胜,那么自己的后庭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正自犹豫间,校长说道:“如果被草的是我,请问棒子,你草的动吗?”“

“这个从来没有草过”

“这么说,你是草不动了?”

“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说我没有草过啊校长。”

“那你有信心吗?”

“没草过,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信心。草过之后,才能弄清楚这个事情。”棒子一脸堆笑,贱声浪语的说道。

“这么说,你是想草我吗?”

棒子一时间听错了。

校长说的是“草我吗”,结果棒子听到的是“草我妈”。

“不不不,敬爱的校长,亲爱的知心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