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仙侠武侠小说 >三界血歌 >第一百八十四章援手(1)

第一百八十四章援手(1) (1/2)

小说名称《三界血歌》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15-02-08 17:00  字数:3577

发烧好了,开始咳嗽,咳得撕心裂肺,正在大量吃药……

郁闷,今天就这一章了。

咳得本来就圆润的大脸又胖了一圈了。

***

浑浊漆黑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环绕中,密室内。

十几个少女被无形的禁制挂在空中,点点精血不断滴落。白骨祭坛上那一点黑漆漆的火焰似乎强盛了一些,原本只有绿豆大小,现在看起来似乎长大了头发丝大的一点儿体积。

兰水心大口大口的吐着血,阴沉着脸闯入了密室中。

他随手一挥,密室一角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就裂开一条缝隙,数十名少女惊呼着被无形的力量拖了出来,倒挂在了祭坛上。他念诵着咒语一通施为后,那一点黑漆漆的阴火又膨胀成了一个硕大的火圈,从中露出了一颗冷漠无情的眼眸。

“看起来,你的情况不是很好。”

眼眸的声音飘忽而沙哑,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得意。虽然他们是同一个阵营的‘伙伴’,但是看到兰水心如此狼狈的模样,眼眸的主人依旧感到非常的快慰。

兰水心深吸了一口气,他掏出石刀,缓缓的切下了自己的两条腿丢进了火幕中。然后他缓慢的,将左手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切下,不断的丢进火幕里。

火幕中传来了细微的咀嚼声,狂野的神魂冲击轰入了兰水心的识海,眼眸的主人对他如此‘识趣’、如此‘主动’的行动表示出了极大的好感。因为兰水心如此干脆的献上了这么多的肢体供他享用,他这次可以主动点,帮兰水心解决一些**烦。

兰水心吐了一口气,他先服用了几颗丹药,将切下的肢体重新生长了出来,这才站在火幕前,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包括兰云等人莫名的投靠了阴雪歌,藏在月面的重宝已经被阴雪歌夺取,以及他和老中青三人鏖战,结果被天谴法眼一通乱打,双方同时重创的事情事无巨细的描述了一番。

“天谴?”

眼眸内一缕缕深邃的幽光喷了出来,眼眸的声音也变得格外的古怪。

“你们可真够倒霉的。就算是我当年,也不敢……你们怎么就敢,让这么多达到这个世界天道承受极限的蠢货同时出手?天谴啊,你能逃出一条命,已经很不容易了。”

“真以为你们飞升到了上界,领悟了更高级别的大道妙理,就能无视一个世界的天地意志么?”

“元陆世界,他是这个世界的根本,圣灵界,不过是依托这个根本而繁衍出的一个高层世界,他的大道妙理高出元陆世界,但是一切都以元陆世界为基础。至于那三个蠢货开辟的虚空灵界……破烂砖瓦砌成的屋子虽然能够遮风挡雨,能和神仙宫殿相比么?”

兰水心喘了一口气,他咬着牙看着火幕,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喝着。

“帮我解决眼下的麻烦,否则我已经无法控制局面。八百圣人世家,被我掌控在手中的高手,被天谴法眼一击,再被那小子趁火打劫狂杀了一通,已经陨落七成。”

“这点力量,已经不足以掌控整个元陆世界了。我需要更强的助力!否则,我无法完成对你的许诺。”

火幕中的眼眸转了几圈,然后幽幽的叹息声慢悠悠的飘了出来。

“早知道你是如此无用,当初何必选上你?其实你的那几个竞争对手,也不坏啊?”

“但是既然选中了你,那么,好坏先用着吧。”

“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抓不住,就去死。”

一抹灰蒙蒙的气息突然从兰水心的体内喷出,他的眉心、心口、膻中、丹田、左右腰肾部位同时冒出了一个扭曲的,形如蛇藤的符文。细细的阴火从符文中喷出,烧得兰水心的皮肉‘嗤嗤’作响。

符文上的火势并不强大,大概就相当于一根火柴的亮度。但是兰水心却好像同时受到了天地间所有酷刑的虐待,他声嘶力竭的惨号着,浑身汗水犹如喷泉一样涌了出来,身体痉挛着倒在了地上不断抽搐,体内好些地方都传来了肌肉、骨骼不堪巨大的压力轰然崩裂的巨响。

“求……求求您,饶……饶了我。我,我,尽力而为,一定不会……”

眼眸轻叹了一声,符文上的火焰依旧在燃烧着,烧得兰水心浑身汗流浃背,烧得他的身体好似离开水的虾子一样奇异的扭曲着,身上好些关节都超出人类身体结构的常理,非常怪异的扭成了畸形的角度。

“许诺有用的话,我还在你身上放这些禁制做什么呢?”

“你弄坏了事情,就必须受到惩罚,慢慢受着吧,在你的援手到来之前,就这么先忍着。”

“别的也就不说了,反正在这些日子里,我不希望见到有任何一个新的飞升之人。从今天到今后永远,我不希望见到至圣法门的飞升台上,有新人出现。如果有飞升者,他必须是我的人……我的奴隶!”

兰水心张大嘴,艰难的倒抽着冷气,他用力的将额头撞向地面,不断发出‘碰碰’的巨响。

眼眸轻轻的冷哼了一声,悬浮在空中的少女们突然有三人尖叫一声向下坠落,恰恰被火幕一口吞了下去。火幕中传来了细微的咀嚼声,以及一些奇怪的骨骼、肉体断裂的声音。

然后眼眸很不满的嘀咕了一声。

“虽然元陆世界是根本,但是下界的血肉,毕竟不够鲜美,滋味太寡淡了一些。只不过,新鲜有活力的少女的血液,终归是美味的。嗯,哼哼,这让我想到了当年的事情,多么值得回忆的过往啊。”

兰水心的额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