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农家仙田 >第4章夜间种蔬菜

第4章夜间种蔬菜 (1/2)

小说名称《农家仙田》 作者:南山隐士  更新时间:2014-06-24 16:01  字数:3746

夜深人静时,窗外山林间有虫鸣蛙叫,偶尔也有野兽嘶吼。镇子外就是深林大山,有几只野兽在附近也很正常,甚至有狐狸闯进村子偷鸡的事情发生。

李青云平躺在床上,呼吸均匀,一动不动,好似熟睡,其实却进入了小空间。

晚上洗澡回来,路过镇农技站,买了几包瓜果蔬菜种子。这时节,西瓜早就过了育苗期,不过为了试验空间和现实的时差,李青云决定夜间育苗。

空间内,李青云飘在半空,观察这没日没夜的小世界。心中怀疑,没有太阳,植物能不能生长。不过水潭边的两株人参长势喜人,枝叶翠绿,生命力肯定没问题。

而水潭清澈见底,潭底有几股小泉眼,日夜不停的涌出新鲜的泉水,但水依然没有漫过潭口。李青云忍不住猜测,这块空间不会一直在成长吧?土地长,水潭也长?

猜测毕竟是猜测,没有得到证实之前,他不好贸然下结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不,他把种子用小布袋浸泡之后,开始看表计时。

手腕上一个上海产的老机械表,钻石牌的,刚从爷爷抽屉里找出来的。当空间里过去一个小时之后,他闪出空间,查看木桌上的手机时间。竟然才过去6分钟……

也就是说,现实中一天,空间里会过去十天。如此时间逆差,让李青云瞬间想到很多,单单通过时间差,就能尝试最多赚钱的门路。比如学习,再比如藏酒,以及养殖、种殖……

“哈哈,老天待我不薄呀……”李青云咧嘴傻乐,如果不是深夜,都想跑到山巅大吼大叫,以表达内心的激动兴奋。

大学四年,省吃俭用之下,也花费六七万。而毕业之后一年多,工作累死累活,外加不知疲倦的接私活,才挣了四五万。别说在云荒市买房子,连个厕所都买不起。

和秦瑶分手,李青云并不怪她,她承受的压力也非常大。来自家庭的压力,来自朋友间的攀比,来自生活态度、消费态度的差异,两人走向背离,也符合现实。

在两人闹分手之前,秦瑶的母亲曾到他们租住的小房子看过一眼,并当场查看了李青云的工资卡电子银行收入记录,当时脸就黑了。午饭都没吃,就拉秦瑶离开,说是中午某个公司的老总要请她吃饭,带秦瑶去见见世面。

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幸的,同样,得不到父母祝福的恋爱也是不幸的。之后,两人聚少离多,渐行渐远,直至前段时间的突然离开。

不是李青云没有失恋的痛苦,只是还未表现出来,就遇到了车祸。经历大生大死的考验,痛感神经比平时更加迟缓。真正现在突然爆发出压抑的兴奋,正常的情绪才得到宣泄,失恋的痛苦也同时涌上心头。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不是接到秦瑶要搬东西的告别电话,如果当晚不冒雨夜行,也不会发生车祸,如果不发生车祸,也就不会得到左手的奇异小空间。

这世上没有太多如果,只有结果。

李青云不能在现实世界中大吼,只好进入小空间,站在水潭边大叫,吓得两条小金鱼乱蹿乱跳,直往水底钻。

这两条小金鱼命大,被他扔进了空间水潭。另外那只在小水缸里,夜里就死翘翘了。这个水潭的水质极好,对人有净化体质的作用,显然不能养太多鱼,不然就不能喝了。

李青云摸着下巴思索道:“要是再挖个小池塘就好了,这个水潭作为水源,可以喝,也可以往池塘里送水。挖在什么地方呢……越近越好,方便输水。”

刚想到这里,他手指向的黑土地突然出现一个大坑……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小池塘,没水的小池塘。

李青云大吃一惊,愕然叫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能随意操控空间里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再次实验,想道:“把水潭里的水移到小池塘里。”

哗啦!随着声音,脚下黑土地微微一震,小池塘里出现半塘水,泉水冲刷黑土,在激荡不止的波浪中变得混浊,两只小金鱼像失控的小舟,在浪花间惊恐的吐着泡泡。

而原来的小水潭已空,只有几个小泉眼正缓缓涌出清澈细水。刚涌出的泉水带着淡淡的薄雾,有种仙气缭绕的神秘意境。

刚才操控所有泉水,灵魂并没有感觉到累,只有灵魂到现实世界中取东西,才会有疲累的感觉。不过不累,李青云也养成了用灵泉洗澡的习惯。洗涤灵魂,让他精神更加充足,灵魂在外部的时间也更久,同时也能把更多更重的东西带进小空间。

到零晨之后,兴奋的心情才慢慢平息,虽然不困,但仍然很快进入睡眠。金鸡报晓时,李青云精神抖擞的醒来,跳下床活动一下腿脚,发现昨夜用灵泉洗涤灵魂之后,身体协调性得到飞速的提升,左手受伤处酥痒难耐,正是骨头愈合时才有的感觉。

“现实世界的一夜,应该小空间的五天左右,看看里面的种子怎么样了。”想到这里,他又重新躺回床上,瞬间进入空间。

浸泡的种子就在水潭边,打开之后,竟然全部都长芽了,鼓鼓囊囊,强大的生命力差点把布袋撑烂。

“不该这么快呀,难道是灵泉的作用?”李青云疑惑的嘀咕一声,不过讲这些没用,既然已长芽,就赶紧种上。

经过多次试验,他的灵魂在这个空间就是神灵般的存在,操纵黑土地和水源,易如反掌。只用手指点了几下,黑色的土地已变成纵横有续的田垄,像是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