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农家仙田 >第66章农家宴美酒飘香

第66章农家宴美酒飘香 (1/2)

小说名称《农家仙田》 作者:南山隐士  更新时间:2014-07-21 10:25  字数:3559

李青云在准备午餐的时候,浑然不知二愣子因为自家蔬菜的价格而被人嘲笑。今天大伙兴致都挺高,坐在一个大桌子上,看着蜀香阁大厨把野味佳肴一个个端上来。只不过,万来亿的媳妇知道自己上不了台面,主动要求在厨房择菜,让自己家老公坐桌上就行了。

作为女主人的陈秀芝今天只打下手,而男主人李承文只责任烧锅,要大火就大火,要小火就小火,纯地锅炒菜,这也考验大厨的技术,毕竟人家用天然气用习惯了。

先上几个凉菜拼盘,正宗的极品蔬菜,没动筷子时,光是气味就让人流口水。拍黄瓜条、素蒸豆角、蒜汁茄子、泡椒白菜,纯天然味道,不加多余的调料,让人感受极品蔬菜的魅力。

蜀香阁大厨的手艺确实精湛,这几只最普通的家常菜,居然让一桌子人流口水。热菜不上,一般没人动筷,不过这个惯例也可以随意打破,比如凉菜太人,酒水太醇香。

今天这桌,两样都占齐了。田牧让秘书从车后备箱拎出一箱53度飞天茅台,拆酒的时候,李青云发现这酒的出长日期是十多年前的,细算下来,应有十五年的年份了。拆开之后,也是满屋子飘香,但是和李青云所储藏的小五粮液香味不同,因为茅台是酱香味,而小五粮是浓香味。

李云聪上过大学,也算有些见识,只是有些沉不住气,抱着酒瓶子叫嚷道:“哇噻,这是飞天茅台呀,还是2001年份的,我同学家里有一瓶,被他爸当成宝贝,听说现在一瓶能卖到六七千块。”

田牧非常谦虚的笑道:“这酒我存的多,当初的成本可没这么高,出厂时只不过几百块一瓶。我这人就爱这口,烟可以不吸,饭菜可以少吃,但一日不能无酒。呵呵,今天大家放开肚皮喝,我带了两箱,大家能喝多少喝多少,想喝多少喝多少,如果不够,我下次多带些。”

蜀香阁的老总周丽雯觉得风头被抢,而自己今天留下吃饭,又没带什么礼物,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于是说道:“什么六七千,只是炒作价,我们酒店里卖的价格只不过五千块一瓶。”

听到这种带着几分撒娇的女人味痴语,李青云和田牧一起笑了起来,女人就是女人,就算是女强人也是女人。赌气确定一瓶酒的真实价格有意思吗?酒就是用来喝的,谈价格本身就不对。

“来来来,大家满上,热菜还没上来,咱们先尝尝好酒的味道。”李青云拿着酒瓶子,先给田牧满上一杯,然后给周丽雯倒上,其次才是万来亿,把客方主要人员倒齐之后,再给随同人员倒……至于自己和自己的小伙伴,那就无所谓先后了。

不过周丽雯留下的女助理担当司机,就算想喝酒也不行,田牧那边的随同人员也一样,当司机的人不喝酒。

今天在农家小院喝酒,也不分尊卑,讲究的是一个尽兴和随意,规矩也不讲了,大家先干了一小杯茅台,更浓烈的酱香味在口腔里蔓延,香气往上冲,让鼻子从里到外,都嗅到了芬芳。

“好酒,以前喝过两次茅台,但和今天这种没法比,不是一个档次的。来来,大家喝过酒就吃菜,千万不要客气。”作为酒桌上的主人,李青云要负责让酒和让菜,让客人感觉到主人的热情。

在今天的城里人看来,觉得有些太假太作,但大多都是一种习惯,整个地方都是这种习惯,就会称为传统。

其实李青云也觉得太假,平时自己人吃饭时,几乎不让,但今天来的客人太多,不让酒让菜的话,被父母听到,会说自己不会做人。

不过城里人没几个人懂得客气,既然真心留下吃饭,就不会作假客气。不用李青云劝说,就下了筷子,嘎吱嘎吱,黄瓜条嚼得那叫一个脆。

好在热菜很快就上来,红烧野兔、土豆炖野鸡、椒盐黄鳝、大锅酸菜鱼,这可能是大厨的习惯,不知他们用什么手段,用两个地锅,同时做出这四个大菜。虽说是四个菜,却是分量十足,每一份都用一个像小锅似的深盘子才能盛完。

这下子就真没人客气了,主菜上来,就不怕吃光了桌面上的菜,让主人家难堪。

作为主人家,大家共饮一杯之后,就该敬酒了,根据身份或者办事时的重要性排顺利。当地用的杯子是小杯子,两杯才一两,这方便敬酒,多敬几个也不会立即倒下。

李青云站起来,把杯子举在齐肩的高度,冲两位重要客人说道:“田总田大哥,周总周大姐……不,是周小姐,今天欢迎两位贵客到我家做客,当然,也为我家带来了财富。客气的话就不多说了,一切都在酒里,我敬二位一杯!”

说完,李青云一干而尽,把酒杯反转,亮一下杯子,算是表明自己喝光了。

田牧和周丽雯也笑着干杯,不过喝完之后,周丽雯却郑重的说道:“小幺弟,刚才你第一次敬酒,说算了话叫错了称谓就算了,以后可不能叫我周大姐或者周小姐,直接叫我周姐就行了。不然,可不仅仅是罚酒,还有其它惩罚的。”

李青云大笑,说知错了,一桌男女也跟着笑,现在的规矩确实不兴叫小姐,这是骂人的话。

“这错误太大了,就算是第一次敬酒也得罚。大伙说是罚一杯,还是罚三杯?”田牧今天心情不错,也不针对老仇家周丽雯了,索性将李青云一军,和他开起玩笑,拉近距离。

“哈哈,罚三杯,罚三杯……”李云聪晃悠着大脑袋,没分清敌我,好像叛变了。

而猫蛋犹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