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大妆 >391本心

391本心 (1/2)

小说名称《大妆》 作者:青铜穗  更新时间:2014-11-13 05:50  字数:3385

他只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有个谢荣得用,如今又被查出与乱党勾结而自戗,而谢荣跟七先生勾结,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这么看来,那天夜里在北里胡同,谢荣之所以能够那么及时地出现在那里把他救出来,多半是他们演的一出戏吧!然后他居然真的就钻入了他的圈套了!

“谢荣这个狗贼!——走,随本王去大理寺寻谢荣的尸首,本王要将他鞭尸后送到乱葬岗喂狗去!”

谢荣因为是钦犯,所以在走完正常审案手续之前,还得停放在大理寺里。但是案子昨日已经结了,按规矩,如果家里还有人,这个时候便该接回去入殓下葬。

不管怎样谢荣都是因他的关系被起复的,他这个时候不撇清自己又待何时?

他鞭了他的尸,然后又将他抛尸荒野,便就没人敢说他也跟七先生有牵连了。

他带着人马浩浩荡荡地赶到了大理寺,让人拖出谢荣的尸首便就对着已然死去有四五日的谢荣开始鞭打。

一个人拨开人群走过来,一个巴掌啪地落在他脸上,他踉跄了几步,然后站住,捂脸看着面前人,竟然是面沉如水的谢琬!

“你,你想干什么?!”他色厉内荏的喝斥。

谢琬大步逼上前来,目光像箭一样射向他,又甩了一巴掌:“干什么,尊师重道你不懂吗?刑不上士大夫,他是朝廷钦点的进士,是在翰林苑呆过的士子,更是你的老师,连朝廷律法都免了他的苦刑,你有什么资格侮辱他?”

“你敢殴打本王,本王要去宫中告你!”他叫起来,可是声音在她身后那几个凶神恶煞的护卫面前,显得那么没底气。

“我是你长嫂,长嫂如母,我打你也是天经地义!”谢琬再甩了一巴掌,将他往前一推,“要告,也是我告你。你的圣贤书是怎么读的,你这欺师灭祖之辈,也堪当太孙?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开府另住吗?因为没有宫墙遮掩,你就是团扶不上墙的烂泥!就是个披着光鲜皮毛的败类!”

“谢琬!你敢侮辱我!”

殷曜指着她,身子都因愤怒而躬起来了。除了皇帝和太子,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从来没有人敢这样骂他!他指着身后府兵:“她敢冒犯我!还不快快把她拿下!”

没有人敢动。就是有人敢,也只是咋乎两下便就在骆骞他们的目光逼视下退到了更远处。

这是安穆王妃,是敢与郑王妃和皇帝叫板,是与丈夫一道联手破了漕运之案,一道联手拿下了谢荣的安穆王妃,他们有天大的胆子,敢去动她?

殷曜挫败了,剩下的一点脸面也掉落在尘埃里。

谢琬冷冷转过身来,与周南道:“把尸体送回清河,与黄氏合葬一处。”

从这刻起,也许有人会说她虚伪假善,说她沽名钓誉,可是她都不在乎。一个人,凭着本心作事,当初她决意要除去谢荣的心是真的,现在她敬他的后身的心也是真的。世间本来就缺少一根衡量恩怨的尺,她如今的地位和身份赋予了她可以凭本心行事的权力,她不需要再被框死在规范里做人。

殷曜灰溜溜地溜走,随着周南唤人用板车拉了尸体,围观的人群也渐渐走散了。

冬月来了,冬天来了。随着年尾接近,有些东西终于已可以结束。

谢荣这案子因为牵涉不广,很快定案下来,谢荣以谋逆罪论处,基于他已然自行了断,便不再追究。而此罪按律却需得连坐,谢芸被斩,谢睿与其母张氏、王氏以及采薇都得充入官家刺黥为奴。至于谢府家财,则由宗侄谢琅继承。

三日后,张氏便带着谢睿去了沪阳公主府为奴,而王氏因为年迈,而留在京师官家,采薇被赏给了建安侯府。

谢葳处没有消息,谢琬没去打听。

谢荣的溃败对于七先生来说打击是巨大的。

虽然整件事是因谢荣主动来找他而引起,可是在他心底里,谢荣的确是个不输于季振元的好帮手,如果不是因为有谢荣找上门来,他不会那么快跟宫里的暗线联络,如果不是因为相信他的能力,他也不会对这件事的计划作了改动。

可是令他措手不及的是,谢荣出师未捷身先死,而他已然被打乱了的计划,却是再也没办法复原了。

“先生,咱们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刘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经过一个多月的排查,殷昱已经越来越接近他们了,最多还有两个月,他们就会被逼得曝光于天下,如果放弃,那就等于束手就擒,如果继续,却再也没有谢荣参与时那么大的把握了。

而他们只要一失手,便也会落入深渊里。

“我会再争取一点时间……”

他埋首在手心里,感觉到从来也没有过的疲惫。

这二十九年里,为了最终的这个目的,他牺牲了多少?

他记得十五六岁时,曾经也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她喜欢在玉兰树下唱歌儿,那时候东华寺后院种着两颗玉兰树,一到春天就开出满树米白的小花儿,她就穿着白裙子,站在玉兰树下的花香轻轻的歌唱。

在那之前他从来不敢靠近鲜花,因为他有着严重的哮症,可是为了能接近那个女孩子,他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在她身后远远的观望。

后来他为她把这两树玉兰买了下来,种在这偏僻的小院儿里,每天看她快乐的像只蝴蝶,一会儿在树下拾花,一会儿过来依偎在他肩膀上,她还曾经为他怀过个孩子,不过那孩子随着她一起被埋在了玉兰树下。

因为,她以肚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