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大妆 >096责问

096责问 (1/2)

小说名称《大妆》 作者:青铜穗  更新时间:2014-08-16 07:41  字数:3361

谢琬又治了桌席面给谢琅行拜师宴。

谢琅因为听说程渊阅历丰富,见识又过人,因而让吴兴准备了十条上等的好腊肉,另备两坛状元红作为束修。是日在正堂正式行过拜师礼,程渊便以西席的身份重新在府里露面了。

此事谢启功自然也有听闻,他虽然向来尊儒敬道,可是因为觉得二房里捣腾不出什么来,请的人也必不会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所以并没有怎么过问,只是问了庞福几句二房里的日常,便就去了后院里邓姨娘处。

近日王氏对谢启功百依百顺,有时甚至在察言观色之后,会怂恿着他去邓姨娘房里过夜。反正以邓姨娘的年纪也生不出孩子来威胁她了,她是不会在乎在这个时候反馈点好处回去的。

虽然因为谢琬之故,使她的地位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可是她依旧是这个府里的当家太太,她也依旧要保持宽厚仁德的模样示人。何况,她若是不这样做,谢启功的心是越发没有办法回到她身上来的了。

谢棋不在,任隽走了,长房闭门不出,魏暹与谢葳各自在房里避嫌,府里呈现着前所未有的清静。

谢琬算着日子,觉得京师这两日该有讯儿来了,这日傍晚正在前院里散步,就听二门外下人们一阵嚷嚷,紧接着就有车轱辘碾压地面的声音接连传来。

正要出去瞧瞧,吴兴飞快进来:“姑娘,三爷回来了!同来的还有魏公子的父亲魏大人!”

谢琬闻言顿在那里,抬起在半空的左脚也忘了落地。她原以为两人顶多派心腹送封信过来示下,万没想到因为这个事,竟会亲自前来,而且还是与谢荣同路!

“姑娘,咱们要不要去瞧瞧?”吴兴道。

谢琬瞥了他一眼,“怎么瞧?”府里来了客,未得传而跑出去窥看,她又不是嫌日子过得太舒服了。

不过,就算不能出去看,却也不是没办法探知到消息。魏彬来府,头件事绝对是要先见魏暹,只要跟在魏暹身边,就没有不知道的事情。她想了想,说道:“你以哥哥的名义,送包茶叶去给魏公子。魏公子没让你回来,你便不要回来。”

吴兴依言送了茶叶到*院。

魏暹急匆匆正要出门,险些与吴兴撞个满怀。一听说他是来送茶叶的,便头也不回地道:“放那儿吧。回头我再去跟逢之道谢!”

吴兴放了茶叶,立马跟上来。魏暹见他这般,不由大感诧异,但是转念一想他是二房的人,突然在这个时候跑来送包茶叶,只怕不是谢琅吩咐的,而是谢琬。不管是不是,谢琬总比他有办法的多,眼下父亲亲自过来也不知是福是祸,吴兴跟着他自会把话传给谢琬,万一有个不测到时她也好过来救场。

于是就道:“你跟着我,寸步莫离。”

吴兴正中下怀,连忙随在他身后,到了正院。

正院内,谢启功与谢荣正分坐于上首右方,招待远行而来的魏彬喝茶。

魏彬身材瘦削,唇上两撇八字须,一身天青色杭绸直裰,虽然并不高大,但所在之处皆能感觉到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息。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小的因不敢专断独行,因而写信告知了大人,若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谢启功微倾着身子,向魏彬说道。

魏彬半日无语。面上既无身居高位的倨傲,也无因为魏暹所做之事理亏而产生的歉然,整个人就是平静地坐在那里,默了半晌,他才说道:“犬子屡次相扰贵府,魏某尚未来得及向谢翁致谢,如今又闯下这等大祸,也不知他现在何处?”

谢启功对庞福道:“快去请魏公子。”

庞福出了门槛又倒转回来:“魏公子已在门外相候多时。”

说着,门外期期艾艾走进来一个人,正是魏暹。

魏彬目光一落到他身上,便骤然变冷了。

魏暹打了个哆嗦,上前躬身唤了声“父亲”。

魏彬站起身来,和缓地与谢启功道:“魏某此番既已过来,必定会给谢大人一个交代,眼下且容我回房问问他仔细,再来寻二位说话。”

谢荣忙起身道:“大人此番路途辛苦,正该好好歇息一番再论此事才是。”

说完他亲自在前引路,一行人去往*院。

等他安排好一切回得正房,谢启功正在门内翘首相望。见得他迈步进来,便忙不迭地道:“怎么回事?魏大人怎么会亲自过来?此事胜算有几何?”

“你们也太大胆了!”

等庞福掩了门,谢荣不由分说冲着谢启功沉了脸。“魏彬是当朝二品,是中书省的参知政事,你们竟然敢做下这种龌龊事打上他的主意!你可知道,他只要随便动动手指头,我就得从翰林院里爬出来!如果这件事这么容易,我又何必等到此时!”

谢启功少见他这般光火,一时也六神无主,说道:“可魏暹与葳姐儿暗室相处总是事实,而且也不是我们请他来的,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就算我们有逼迫之嫌,总也不能全怪我们。他纵使权大势大又如何?总归还有朝廷律法在,难道葳姐儿就白白这么败了名声不成民?”

“律法?”谢荣吁气:“父亲莫非以为凭这个,就能使得魏彬乖乖就范?那京城里那么多纨绔子弟的父兄,岂不是早都该被律法灭得一干二净了?皇上用人乃是用才,只要对朝廷有用,那么即使私行偶有不轨,向来也只是轻斥两句了事。魏大人正是朝中股肱之臣,律法又怎么可能会镇慑得了他?”

谢启功闻言,终于感到事态严重起来,“那依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