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笑傲长生界 >第三百七十八章李温陈绸缎庄

第三百七十八章李温陈绸缎庄 (1/2)

小说名称《笑傲长生界》 作者:花小颜  更新时间:2014-09-18 23:19  字数:3467

古色古香的包间内,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茶香,整个包间内的装潢并非特别的奢华,但是却处处透着别致。

略带昏暗光线映衬着秦四爷帅气的脸庞有些冰冷、严肃,庄家整个人脸色惨白,书写着恐惧,双膝跪在地上不停的颤抖着,等待着秦四爷对他的宣判。

在丹城谁人胆敢忤逆秦家?

就连城主大人也没有这胆量,丹城实际上姓的是秦而非城主。

在秦家掌握着许多资源与实力的人便是这位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秦四爷,从来没有人能够猜透秦四爷心里在想些什么。

庄家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宣判的那一刻的到来。

包间内的非常安静,安静的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音。

秦四爷忽然张口说,“让两只小魔兽在赌坊内失踪,你便有失责之过。”

庄家脸色立刻更加惨白,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哆哆嗦嗦的说:“四爷您饶命啊,绕过小的吧!”

庄家心如死灰,自己家中尚还有妻儿子女需要赡养,若是自己就这么死去他们该如何生存下去?

不!

我不能够死,就算不为了我自己,也要为了家中的妻儿子女!

秦四爷皱了皱鼻子,淡淡的口气,说:“有说让你去死么?!!!罚你一年的工钱,以后不许再犯!”

秦四爷的话一说,庄家立刻宛如生命出现曙光,“砰砰砰”的连续三声响声响起,庄家感谢的磕了三头响头,感激涕零的说道:“多谢四爷饶命,多谢四爷饶命!!!”

秦四爷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让庄家赶紧退下去。

整个包间内再次恢复到安静的氛围内。秦四爷目光深邃,悠然自得的摆弄着古桌上的棋盘,“究竟小只小魔兽是如何离开赌坊的?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

……

自那日从“秦家赌坊”归来之后,温柔的日子便也开始悠闲起来,每日都呆在李家足不出户。馒头和甜甜、虎虎相处两天之后便已经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平日里没事儿,甜甜和虎虎便带着馒头在李家玩耍。

陈阿四自从成为了丹城的士兵之后便开始没日没夜的忙活,有时甚至一两天也不曾见到过一次。温柔在李家的日子倒也是悠闲,但是日子一久。温柔便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自己总不能够一直呆在李家白吃白喝对吧?

似乎陈四嫂么是知道了温柔的心思,这不,今日便笑呵呵的来到温柔的住处。

此时此刻温柔正在屋外和甜甜、虎虎、馒头嬉戏。见到陈四嫂跨步而来,立刻便对着甜甜,说:”甜甜,带着虎虎和馒头去一边玩耍!“

甜甜倒也是识趣儿,立刻便摇着尾巴屁颠屁颠的领着虎虎和馒头一边玩去泥巴去了。

“陈四嫂你怎么来了啊?”

温柔上前相迎。不知道今日陈四嫂有和事儿?

陈四嫂嘿嘿笑着,“有件事情想要请温姑娘帮帮忙!”

“哦!不知道是何事儿?”温柔也好奇了,陈四嫂能够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的?

见到温柔如此爽快,反倒是陈四嫂有些不太好意思了,“其实吧,我娘家有一家绸缎庄。可是近来生意却不太好,我也没有办法,故此只好来请姑娘帮忙了。”

“呃……”

温柔有些为难了。绸缎庄的生意我怎么帮忙?难道让我去施展法力帮助你们卖绸缎?好像不切实际了一些吧?

温柔扰了扰头,尴尬的笑着,“我从来没有经营过生意,不懂得生意经,陈四嫂啊。你是找错人了。”

是啊,你找错人了。我只会修炼,哪里会什么生意经啊。

陈四嫂连忙说道:“没有找错人啊!实话跟姑娘你说了,我娘将绸缎庄交给我来打理,但是我需要帮手,所以,所以还请姑娘你帮帮忙!”

“那、那好吧!”

既然是帮帮忙,温柔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陈四嫂的请求,毕竟自己一直住在李家也着实有些不太好意思这样白吃白喝下去,索性就去帮帮忙。

“温姑娘放心不是白做的,绸缎庄的生意日后我们五五分账!”

“啥?五五分账,这样不好吧?”温柔有些惊恐。

“怎么会呢!绸缎庄是我的,我还不能够做主啊!”

温柔只能够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却满是暖意。终于明白陈四嫂为何会突然跑到这里来跟自己说这些,原来都是因为自己。

前些日子自己不是想要在丹城内扎根,需要银子所以才去了“秦家赌坊”,可是除去收获了甜甜和虎虎之外,却啥都没有。就是因为这样所以陈四嫂才这般绕着圈子给自己这样一个赚钱的机会。

恩,我会努力改善绸缎庄的生意。

……

陈四嫂高兴的离开之后,甜甜便率领着馒头和虎虎立刻归来,甜甜趾高气昂的说:“陈四嫂倒是好心给你找了个赚钱的机会,难道温柔柔你就要留下来了么?”

温柔有些搞不懂了,“为什么不呢?我觉得留在丹城很好啊!很棒!”

甜甜狠狠的比试了温柔一眼,“难道你就不想要努力修炼,最后通过《长生图》寻找到通往那个神秘长生界的通道?在哪里最后获得世人都梦寐以求的永生?”

甜甜越说越咆哮,简直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摸样。

温柔翻了翻白眼,“难道留下丹城就不能够修炼了么?留在这里与修炼也没有什么冲突啊!再说,什么世人都梦寐以求的永生,我看你这只小家伙梦寐以求吧!”

甜甜撅着嘴,“哼!我就是梦寐以求永生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