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仙侠武侠小说 >仙路至尊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茫然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茫然 (1/2)

小说名称《仙路至尊》 作者:睡秋  更新时间:2016-12-11 00:29  字数:4185

“终于要到海外了!”

杨沁瑜等一行人虽然尚未到达海边,但却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于海上的湿润气息。网天才1秒记住www.8shuw.com,的免费小说阅读网!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ranen`

青梅兴高采烈的欢呼着,就连云裳这个时候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微笑,神色间有着微微的憧憬之色。

“小姐,青公子一定会派人驾着华舟从海上来接你,那华舟一定大极了,也漂亮极了,华舟上肯定还会有许多服侍您的侍女,还为您准备奇珍异果,终于不用再吃那些烤野兔和烤鱼了。”

青梅在云裳微笑的目光当中又跳又叫,同时还不忘鄙薄杨沁瑜几句,接着道:“也终于再也不用整天里被人追杀,担惊受怕了,青公子仅凭自己妖王境的身份便足以吓退那些追杀我们的人,更不用说来接我们的肯定都是青公子派来的高手!”

青梅说话之时目光却是斜向杨沁瑜,那眼神之中的意思不言自明,便是云裳明知青梅所言不妥,却也在此时选择了忽视。

就在主仆二人身后,杨沁瑜牵着奇奇的手望着兴奋的二女,神色间却显得极为平静,而奇奇则有些好奇且不明所以的望着自己的母亲和梅姨,显然不太清楚她们两个为何会这般。

随着海潮扑岸的声音越来越响,大海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当中。

“来了,小姐,你快看那艘船,肯定是青公子派来接我们的!”

就仿佛在印证主仆二人之前的庆贺一般,便在云裳等人来到海岸边上不久,果真便有一艘装饰华丽造型优美的华舟在海天相接之处出现,并以极快的度向着他们所在的海岸边驶来,这更让青梅整个人仿佛都飘了起来一般。

而那艘华船也果真便如同现了他们一般,在出现之后便直接朝着他们所在的岸边直驱而至。

待得华船距离岸边越来越近的时候,在船的甲板上突然有两位宫装丽人站在了船舷之处,望向了正在岸边的云裳等人。

“这二位应当便是青公子派来服侍小姐的侍女了吧,果然青公子身边就连下人都这般出众!”

青梅低声在云裳面前赞了一句,心中却暗道,便是青公子身边的两位侍女都有这般风采,看那神情气度都快要赶上自家小姐了。

一想到这里,青梅便不由的抬头挺胸,努力的将自身的气质也要展现出来,暗忖自己跟随小姐多年,日后小姐便是这些人的主母,自己身为小姐身边的心腹丫鬟,今后也免不了要和这些青公子身边的下人打交道,自己可不能给她们比了下去,那样岂不是要给自家小姐丢人?

不过一想到这段时间以来自己与小姐二人的落魄,青梅便又觉得有些丧气,小姐天生高贵也还就罢了,毕竟身份在那里,本身又是真妖境高手,可自己一个身边侍女肯定狼狈极了,哪里能够与青公子的这些侍女一较长短?

心中自怨自艾的情绪一生,脸色便是一垮,心中没来由的便对杨沁瑜父子更多了三分憎恶,要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这么狼狈,更不会还没与青公子身边的侍女见面便自觉矮了三分!

哎,没办法,谁叫自己与小姐如今落了难呢,且先笑脸相迎,毕竟能够来迎接自家小姐的,必定是青公子身边极为亲近之人,自己便是低下了身段去讨好也不为过。strong天才1秒记住www.8shuw.com,的免费小说阅读网!/strong

于是,眼见得华舟已经靠岸,青梅的脸上便又挂上了笑容,只是笑容之中多了三分奉承与讨好。

可无论是云裳还是青梅,二女在这个时候谁都不曾将杨沁瑜父子看上一眼,否则的话,二人肯定会现此时杨沁瑜脸上的怪异神色。

海滩的水浅之处并不能够阻挡华舟的靠近,从船舷之上伸下来的旋梯更是直接延伸到了众人的身前。

青梅见状连忙拉着云裳的手走上华舟,一边走还一边理着自己的衣服,同时还小声的询问着自家的小姐,看自己可还有其他有欠若当之处,二人却仍旧没有注意到,那从华舟上伸展而出的旋梯不但来到了她们主仆二人面前,还有一道延伸到了杨沁瑜父子面前。

刚一上得华舟,眼见得刚刚那两位宫装丽人便并肩站立在甲板上不远处含笑而立,青梅便率先开口道:“呀,两位姐姐便是青公子身边的体己人吧,妹妹青梅见过两位姐姐了,两位姐姐可真是好福气!”

见得两位丽人站在那里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微笑,心中顿时感到不妥,自己只是一个丫鬟,在这个时候怎么能够挡在自家小姐面前先行开口呢?这下坏了,看这两位一副笑模样,心里还不定如何嘲笑自己不懂规矩。

想到这里,青梅几乎是原地猛地一跳,连忙让开了身子,道:“这位便是我家小姐了,也是青公子的未婚妻,也是两位姐姐未来的——”

青梅话还没有说完,两位宫装丽人却已经移步向着主仆二人走来,登时将青梅的话给堵了回去。

云裳见状,脚步轻移,从青梅身后移到身前,正要开口说话:“两位——”

却不料话音刚开,那两道身影根本就无视主仆二人存在一般,径直向着二人身后走了过去,哪怕云裳向来云淡风轻一般的神采,此时也觉得脸皮僵。

“师弟!”

“哥哥!”

两声称呼从主仆二人身后传来,这个时候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