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嫁嫡 >第一百六十五章偏疼

第一百六十五章偏疼 (1/2)

小说名称《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5-02-08 08:06  字数:3569

连轩生怕萧老国公恼怒,要禁他足,担忧的夜不能寐。

周少易等着抓奸,尤其是看自家祖父高兴的模样,越发笃定有奸情,结果守了一晚上,愣是没人来敲门。

而连轩之前劫走了安容的回信,最后萧湛收到另外一封。

信上写着:银票不是你送的,那你说今儿会给我送丰厚的赏赐来,在哪儿?

萧湛坐在那里,看着信上内容,眉头皱陇的紧紧的。

他没说银票不是他送的啊,皇上觉得禁市令下的奇怪,尤其是下禁市令的真实缘由不能让人知晓,所以就不大张旗鼓的把赏赐送出宫了,徐公公折算成银票是六千多两,皇上一高兴,就给了他一万两。

左思右想,萧湛也没明白自己哪句话让安容会错了意,难道不是土豪,银票就不是他送的了?

便回信道:我明日派人给你送去。

安容回信:别,千万别,你要真送,就折算成银子吧。

萧湛回信:好。

看着那个好字,安容身心全松,总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至于那送上门的一万两,就当是意外之财吧,就当是土豪送的好了。

安容笑的眉眼弯弯的,她也喜欢这样任性的土豪。

外面,秋菊抓着小九进来道,“姑娘,小九脚腕上还有一封回信呢。”

安容微微一鄂,看了看小七,有些无语,至于分两次送吗,纸条上又不是写不下去了。

看着信纸上写的:土豪指的是?

秋菊看着安容,她也想知道,土豪指的是什么意思。

小七先回来一步。芍药拿了信就给了安容,她眼尖瞧见了小九脚腕上也有,偷偷取下来瞄了一眼,还以为写的是什么呢,原来真的是大家闺秀求教用的,当姑娘是夫子呢,不懂的就问。

安容心情好。决定帮荀止解疑。

冬梅去取笔墨纸砚。

才走到珠帘处。楼下传来噔噔噔声,冬梅扭头,就瞧见冬儿迈步上来。

“四姑娘。九姑娘听说你有祛疤良药,效果极好,派了丫鬟来取,这会儿在楼下候着呢。”冬儿禀告道。

安容的好心情听到九姑娘三个字时,就没了一半。

“九姑娘就不知道祛疤良药只剩一盒。我卖了?”安容勾唇冷笑。

几个人没事你斗我,我斗你,最后闹得一身伤,还气伤了祖母。却来找她帮忙,她有那么闲吗?

何况父亲找我要,我都没给。我会给你才怪呢。

冬儿如实回禀传话丫鬟,那丫鬟一脸不高兴的走了。

冬儿努努嘴。没见过上门要东西的丫鬟还敢摆谱的,九姑娘院子里的丫鬟就了不起啊,不也只是个三等小丫鬟!

丫鬟回去禀告了沈安姝,沈安姝气的摔了一套茶盏,“她什么意思啊,我的胳膊不用治了,居然把药给卖了!”

陈妈妈在一旁伺候道,“姑娘,你胳膊会留疤的事,告诉侯爷,让侯爷去找四姑娘要,四姑娘不敢不给。”

沈安姝连连点头,让陈妈妈去外书房找侯爷。

侯爷听到沈安姝要舒痕膏,眉头皱陇,他替萧湛要药膏,安容都不给,这时辰,那盒药膏应该拿给闵哥儿,让他送人了。

要侯爷让安容放弃一万两,把舒痕膏给沈安姝,侯爷说不出口,大夫人为了点银票都偷窃安容的秘方了啊!

“好生伺候九姑娘,出去吧,”侯爷摆手道。

陈妈妈陇眉,侯爷这是应了还是没应啊?

陈妈妈回去,把侯爷的反应告诉沈安姝,沈安姝气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她就知道祖母和父亲都偏疼四姐姐,不疼她了,看着她胳膊上留疤痕,一点儿都不心疼!

沈安姝越想越气,狠狠的抓着隔着裙袄的胳膊,在心底狠狠的咒骂沈安姒,最后跺脚道,“去告诉三姐姐,她要是不想办法帮我去掉伤疤,我这辈子都不原谅她了!”

小丫鬟带着沈安姝的话去了玉竹苑。

沈安姒客客气气的满脸是笑的见了丫鬟,再听丫鬟的话,沈安姒满是笑意的脸冷了下去。

这辈子都不原谅她了?

她以为她的原谅算哪根葱呢,是能当饭吃,还是能当银子用,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要挟人了,果然跟她娘一样的货色!

沈安姒让丫鬟打赏了传话小丫鬟,然后坐在那里走神。

舒痕膏的事,她自然是耳闻了。

武安侯府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什么样的事,便是老太太下了禁令,照样能传遍侯府每一个角落,只是传不出去罢了。

有人送了一封信来,里面夹了一张万两的银票,为的就是买一盒子祛疤膏药,这样的奇闻,她又怎么会没有耳闻呢?

一想到那药膏,沈安姒就想吐血。

当初在竹屋,那秘方就近在尺咫啊,而且那不被人看好的黑乎乎的药膏,竟然价值万两!

沈安姒一想到安容主动把药膏给她,让她给沈安姝,她拒绝了,沈安姒就心疼的慌,那是一万两啊!

沈安芸的陪嫁,所有的庄子铺子零零碎碎的加起来,也不过两万两,她等于是把一半的嫁妆推了出去。

那种后悔和心疼,岂是语言能描述的。

她完全忘记了,就算药膏给她了,也不能换成万两银子,得给沈安姝啊。

翠云端了茶水来,面带忧愁道,“九姑娘胳膊伤的根本就不严重,哪里需要那么贵重的膏药,根本就是成心的为难姑娘你。”

沈安姒原就一肚子火气,哪里受得了这般挑拨,当即冷哼一声,她为难,谁搭理她,大夫人禁了足,自顾不暇,还能护着她,把她禁足在屋子里,那是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