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嫁嫡 >第二百六十一章刺客

第二百六十一章刺客 (1/2)

小说名称《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5-03-12 13:43  字数:3733

她只知道,有一次,她不小心划了脸颊,有一条血迹,疼的她直掉眼泪。

眼泪是咸的,划过伤口上,那是火烧火燎的感觉。

眼泪的咸,能和吃的盐相比吗?

当时又在路中间,四下空荡荡,没有水。

冬梅疼的歇斯底里的叫,偏三姑娘的丫鬟还质问她为什么要害三姑娘。

冬梅朝那丫鬟冲过去,红肿的手用尽力气,去抓那丫鬟的脸。

冬梅心中夹了恨意,出手又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那丫鬟脸也有了好些伤口,那是带着盐血的伤口。

冬梅骂了那丫鬟好几句,说若不是三姑娘收买她,她又怎么会出卖自己的主子?!

说完,冬梅就朝一旁的大树撞了上去。

这会儿,那棵树上还沾满了血迹。

等丫鬟说到道这里时,孙妈妈也不问老太太,赶紧吩咐夏荷道,“去外院告诉福总管一声,将那棵树挖出来丢了。”

可怜一棵几十年的大树啊,好好的长在那里,就因为沾惹了一些血腥之气,就要离开旧土了。

丫鬟站在一旁,缩着脖子,脸色复原了些,但还是很苍白。

孙妈妈这才望着老太太,眉头轻皱道,“如今冬梅已死,她临死前指证了三姑娘,这事该怎么处理?”

老太太心里气啊。

沈安姒回来才几天,府里就接连死了两个丫鬟,都跟她有关系。

老太太真觉得之前找的不是借口,是事实。

沈安姒真的克她,克侯府。

老太太望着三太太和安容,想听听她们的意思。

三太太无奈道,“没两日就迈过年关。是新的一年了,旁人府上都热热闹闹的,偏咱们武安侯府事儿是一桩接着一桩。”

三太太感慨了这么一句后。抬眸道,“昨儿我出门。右相夫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三姑娘救了豫国公府二姑娘的事,对三姑娘是满意至极,我是听得有口难言,估摸着等开了春,右相夫人就该登门求亲了。”

三太太当时真想叫右相夫人眼睛睁大一点,有些人不是一两件事就能看透的。

虽然裴七少爷是庶出,可却是右相夫人一手养大的。颇得裴右相的看中。

当初在梅花宴上,裴七少爷宁愿冻死也不愿意像宣平侯世子那样,可见是个极好的少年郎。

三太太对裴七很有好感,她是真心不希望他娶一个祸害回去。

可她到底是沈安姒的长辈,在外人面前说晚辈的品性有欠,心狠手辣,只怕外人不信,还会说她喜欢乱嚼舌根。

但平心而论,沈安姒若是嫁进右相府,对武安侯府确实有好处。

当然。前提是沈安姒安安分分的,跟一般出嫁的大家闺秀一样,若是跟沈安芸那样穷折腾。伤的亲家情分没了不说,还会成敌人。

与宣平侯府为敌,武安侯府不在乎。

与右相为敌,那就是与裴氏一族为敌,任谁都忌惮吧?

三太太今儿说这话,就是想给老太太提个醒,三姑娘的亲事不妨退了。

再将她远嫁。

山高皇帝远,没有武安侯府撑腰,沈安姒不会太张狂。

三太太话没有明说。但是眸底的意思老太太瞧的明白,其实她一直有这样的打算。

可是右相夫人只凭着裴氏族长对安容的喜欢和满意。在加上沈安姒的模样才情确实不错,就先入为主。越来越喜欢了。

若是贸贸然退亲,有伤情分啊。

可有些事又不能明说了。

老太太犯难。

安容坐在一旁没有说话,很快话题又转到怎么处置丫鬟上了。

那被冬梅临死前抓了的丫鬟,自然是留不得了,她撞翻了婆子,打翻了盐袋,导致冬梅死了,事情查不下去了。

老太太吩咐将那丫鬟发卖了,至于沈安姒,老太太没有罚她了。

因为老太太打定主意要和裴相府退亲了,等过了元宵后,再重算旧账,到时候以病重为由,找右相夫人退亲,想来不是什么难事。

信件一事,到这里就告了一段落。

这个段落很小,小的只有小半个时辰。

因为沈安姒和大夫人,还有沈安玉的手还伤着呢。

药是安容下的,得找安容拿解药啊。

安容不给。

毒又不是她下的,凭什么她要给她们解药?

安容歪着身子生气,沈安溪帮着她朝老太太和她娘努嘴,然后把安容拉出去玩了。

让她们疼,狠狠的疼才好,谁叫她们手欠,心还大了,活该受罪。

要说受罪,沈安玉绝对是最倒霉的。

因为沈安姝病情时重时轻,大夫人是心急如焚,沈安玉又跪的膝盖疼,去找大夫人哭诉,要大夫人帮她报仇。

恰好丫鬟送了举报信去,沈安玉就看了一眼,当时有根碎头发被风吹进了嘴里,她就碰了一下。

然后,就倒霉催的肿了。

一边是沈安姝高烧反复,一边是沈安玉浑身都疼。

再加上大夫人着实冤枉,之前老太太也答应让她过年那几天解禁。

这不,老太太提前解了大夫人的足。

至于药,那是没有了,让大夫人自己想办法。

沈安溪拖着安容出了松鹤院,就瞧见福总管招呼几个小厮在砍树。

见安容和沈安溪过来,忙阻拦道,“四姑娘、六姑娘,这里危险,你们先进院子吧,一会儿就好了。”

沈安溪耸了耸鼻子道,不满道,“才不要进去了,四姐姐,我们从小道走。”

说完,拉着安容朝小道迈步。

福总管哭笑不得,六姑娘这是和老太太闹别扭了?

小道上,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