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嫁嫡 >第三百八十八章洞房

第三百八十八章洞房 (1/1)

小说名称《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5-05-08 00:57  字数:2593

那一瞬间,萧湛惊艳了。

安容不喜欢施粉黛,但每一次隆重打扮,都会给人潋滟之美。

好像她刻意藏起自己的美,只等这一刻给人惊艳。

今日的她,穿着一身大红嫁衣,更是美不惊人。

峨眉淡扫,如桃腮般的脸颊上有抹红晕,像是蜿蜒雪山上倒映着一抹朝霞。

清亮净透的双眸,夹带了些许羞赫,更显娇媚。

好看的唇瓣,像是雨后海棠,润泽多娇。

萧湛看的有些错不过眼。

安容稍稍抬眸,就瞧见了萧湛。

她微微一怔。

她没想到,萧湛还带着面具。

他的脸早就恢复了,为何还戴着面具,尤其是成亲大喜这样慎重的日子?

两人,你凝视着我,我凝视着你。

屋子里,显得有些暧昧。

在这样充满暧昧的情况下,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毁气氛的意外。

没错,煞风景的那个绝对是安容。

她的肚子又叫了。

之前有盖头遮着,安容的脸皮也厚了些,这会儿没了盖头遮挡。

让萧湛惊艳的脸庞瞬间红成火烧云,妩媚之色尽去,满是羞赫了。

萧湛怕安容羞坏自己,忍着笑转了身。

桌子上有吃的,虽然有些凉了,但填饱肚子还不成问题。

他率先坐下,将酒杯中倒满酒,却迟迟不见安容过来。

他眉头轻轻一挑,笑问道,“你不过来吃东西?”

安容手揉着膝盖,一脸苦色,“坐的太久,腿麻了。”

其实,腿麻还是小事,屁股麻才是大事啊。

她站不起来了!

萧湛微微一鄂,忙过去扶她。

安容一瘸一拐的走到桌子旁,坐到凳子上时,屁股一阵阵揪疼。

安容咬紧唇瓣,不然自己闷疼出声,只是心中颇憋闷。

同样是嫁人,怎么嫁给萧湛就格外的累些呢。

萧湛帮安容夹菜,安容拿起筷子吃起来。

刚将菜夹到嘴边,安容又放下了,方才一打岔,她连正事都给忘记了。

“靖北侯世子真的跳湖了?”安容声音带了担忧之色。

像靖北侯世子那么坚强的人,心理素质极好,甚少有东西能击垮他,他能选择跳湖,那绝对是生无可恋了,安容觉得愧疚。

她觉得是她的错,就算不是,那也是受她牵连。

如果不是因为她,连轩不会离京,就不会饱受打击,不然何至于跳湖?

安容都不知道往后如何面对连轩了。

萧湛看了安容一眼,又给她夹了些菜,道,“你别想太多,连轩跳湖与你无关。”

安容睁大双眸,她不信,她当萧湛是故意这么说匡她的心。

但是,萧湛告诉她,她真的想多了。

“连轩并不是要跳湖,他只是觉得没能帮你退亲,有愧于你,在湖边对月叹气,晗月郡主觉得他要跳湖自尽,赶着去救他,却不小心把连轩给推了下去,”萧湛的声音醇厚如酒,轻柔的让安容耳根子都飘了粉红。

安容忍不住抬手抚额,方才真是吓死她了,要是她大喜之日,靖北侯世子出了什么好歹,她可以以死谢罪了。

谁能想到,他不是跳湖,而是被晗月郡主给推下去了?

不过,想到前世,连轩和晗月郡主一起,也没少出现这类奇葩事,安容也就释怀了。

放下心怀的安容,觉得肚子越发的饿,顾不得什么形象了,赶紧往嘴里塞。

吃的有些急,安容哽住了,萧湛忙给她端了茶来。

“慢些吃,这些都是你的,”萧湛道。

安容红着脸,轻点头。

一刻钟不到,安容风卷残云,将桌子上的吃食给消灭了一大半。

萧湛看的有些挑眉。

安容也知道自己吃的有些多,但是她是真饿,她总觉得萧湛的眼神,带了些别的意味,他肯定是在说她这么能吃,以后不好养活。

“我一天没吃东西了,”安容急着解释。

三顿饭,吃这么多,不算多好么!

萧湛点点头,看着安容的双眸,朱唇轻启道,“今儿会睡的很晚,多吃些,不碍事。”

他怕安容吃太多,不好消化,会积食。

不过今晚,能睡就不错了。

安容眼珠子瞬间睁大,可怜她刚往嘴里塞了口菜,闻言,顿时又咳嗽了起来。

能别在她吃饭的时候,说这样叫人想入非非的话吗?!

萧湛真怕他再做安容对面,安容不是噎死,就是呛死。

他看着床上有些狼藉,便过去开了门,让丫鬟进来收拾。

进来的是萧湛的丫鬟,两个丫鬟将床上的花生桂圆全部拿走,然后把元帕扑在了上面,红着脸离了屋。

萧湛则蹙眉,问安容,“你在那一堆花生桂圆上坐了两个时辰?”

不提还好,一提安容就生气了,牙齿上下撞击,安容甚是哀怨道,“是一动不动的坐了两个时辰!”

坐久了,都觉得屁股和那些果子融为一体了,现在坐凳子都不适应了。

萧湛无话可说,对这些礼节,他也不懂。

“不会辜负那堆果子的,”萧湛笑道。

安容没听懂,“什么意思?”

问完,安容就脸红了,萧湛说的是早生贵子。

萧湛知道安容明白,就没将话说白。

想着交杯酒,还没有喝,他走过去,拿了一杯给安容。

这酒,不能省。

安容红着脸,和萧湛喝交杯酒,感觉到萧湛的靠近,安容一颗心跳的砰砰直响。

萧湛身上的火气很大,靠的近些,她都能感觉到有些热。

等喝完了交杯酒,安容将酒杯搁下。

下一秒,她的身子一轻,就被萧湛打横抱了起来,朝床榻走去。

将安容轻轻放在绣着鸳鸯戏水的锦被上,看着安容的娇颜,萧湛轻轻的抚摸着。

他的眼神很炙热,里面燃烧着一股浓浓的欲望。

安容瞧的脸愈加的红,不敢直视的将头撇了过去。

下一秒,萧湛就将身子压了下来。

安容不适的身子轻扭,就听到耳畔有低沉的闷哼声传来。

“别乱动,”萧湛忍的很辛苦。

都说小别胜新婚,从那日花船上之后,他就忍着,这一忍就是一月。

瞧见安容,他就憋不住了,偏又是迎亲,又是陪酒。

好不容易脱身,还遇到安容肚子叫。

他能忍到现在,连他都佩服自己了。

他知道安容的稚嫩,他怕伤着安容。

“你乖点,不然我会弄疼你,”萧湛轻声叮嘱。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