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嫁嫡 >第五百零九章抹杀

第五百零九章抹杀 (1/2)

小说名称《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5-07-08 23:52  字数:3707

安容快步下台阶,迎向萧湛,问他,“皇上找你去说什么了?”

萧湛脸色冷冽,眸底深邃,“谈兵权的事。”

果然跟她猜的一样。

“然后呢?”安容神情迫切。

萧湛瞥了眼安容身后的晚霞,道,“之前我们找皇上要兵权,说一个月之内,不论哪位将军倒霉,将他的兵权给我,皇上要将慕将军的三万兵马交给我带领。”

安容眼珠子瞬间睁圆,心底腾起一抹怒气,“三万兵马?那敖大将军的呢?”

“皇上不可能给我两次,”萧湛的声音有些冷寒。

“他这是耍无赖!”安容生气了,才不管人家是不是皇上,照样骂了。

芍药胆小,惊恐的看着安容,一双眼四下扫过来扫过去,生怕被人给听了去。

安容骂完,又生气了,生自己的气,她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数,一句话没说明白,叫皇上钻了空子。

安容凝视着萧湛,问他,“你答应了吗?”

萧湛点了点头,“答应了。”

安容怔了一下,不敢相信,“你怎么能答应呢,那我们岂不是替他人做了嫁衣裳?”

还不得把国公爷气疯啊,还有裴老族长,他的损失可不小呢。

见安容精致白皙的面庞上写满了怒气,萧湛嘴角缓缓上扬,笑道,“三万兵马我要了,不带表十万兵马我就放弃了。”

安容呆呆的看着萧湛。

萧湛拉着安容转身,道,“敖大将军手里的十万兵马,皇上就算想给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还是需要我去说服文武百官,证明我能胜任。”

要是他证明不了,皇上答应了,也是能反口的,他不能拿江山社稷开玩笑。

三万兵马就容易的多了,现在所有人都盯着敖大将军手里的兵权,皇上给他。倒没什么人反对。

那些大臣也知道皇上是拿三万兵马搪塞萧国公府。免得萧老国公再打十万兵马的主意。

听萧湛这般说,安容也笑了。

“要是能争得那十万兵马,那你就有十三万兵马了。”安容激动道。

她双眸闪亮,透着欣喜之色,替萧湛高兴。

她从未想过,敖大将军手里的兵马会不是萧湛的。

白得三万兵马。有什么不高兴的?

天上掉馅饼的事,高兴疯了好么!

看到安容高兴的模样。萧湛的心情也极好。

将安容搂在怀里,两人一同看天边晚霞,看倦鸟归巢。

永宁宫。

郑太后端坐在凤椅上,喝燕窝粥。

神态从容。雍容华贵。

郑贵妃坐在下面,脸色有些难看,道。“太后,萧国公府的兵权已经不少了。皇上还给了萧湛三万兵马,衍儿年纪不小了,我想让他去边关立点战功……。”

有皇后嫡出的三皇子在,哪怕二皇子是皇上的长子,可要立为太子,还有不少的阻拦。

若是二皇子能去边关带兵打仗,打几个大胜仗,在皇上心里的地位也高些,没准儿皇上一高兴,就立二皇子为太子了,也省的她日日和皇后周旋,生怕走错一步。

听郑贵妃把话说的这么云淡风轻,郑太后眉头凝了起来,“让衍儿去带兵打仗,你知道战场的凶险吗?”

郑贵妃不以为然,战场凶险她当然知道了,可二皇子是皇子,他去边关带兵,是做将军统帅,可不是陷阵杀敌去的,那些将军有哪个敢让他去战场厮杀?

她要的捷报上有二皇子的名字。

郑太后瞥了郑贵妃一眼,就将她的小心思看的一清二楚。

将手里凤穿牡丹碗放下,郑太后擦拭了下嘴角,才道,“我虽是皇上亲娘,可边关战事,不是我说两句皇上就听的,这事皇上也得看文武百官的意思。”

郑贵妃有些泄气,郑太后太顾及和皇上的母子之情了,甚少干涉皇上做决定,不然二皇子都已经立为太子了!

郑贵妃豁出去,凑到郑太后身边坐下,撒娇道,“太后,你就帮衍儿跟皇上求求情吧,你真愿意看到皇上立三皇子为太子吗?”

看着郑贵妃苦苦哀求,郑太后有些心软了,“行了,我帮衍儿和皇上说说情,至于皇上让不让衍儿去边关,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听到郑太后答应,郑贵妃喜不自胜,连连点头。

有太后说情,就算皇上不将兵权给衍儿,也会让他去军营历练,多学着点,再和那些手握兵权的将军套套近乎,都是助力啊。

祈王府,竹屋。

祈王、杜仲、沈祖琅举杯共饮。

杜仲给沈祖琅倒酒,笑道,“之前还担心敖大将军会来逼祈王将你交出去,没想到他自己先入狱了,沈兄可将心放到肚子里了。”

沈祖琅嘴角挂着笑,此时的他,早摘下人皮面具,恢复了自己的容貌了。

“我也没料到萧国公府和裴老族长会合谋算计敖大将军,”沈祖琅笑道。

祈王拿起酒壶,给自己斟酒,笑道,“不等萧国公府开口要兵权,皇上就主动给了萧湛三万兵马,那十万兵马,与萧国公府无缘了。”

杜仲赫然大笑,“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说着,他斜了祈王一眼,手中酒盏轻轻摇晃,“王爷,十万兵马,你就不动心?”

祈王笑了,笑容勾魂魅人。

十万兵马,怎么可能不动心?

若是不动心,他怎么会和慕将军走的那么近,不就是想要兵权吗,只是没想到他筹谋算计了许久,全被萧国公府给搅合了。

不过萧国公府也得不到什么好处,转身就被皇上摆了一道。

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