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仙侠武侠小说 >一指成仙 >逍遥(四)

逍遥(四) (1/1)

小说名称《一指成仙》 作者:潭子  更新时间:昨日09:40更新  字数:2466

哪怕在心魔劫中,又回到过去被人欺凌的日子,严星舞的屁股好像也在隐隐做痛。

本来很让她忌惮的心魔劫,头一次甩得那么快。

进阶天仙位了,这是多大的喜事啊,可是严星舞的脸上,真没有喜意,她被一群不靠谱的踢了九下。

一个比一个踢得狠,真是太过份了。

“安安,你给我滚过来。”

若是不动雷,海师伯,她肯定打不过,师兄师姐们,她暂时还打不过,唯一能逮着揍一顿的,大概就是安安了,所以,严星舞迅速朝站在不远的师妹发难。

“恭喜师姐进阶天仙。”安安小脸上喜意满满,“不过,娘,我没学过滚呢,您教师姐学过滚吗?”

她似乎很认真地向母亲求教。

“想知道啊?”卢悦笑着摸摸女儿的小脑袋,“娘现在就教你。”

话音未落,袍袖一甩,安安控制不住身体,居然真的从空中往严星舞那滚了过去,“怎么教训,都由你。”

是她兴之所致,要不然徒弟的天劫怎么也不会以这种方式来。

“啊!师姐,我错了。”

安安没想到,母亲会这么坑她,在看到严星舞的时候,连忙认错。

啪!啪啪啪……

一二三四五六七。

在师妹的小屁股上,一连打了九下,严星舞才放开她,“每次都是这样,认错快,犯错一样快,不打你,不好好让你长记性,我都对不起你。”

要不是师妹落井下石,后面的八下,她绝对不会挨!

“因为你,你说我挨了多少打?”

教小师妹学琴,明明是她自己的兴趣,她只是稍为引导一下,结果,她被诸位师伯们骂死了。

“关键的时候,居然不帮忙,还落井下石。”

严星舞越说越气,真想把她按到腿上,再打一顿。

“谁说我没帮忙了?”安安捂着小屁股,连忙往才来的早早身后躲,“师姐,你想一想,这一次过心魔劫,是不是比前几次要容易些?”

嗯?

严星舞心下一顿。

早早翻了个白眼,一本正经道“老过一样的心魔劫,你不烦我都烦了。”

“……是……是师姐你让安安接着踢我的?”

面对好像还没长大多少的早早,严星舞也是败得紧。

“嗯!我灵机一动,觉得你那样被踢出去,可能就会分些心思出来。”

早早知道这位师妹跟安玄门的那位蓝师伯一样,修为越高,越爱面子,重形象,“怎么样?效果不错吧?”

不错吧?

严星舞非常想说,不错个鬼。

可是,在隐仙宗的那些年,是这位小师姐一直照顾她。

她磨了磨牙,“我喜欢过一样的心魔劫,这样多安全你知道吗?”

“行,那你下次接着过,我保证不管了。”早早拉住小师妹,“师父,我带安安出去玩。”

“师父,你看看她们。”

严星舞气得要跺脚,她进阶天仙这么大的事,被她们弄得如此乌龙,师姐师妹也不哄哄,真是太过份了。

“你要是不急着稳定修为,出去玩一会也行。”

卢悦笑笑,根本就不管他们,收回顺势抢了不少雷力的光之环,直接回酬悦山。

大的教小的,想要不被欺负,那就只能指靠自己的拳头硬起来。

打架而已,她才不管呢。

“师姐,我这里有好些九香米。”

身后,安安带着讨好的声音传来,“我们一起做九香享吃,不仅能享了口福,它的灵气也能帮你稳定修为。”

“九香米全是我的。”

严星舞显然抗拒不了美食。

“就是送你的呀!”安安的笑声异常甜美,“我和早早师姐到九香山偷九香米,就是想贺你进阶天仙的。”

“这还差不多。”

卢悦惊怒回头的时候,三人已经在撕开的空间处一闪而没。

这?

九香山的九香米,上次飞渊已经给她弄来一半了,现在安安和早早还去偷,妖族獴长老他们,一定会找她和飞渊麻烦的。

呼!

卢悦狠狠吐了一口气,这倒霉孩子,妖族那么多好美食,都不知道换一家偷吗?

“她们干什么了?跑那么快?”

苏淡水远远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们跑路,“你这吹胡子瞪眼的样,想干什么?”

师妹的样子不对,“我已经问过晓晓他们了,踢星舞是早早的主意,那丫头在某些地方,有些像蓝灵,心思重,还死要面子活受罪,所以,早早才让大家跟着踢她屁股,想帮着转一部分心思,免得她老在灾星的心魔劫里转。”

“嗯!我已经知道了。”

偷都已经偷了,要不了多久,肯定也会进她们肚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早早那灵机一动,很不错!”

卢悦瞄了一眼山门前的鲁晓晓、王斩几个,“师姐,他们都不怎么要面子是吧?那好,回头等星舞回来,一人给她踢一脚,我就……”

“你就什么?你准备让你徒弟,连海霸的那一脚也还了?”

苏淡水似笑非笑,那样子很有威胁性,“首先,是你们挑的事,再次,除了海霸那一脚,后面星舞被踢,全是早早授意的,你要因为你们自己师徒的错,罚我徒弟?罚大家?”

她又不是不会护短。

“就你徒弟是徒弟,我徒弟不是徒弟是吧?”

“……”

卢悦憋住,她还能说啥?

“行了,小辈的事,我不掺和。”

谁有本事,听谁的。

反正不管是早早,还是林芳华,都有资本让王斩、鲁晓晓他们听话。

这样一想,卢悦突然觉得,自己在苏师姐面前的表现,有些挫……

“你也没脸掺和。”

苏淡水毫不留情,“看看你干的都叫什么事?以后想玩雷,爱上哪上哪去,就是不准在逍遥门,我这些年,在各处种了不少好东西,要是弄坏了,哼哼!”

不怕把牙哼掉吗?

卢悦偷偷翻了个白眼。

“那什么,山峰为琴,灵力为弦,设想不错!”苏淡水觉得有些东西可以废物利用,“你是功德修士,看看能不能揉一点功德之力到琴声中,弹一首春阳,或者雨后,让我的碧霞仙树听听。种了几百年了,按理说,应该能引彩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