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盛世谋妆 >549 送你一场盛世清平(终)

549 送你一场盛世清平(终) (1/2)

小说名称《盛世谋妆》 作者:月下无美人  更新时间:2018-11-02 03:15  字数:3714

建始二十六年十月十三,周正德帝因惊惧思恐驾崩,周太子霍景离举国归降于南楚,受封东成王,终生不得出京。周朝之臣属在左相冯绍霆,右相司侯瑀率领之下尽皆归降南楚。大将军霍格,栎王花允萧,樊郡王秦啸率兵征讨周国境内,所向披靡,短短半年之内,周国属地尽归南楚所有。

建始二十七年二月,北戎皇位更替,北戎王室尽灭,景王狄焕掌皇权,却未登基。狄焕掌权之后,扫清北戎国内叛乱,出兵征讨北境十八部落,北境战火纷飞,狄焕以惊人之势连破北境十二部落,余下部落全数投降,同年六月,北境战事结束,北戎一统北境。

建始二十七年八月,南楚帝王容璟,柔王薛柔与北戎之王狄焕会师于岳州,三人闭门半日之后,北戎举国归降于楚,楚皇容璟改北戎为北郡,封狄焕为镇北王,北郡无须朝贡,管辖自理,尽归镇北王管理。

建始二十七年十一月,南楚迁都,建都于原岳州境内,改岳州为邯城,自此,三国鼎立,天下纷争之局彻底结束。

南楚改国号为晋,容璟登基为帝,号元景帝,自此开启了元景盛世。

昭阳宫。

容璟一身玄衣龙袍直奔薛柔寝宫,门外宫女太监跪了一地,芹言正抱着蜜裸子啃得正香,一见到有人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想也没想就一掌打了过去,只是当见到来人是谁之后,喉咙里的蜜糖差点噎死她。

她连忙把嘴里的东西吞咽下去,收回了掌风福着身子道:“芹言参见陛下……嗝!”

满满的一个饱嗝,吐出来的全是甜腻腻的蜜糖味道,让得跟在容璟身后的暗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柔柔呢?”容璟寒声道。

“姑娘在里头呢。”

容璟“哼”了一声,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芹言有些纳闷的摸摸后脑勺,嘀咕道:“陛下这又是怎么了,气性这般大,难不成是没吃饱?”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除了吃就想不到别的?”暗三脚下一个趔趄,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你说你现在好歹也是宫里的女官,还是娘娘身边的人,你就不能收敛着点?这如今满天下谁不知道你芹言大人爱吃成性,整个儿就是个吃货?”

“吃货怎么了,又没吃你家大米,你叨叨个什么,信不信我揍你?”芹兮挥舞着拳头。

暗三心头一虚,连忙急退了几步,瞪眼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在北戎的时候你说好以后都不打我的。”

“老娘又不是君子,再说姑娘说了,时移世易,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你懂不懂?”

芹言白了暗三一眼,把剩下的蜜糖裸子塞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嚼了起来。她整个人懒散的靠坐在大殿门口的高台之上,双腿悬空,一甩一甩的,身上的裤裙随着双腿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让得暗三眼角直抽搐。

暗三瞪了她半晌,见她只是拿眼睛斜睨她,顿时气结。明明当初他去北戎支援他们结果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丫头抱着快死的他哭的死去活来,可怜兮兮惨巴巴的遭人心疼,怎么现在就只让他气得牙痒痒,他当初到底是少了哪根筋才会对这个女土匪动了心,还眼巴巴的想着把她娶回家?

芹言瞪眼:“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娘这么好看的小娘子?”

“就你还小娘子,明明就是个母老虎。”

“你说谁是母老虎?!”

“谁应我就说谁。”

“暗三,你找死?”

芹言气得剑眉倒竖,一撸袖子拔地而起,暗三早有眼色,转身拔腿就跑,两人一追一逃,闹的鸡飞狗跳,昭阳宫的宫人却早已经习以为常,虽然嘴角轻微抽搐,可面上却是眼观鼻,鼻观心,像是什么都没看到。

容璟冲进后殿之时,薛柔正靠坐在贵妃榻上翻看着手里的游记,素雨手里拿着茶盏,正在替她添茶,突然有人闯入,她手中一抖,差点把滚烫的茶水冲进一旁摆放着的书堆里。

素雨连忙把茶壶放好,这才转身行礼道:“陛下。”

容璟理也没理芹兮,只是带着怒气看着榻上的薛柔。

“姑娘……”

素雨有些担忧的看向薛柔,却见薛柔放下手里的书,对着她摆摆手,示意她先先去。

素雨迟疑了一瞬,见容璟只是固执的看着薛柔,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这才起身行礼退出了大殿,等到殿门关上之时,薛柔才抬头说道:“你这又是怎么了?好端端的生这么大的气?”

容璟脸上的怒气瞬间变成了委屈,明明穿着龙袍却跟只可怜巴巴的大狼狗似得,站在薛柔身前委屈道:“我只不过是罚了郎子衍停官三个月,你居然就要跟他一起离开京城?!”

薛柔闻言挑眉:“那你为何罚他?”

“他不尊圣令。”

“是吗?可我怎么听说,他和陈艾所行之事是你早有口谕示下的?陛下,你身为皇帝,当该知道什么叫一言九鼎吧?子衍怎么得罪你了,值得你宁肯食言而肥,也要这么整他?”

容璟顿时瘪瘪嘴,一屁股挤进贵妃榻上,抱着薛柔朝着她肩头啃了一口:“谁叫他对你老有非分之想,仗着朝政之事没事儿就来宫里见你!”

薛柔听着身前男人理直气壮的话顿时哭笑不得。

她伸手推了推容璟的脸颊,没好气的说道:“你无事的时候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子衍与我是朋友,是知己,是同门师兄妹,他在我眼中与亲生哥哥无疑,我对他从来就无意,我心中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