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超能空间戒指 >177各方反应

177各方反应 (1/1)

小说名称《超能空间戒指》 作者:曾沧海  更新时间:2016-05-31 20:28  字数:2689

对于李二狗的威慑,张云赵武根本没放在眼里,几万吐谷浑骑兵都被两百队员打成了狗,几千府兵又算个毛?

卧龙山基地易守难攻,四周布置的防御设施非常完善,铁丝网、地雷、混凝土工事、陷阱……一应俱全,只要扼守入村通道,可挡百万雄兵。

尤其换装m-16自动步枪以后,实力更加逆天,分分钟揍趴朝廷府兵!一个小队足以封锁进村通道,一个分队完全满足基地防御需求。

只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情报侦查行动一直没有停歇,大批精锐队员潜入青山镇、清城县,监控各股势力动向。

作为一支专业侦查部队,除了武器之外,微型摄像机、无线监控器、微型窃听器、定位仪,同样必不可少。

清城,几乎所有重要场所,都安装有监视设备,效率相当高,二十四小时全天侯不间断监视,出其不意,很快就掌握了朝廷探子的主要情报。

其实还有无人侦察机、大功率监听设备,只可惜太高端了,基本上就没有丝毫用武之地,连手机都没用了,只能当照相机、录音机、手电筒。

刘宇推测:李二狗一招不成,肯定会重新想个主意,这龟孙子憋了一肚子坏水儿,绝逼不是好打发的!

………………

太极宫,两仪殿

李世民打了个喷嚏,继续翻阅桌上厚厚的奏折,弹劾、要钱、要粮,不然就是边关异族作乱,没一件顺心的事。

兵部奏报:北方梁师都作乱,屡次进犯延州城,幸好段德操强悍,连续三次击败梁军进攻,现在突厥内乱,梁师都再次兴风作浪,准备与突厥同流合污。

岷州奏报:吐谷浑一部,数万人聚集西倾山草原,兵强马壮虎视眈眈,似乎与卧龙卫纠缠不清,威胁甚大。

关中奏报:从去年至今,有四五个月没有下雨,土地干旱,如果一个月之内还不降雨,必然颗粒无收,几百万人的口粮从何而来?

民以食为天,如果吃不饱,恐怕又免不了一场大灾难,李二陛下同样心急如焚,准备祭天求雨,虽然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卵用。

可是,万一出现大规模干旱,天灾**,起码又是百万人流离失所,江山社稷动荡不安,必须试试看啊!

他还不知道,这场大旱灾,将持续三年之久,饿殍遍地、生灵涂炭、易子而食,数百万人远走他乡。紧随其后的蝗灾更是凶猛,别说粮食,就连树叶都被吃光了,可谓是雪上加霜!

最让李二狗忧虑的,还是五姓七望和卧龙卫,两者明显已同流合污,棋差一招、满盘皆输,只恨刘宇那王八犊子太聪明了,着实不好对付!

原本李二狗也是想合作,利用刘宇打压五姓七望;不过,岷州之战,突然让他警觉起来,卧龙卫的实力,远超出他所预料,威胁甚至高于五姓七望。

为了防止卧龙卫继续做大,影响到李唐王朝的政权,长孙无忌、房玄龄等官员一致同意,强行收编卧龙卫,如果遇到反抗的话…武力镇压!

不得不承认,这帮蠢逼高估了自身的军事实力,狂妄到令人发指,难道说他们以为自己打得过枪支火炮?

打得过主战坦克?

打得过战略轰炸机?

还是说,打得过核武器?

刘宇都为他们的智商着急,这一群看不清形势的傻帽,还特么不如吐谷浑可汗慕容伏允,人家都知道妥协,主动俯首称臣,多好啊!

要是惹刘宇不高兴,每天派轰炸机到长安城轰炸一次;今天炸东城,明天炸西城,后天炸皇宫,嘿嘿~~

interesting

………………

相比李二狗的烦躁,崔家主最近要轻松许多,巨大的内部矛盾、很严重的家族信任危急,都因为刘宇的联合请求而自动解除,他们比朝廷更清醒。

上次崔氏商队被伏击,导致一千名崔家青壮丧生,元气大伤,崔懿也遭到崔氏族人质疑,差点被推翻了,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困境。

幸好,李二救了他们,把刘宇推到朝廷的对立面上,让五姓七望有机会和卧龙商队结盟,化解了矛盾冲突。博陵崔氏、荥阳郑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和赵郡李氏、太原王氏,都迅速与卧龙商队达成协议,结盟抵制朝廷。

对于卧龙卫的战力,五姓七望普遍认为:肯定超过朝廷府兵,虽几十万精锐士兵,犹不及也!别看人数多寡,实际战斗力才是关键,那种神兵利器,轻松击败数万吐谷浑铁骑,府兵也得跪!

崔家各房,不论嫡系还是旁系,都坚决同意和刘大杀神结盟,这个疯子对崔家虎视眈眈,一千个人都敢杀,难道他还会怕杀一万个?

更何况,人家很有诚意嘛,送黄金万两、美酒美玉、香皂兵器无数,都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

书房里,崔懿左右想了想,感觉这样还是不够,万一刘宇变卦了,到时候又该怎么办?根本不保险啊!除非……

“管家,管家~”

“家主,您有何吩咐?”

“你去把大小姐叫来,快去!”

“是,家主!”

崔管家不知何故,看家主很着急的样子,连忙跑到西夸院儿,通知大小姐前往家主书房,有要事吩咐。

崔家大小姐崔莹,年方十五,待嫁闺中,长的落落大方、乖巧可人,芳名远播,名门仕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最近两年,提亲的人,早就踢破了崔家的门槛,可是崔莹大小姐,一个也看不上。在她眼里:这些所谓的名门望族之后,都是绣花枕头,除了会无病呻.吟卖弄风骚之外,根本就一无是处。

烛光下,崔莹看着手里的诗,一首将进酒、一首满江红,豪放不羁,气势雄浑,这才是她所仰慕的。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崔大小姐叹了口气,准备熄灯上床睡觉,这刘将军素来与崔家不和,甚至兵戎相见,虽然最近有所缓和,却不是她能够见到的,无缘亲自讨教。

“大小姐,大小姐,先别睡!”

“婉儿,出什么事了?”

丫鬟婉儿突然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到:“大小姐,老爷叫你马上去一趟!”

“这么晚了,能有什么事?”

崔莹喃喃自语,跟着丫鬟婉儿前往正堂,她一介女流,即便天塌下来,也轮不到自己去顶,家族大事,显然跟她没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