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25章 事情反转

第025章 事情反转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1-19 23:52  字数:3368

?

元锦玉身上着的还是昨日那件粉色的衣衫,此时站在大殿中,微微低着头,脖颈纤细白皙,脸颊剔透无暇,如同一株明艳的海棠花。

皇上隔着帷帐看了外面一眼,虽然不清楚样貌,却明了对面的女子必定身段妖娆:“你又是何人?”

元绣玉那幸灾乐祸的目光还未来得及收回来,这会儿则是彻底转化成了不可置信。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一个嫡女开口话,皇上大雷霆,现在一个庶女开口了,他竟然还耐着性子问下去?那个元锦玉有哪点比自己强了!

崔氏也着急了,她刚刚明显就是想把丞相府中的人从这件事中摘出去,现在这个不知高地厚的元锦玉,竟然就这么开了口!若是丞相府出了事,自己还怎么和相爷交代!

于是她一面压下自己的怒火,一面对元锦玉和颜悦色的着:“锦玉,你年纪,又没了解过这件事,现在是想什么?若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可万万不能同皇上。”

元锦玉这次却没有卖给崔氏面子。她难道看不出来,皇上根本就没处置元贵嫔的打算么?你现在摘出去,等着元贵嫔以后下黑手么?

元贵嫔和皇上两个人,指不定过去几夜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个崔氏,怎么这么掂量不明白!

所以元锦玉淡笑:“母亲,女儿刚便了,这次的,是关于此次事情。”罢,她看向皇上:“皇上,还请让民女问李公公几句话。”

崔氏这次真的着急了,就给元锦玉往她那边拽,如此圣上终于不耐烦了:“闲杂人等退下!”

崔氏不敢在做出什么动作,只得瞪了元锦玉几眼。

元锦玉也不再意,见李公公从内室走出,便面向李公公,这人是大内总管,跟着皇上已经快五十年了。不过在上一世的时候,却最终归顺了瑞王。

不得不,瑞王他是一个很懂得玩弄权术的人,尤其擅长攻克人心。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弱点,而他就会找到那弱点,逐一击破。

“李公公,请问宫中的人已经彻底检查过元贵嫔娘娘大宫女的尸体了么?”

李公公得到了皇上的授意,点了点头:“检查过,能确定是自杀。”

其实未必就能确定真的是自杀了,但是既然李公公这么,就表示找不到他杀的证据。比如掉在湖中淹死,就不能确定到底是自己失足,还是别人推下去的。“那大宫女身上和房间中,可检查过?”

“也检查了,在屋中现了一包毒药。”

“也就是,并未现其他可疑的东西是么?”

“是的。”李公公回答的恭敬,他常年在御前,可不是那种眼高于顶的人,这么多年,他脸就了一双识人的眼睛。

这个元锦玉虽然现在看起来还稚嫩一些,但是必定不是池中之物。和这种人,自己要打好交道才是。

而且最让他心惊的是,这元锦玉,和那位已经死去的贵人竟然有七八分相像,若不是年纪对不上,他甚至都会觉得这元锦玉是那个女人的孩子了。

这么想着,他就不禁低下了头,还在思考,一会儿要不要将这件事同圣上明。

元锦玉继续问道:“那包毒药,可是在那产的宫嫔膳食中现的一样?是可以让人落胎的药物?”

“是。”元锦玉问一句,李公公就回答一句,在内室的皇上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怎么知道,这李德全,对除了自己之外哪个人这么恭敬过了?

“接下来我想找那御膳房的人对质,不知道李公公可能帮忙传唤?”元锦玉的态度好,李公公这会儿也得到了圣上的授意,不多时候,那御膳房的婆子便被带过来了。

此时那女人已经被打的体无完肤,但是却吊着一口气,眼神浑浊。

崔氏和元绣玉见到这样的一个人,都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脸上还带着恐惧,但是元锦玉神情却不变,静静的看着那个女人。

那婆子只觉得元锦玉的目光像是穿透了自己一样,她在牢中受刑,都是紧咬着牙关,可是现在被元锦玉看了一眼,她的身子就抖得像是筛子一样。

内室的元贵嫔猛地就站了起来要往外面冲:“你!你到底为何要害我!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有宫女上前架住了元贵嫔,不再让她上前一步,皇上更是不愿意听她的叫喊,使了个眼色,便有人将元贵嫔的嘴给捂住了。

元锦玉淡漠如水的声音响起:“你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若是一会儿回答的有半句假话,那么不仅是你,你的兄弟姐妹,你的丈夫孩子,全部都会被处死。”

那婆子吓的一个激灵,也不敢在地上装委顿了,就战战兢兢的回答着:“奴婢必然不敢有半点隐瞒。”

元锦玉目光清冷,显然是不信她这句话的,但是纠结这些也没个用处:“当初元贵嫔的大宫女是何时去的御膳房,又是如何交代你做的这些事情?一点点的回忆,不可有半点遗漏……”

“那宫女来的时候,已经是午时末,她身上带着贵嫔娘娘的牌子,是要为娘娘挑选点心,奴婢陪着她,她便支走了其他的人,然后给了奴婢药,让奴婢下在那青美人的膳食中。”

“也就是,她除了毒药之外,从未给你过其他东西?”

那婆子想了想,觉得没什么问题,便点了点头。

元锦玉神色不变:“给宫妃下药是大罪,为何元贵嫔的宫女让你下药,你就下药?”

那婆子的面色一变,用权压人这一条理由已经行不通了,这女人只能扯其他的慌:“这……这奴婢并不知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