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34章 乱棍打死

第034章 乱棍打死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1-19 23:52  字数:3512

?

这个三姐才消停了几日,这昨才搬到老夫人的院子中,现在就来她哥哥的院子里摆谱来了。通房幸灾乐祸的想着,这若是让相爷和老夫人知道了,看他们不好好惩罚一下这个三姐!

于是通房就这么留在了屋子中。

秦氏本来也想劝一下元锦玉,但是还是没出口,让自己的大丫鬟去叫了郎中过来,她便要端起碗来喝药。

元锦玉“倔脾气”上来了,还是摁着不让她喝:“嫂子,我就是觉得这药有问题!你不许喝!这屋子里面,指不定有多少人要害你呢!”

秦氏担心元锦玉被罚,都快急哭了:“好锦玉,这药我都喝了一年也没见出什么错,你就快点让我喝了,然后你就回去吧。”

“我不!”元锦玉又开始耍“孩子性子”。一旁的银杏和红叶都看楞了,她们姐这是怎么了,以往在自己的院子里,可不是这样的啊?

但是她们平素被元锦玉教导的很是本分,这会儿也不话,因为相信若是有用得到她们的地方,元锦玉会指使她们的。

不多时候郎中来了,秦氏还是对郎中以礼相待,并且让郎中给自己诊了脉。

看着元锦玉那迫切的样子,秦氏就不由觉得好笑,她倒是真的关心自己,但是关心的方法,也有些太另类了。

见到郎中皱着眉头,秦氏已经开口叮嘱了:“我的身子还是以前的样子吧?今日您回去之后,也不要我身子有什么问题,我……”

“少夫人,”郎中楞了一下,随即问着:“少夫人知道了?”

“什么知道了?”秦氏也诧异了。

“少夫人您这是喜脉啊,都已经两个多月了。”郎中这话一出,屋中只有元锦玉一个笑了。

秦氏在府中因为没有子嗣,不受宠,所以每个月给府中女眷诊治身子的郎中,在上个月也告假回家了,没有过来。

秦氏这才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

银杏和红叶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已经山前着讨喜的话了。

“恭喜少夫人,贺喜少夫人,少夫人这肚子中啊,肯定是个少爷!”

秦氏这会儿眼圈都红了,拉着元锦玉的手问着:“锦玉,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我真的有了?”

“自然是真的!”元锦玉也高兴的回握她的手,这个嫂子若是能过的好一些的话,她也就欣慰了。

至于屋中那个白了脸色的,就剩下刚刚送药的通房丫头了。秦氏当初就是心肠太软,没有给她们卖出去,而这两个通房不安分,明明是自己主动要服侍秦氏,想多在元赫沛身边露脸的,却在外面传言,是主母虐待她们。

元锦玉不禁想着,等以后她进了府,宁王府那些莺莺燕燕,都给我全部卖了出去,一个也不准在我眼前添堵。

秦氏拿着帕子不断的抹着眼泪,一个劲儿的和郎中还有元锦玉道谢:“真是谢谢你们……太谢谢了……”

这个孩子来的多及时,秦氏是明白的,现在她在这个府中,终于能挺起腰板来话了。

元锦玉扑哧一声笑了,她本就长得相当漂亮,不笑的时候静若幽兰,笑的时候则像是朵明艳的牡丹。“嫂子,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是你的肚子争气啊!”

秦氏却又哭又笑的,元锦玉便继续劝:“我的好嫂子,你现在是怀着身子的人,情绪可不能激动,现在赶紧派个人去老夫人,大夫人,还有大哥那里道个喜!”

“是,是!”秦氏激动的语无伦次的,屋中又是一阵的兵荒马乱,而且她太高兴了:“去从我的嫁妆中取二百两银子来,我要打赏这院子中的人!”

丫鬟现在也高兴死了,都忙前忙后的跑着。

而元锦玉可没忘记,现在屋中还有一个人呢。

于是元锦玉看向她:“那个通房,”她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你可认错了?”

那通房果真是无辜的神情:“不知三姐所的,奴婢错在什么地方了?”

元锦玉将那药递给郎中:“大夫你看看,这药有没有问题?”

郎中看到元锦玉煞有介事的样子,还真的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之后才认真的着:“三姐,这药就是普通的调理气血的药啊,没什么问题啊?”

那通房当即就哭了,跪在了屋中:“少夫人,您可要给奴婢做主啊,奴婢服侍您,都是尽心尽力的,三姐她再这么,奴婢真的是没法活了!”

秦氏也两难的看着元锦玉,不知道她今日怎么就这么犟了。

元赫沛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这又是怎么了?你不知道少奶奶怀着身子,竟然在这里哭哭啼啼的!”

那通房就等着元赫沛回来了,当即一副全世界都欠了她的样子:“少爷,您要给奴婢做主啊!是三姐,今奴婢来给少奶奶送药,三姐当即就把药扣下了,不让喝,还这药有问题!”

元锦玉装作尴尬的样子,走到了秦氏这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元赫沛。这幅样子,在别人看起来,就想是个娇蛮的姑娘,在找借口帮她嫂子出头似的。

秦氏拉住了元赫沛的手,柔声着:“夫君,三妹她也是……”

“阿桑,你不要担心,我都理解的,你现在怀孕了,不要操心这些事情。”元赫沛转头,先是呵斥了一下元锦玉:“你嫂子院子中的事,你以后就不要管了。”

“还有你!”这次他骂的是那个丫鬟:“三姐也是年纪,你一个奴婢,她把你卖了,你都得受着,哪里还轮得到你告主子的状!”

元锦玉扭了一下身子,就像是不乐意也要理亏受着似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