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38章 宁王驾到

第038章 宁王驾到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1-19 23:52  字数:3626

?

宁王沉思了一会儿,现有丞相府中的马车在。不知道那个女子来了没有?

“赏菊会需要什么?”宁王又问到。

侍卫这会儿胆战心惊的,想着他们这王爷是怎么了。他不是对这些宴会,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的么?若不是晚上还有宫宴,今日他可能就歇在外地了。

侍卫偷偷的看了一眼,现宁王正盯着相府的马车若有所思。想到前些日子那位元锦玉姐,侍卫心中了然。

但是他又不敢,能参加这宴会的,该都是嫡女嫡子,那元家三姐是个庶出,该是没机会来的。

只能硬着头皮回答着:“被邀请的,都是京城单身的公子姐。蒋夫人也给宁王府送去了请柬,不过属下并没有带在身上。”

侍卫这话已经的很明白了,宁王你虽然没带着请柬,但是凭您这身份,想参加一个普通的宴会并没什么问题。

宁王点了点头,没再看侍卫:“那咱们就去转转吧。着,直接策马就朝着山上奔去。”

侍卫心中苦不堪言,实在想呐喊一句:我的主子啊,你就算是要赴宴,也把你身上那战甲换下去啊!你这不是惊喜是惊吓了啊!

但是他就算是喊破喉咙,宁王也是不理会的,因为宁王根本听不到啊!

侍卫跟在后面,简直快哭了。

此时的菊园中,一个富家公子跑到了人群中,声的着:“打听到了,是那相府的三姐!”

此话一出,有些人高亢的情绪就像是苏醒了一般,叹了口气。

相府的三姐,若是娶做妾,是作践了人家,但是正妻也是不可能的。

还有些公子则是有些故作清高的着:“传闻那相府三姐是京城第一美人,今日一看,样貌确实当的起‘第一’二字,但是谁人不知,那三姐性子跋扈,更是无才无德,这样的女子,充其量就是个虚有其表的草包罢了,我倒是觉得她旁边那位嫡姐更有大家风范一些。”

几个公子跟着附和,女子样貌再好,也总会老去,还是德才更重要一些。

他们的正来劲儿,一个邪气的声音却响起:“这话之前,本公子觉得你们该把盯着人家的目光收回来才是。”

那些公子刚想要骂回去,结果现那公子竟然是镇远将军的嫡孙,容辰。

镇远将军现在虽然已经不上战场,但是现在大周能有这样的盛世,都是老将军早年在战场上打下来的。将军这一生,就一子一女,宫中那位容夫人,便是他的女儿,是身份地位仅次于皇后娘娘的人。

比较令人可惜的是,老将军的儿子没有什么带兵打仗的分,最后从文了。

而这位备受关注的嫡孙,则非常受老将军的疼爱,虽然今年也才十八岁,但是却已经从军几年,在战场上也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若这人,心计手段都不比老将军要差,但是性子却是差了太多。老将军一生刚正不阿,而这位容辰,虽然还未娶妻,但是关于他的桃色事情却不断,这人行为也颇有随心所欲的样子,让人摸不清楚他心中想的到底是什么。

而且这人好色,他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谁也拿捏不到他把柄。

几位公子连忙变了脸色,谄媚的笑着:“都容公子最懂得怜香惜玉,今日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那容辰的样貌就像是宝珠中的美玉一般,只见他坐在矮几旁,身边有厮帮他倒着酒,他一杯一杯的饮下去,眼波流转,嘴角邪笑亦然:“既然知晓本公子的性子,就莫要在本公子面前这些诋毁佳人的话了。”

气氛有些僵持,那几个公子也是从娇生惯养的,谁能想到容辰这么不给面子。几个公子自己喝自己的去了,也不再容辰这里找不痛快。

元锦玉并不知道那边已经为自己吵了一场,她就将茱萸放在桌子上,看向了远处的花丛。

层层叠叠的花朵在风中摇曳,真是美不胜收。看着这样的美景,心情都豁然开朗了几分。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美景,自然要尽早欣赏才可以啊。

忽然身边的人都站了起来,元锦玉也随着站起来,便见到元氏带着端王妃走了过来。那端王妃和元氏样貌很像,但是比元氏更加出众,而且珠光宝气,一派端庄,元锦玉微笑,又见到故人了。

上一世端王可是夺嫡的热门人选,差一点就成功了,结果被自己亲手杀了。端王妃那皇后梦,也就这么醒了。

来那个时候,她不也是做着皇后梦么。瑞王许诺杀了端王就接她入宫,可是呢?瑞王死了,他一副二十四孝好哥哥的样子,直接抄了丞相府满门!算盘打的不要太好!

后来自己是被接进宫了,却是罪臣之女的身份,连皇帝的面都没见过几次,就被打入了冷宫。

这一世见到端王妃,她们却已经是陌路了,命运还真是开了一个大玩笑。

众人给端王妃还有元氏见礼,元氏则是带着端王妃落了座。因为毕竟自己还要叫她一声大姑姑,崔氏带着元绣玉便是挨着元氏坐的,自然也就挨着了端王妃。

元氏在看到元锦玉的时候,眼睛也是一亮:“这是……锦玉?都这么大了啊。”

元锦玉乖巧的出列,对着元氏和端王妃再次见礼:“给姑姑,端王妃请安了。”

端王妃笑的一派和气,点了点头:“锦玉该打。”

锦玉讨巧的问着:“不知锦玉犯了何错?”

“你叫母亲一声姑姑,那不该叫我一声表姐么?怎么还叫我端王妃,不该打么?”

元锦玉也笑了,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