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44章 笛音何声

第044章 笛音何声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1-19 23:52  字数:3411

?

听他要献艺射箭,慕昭的那点心思又蠢蠢欲动了:“九皇兄,射不动的靶子多没意思,皇弟曾得知,将那苹果绑在人头顶,随即让这人奔跑起来,再射苹果的事情,皇兄箭术无双,想必是能办到的吧?让皇弟开开眼界如何?”

慕泽能看他完这番话就已经是极限了,不过他可没元锦玉那般好话,他又不怕慕昭,所以那张清俊的薄唇微启:“没兴趣。”

慕昭的话瞬间就被他堵在了嗓子中,元锦玉这会儿拿着茶杯,挡住了自己那忍不住的笑容。

她就喜欢宁王这样子,看看,慕昭什么都不敢了吧。

再,不管宁王风评如何,他都是手握兵权的九皇子,来参加宴会是他给这些人面子,现在还用为了博个彩头,去做那些取悦这些人的事情?真是笑话?

虽然宁王没有真的用什么活人做靶子,但是不得不,他射箭的姿势,英姿勃,尤其那靶子设立的那么远,让元锦玉都不禁捏紧了茶杯。

他此时还着一身冰冷甲胄,在午后的阳光和满园的菊花中,熠熠生辉。他面容长得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虽是有些阴柔,却不见半点弱气。他身材玉立,脚步坚定,就算是听不到声音,气度风范,也绝对不输给在场的任何一人。

元锦玉只觉得,上一世自己同宁王接触太少,都不曾好好了解过,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慕泽先将弓上搭了一支箭,随即利落的开弓,可是在射箭之前,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元锦玉。

见到她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慕泽不知怎么,就生出了好好射箭的心思。

一箭射出,正中靶心。

之后他两齐射,同样是正中靶心。之后是三,四,等到他五齐射的时候,那红红的靶心上,已经见不到空余的地方。

可是他的身姿还是如此优美,脸色淡漠,薄唇轻抿,甲胄在他拉弓之时,会出像是要被挣断的响声。

在众人的惊呼中,他五羽箭便这么射出,而且因为力度过大,竟然将先前的几个箭簇,全部都震了下来!至于这五根羽箭,自然又是正中靶心!

元锦玉觉得自己刚刚像是心脏被捏紧了一般,尤其是看着慕泽举手投足,将羽箭射出,她的惊呼都差点破口而出。

现场响起了一阵的叫好声,元锦玉也是盯着慕泽,一眨不眨,随即在慕泽看向自己的时候,忽然绽放出了笑容。

慕泽喜欢看元锦玉如此笑,让他觉得心脏都熨帖了不少。

两方都献艺完毕,那自然是要让对方评比了才对。

因为元锦玉压了元绣玉一头,所以不少的世家公子,都选自己作为这次的头筹。

而让元锦玉诧异的有两件事。一件事最终楚王亦开口,表明自己的献艺最出色。另一件事,便是在场很多姐,居然都选择了慕泽作为这次世家子弟中的头筹!而且他和楚王最终得到的支持数,都没差多少!

元锦玉看向周围这些姐,见她们有些也含羞的看着慕泽,显然是慕泽刚刚那番表现,将她们都给俘虏了。

元锦玉微咪眼睛,这可不是自己想看到的呀,若是慕泽拔得头筹,自己以后得面对多少对他芳心暗许的姐?

这可绝对不成,自己的未来夫君,自己现在便要好好捍卫!

元绣玉也将菊花放在了楚王的花篮中,现在清点之后,宁王和楚王竟然票数是相同的!

众人均把目光放在了元锦玉的身上,想她会将花给谁。

元锦玉其实真的很想给慕泽,但是为了让那些姐们死心,这花可是绝对不能给他的。

于是她先是温婉一笑,走上前,也没卖什么关子,便把花放在了楚王的花篮中。

慕泽本来见元锦玉对自己笑的温婉,是要将花留给自己,虽然他并不在乎别人的,但是却始终想要她这一朵。哪里想到,她竟然给了别人。

比起他来,楚王别提多高兴了,能让这样一个蕙质兰心的女子欣赏,这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而且自己还同她一起拔得头筹,岂不是一段佳话!

元锦玉看着楚王那弯弯的嘴角,只在心中暗想这个王爷把女子想得过于简单。他都可以为了俘获元绣玉放心,同她共奏一曲,自己又怎么不能有些私心?

不过她不会点明就是了,让楚王在和元绣玉成亲前纠结一番,也是好的。

元锦玉觉得自己重活一生,好像比上一世还坏了,但是怎么办,她好喜欢这样的自己。

不过看向宁王那不善的脸色,她便想着,一会儿不管如何,都要同他解释一番。

筵席进行到现在,已经是时候不早,众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准备在院子中逛逛,便要下山了。

元锦玉看着慕泽直接朝着门口走去,看嫡母和嫡姐这会儿忙着和楚王搭话,转身边偷偷追了上去。

慕泽走的实在是太快了,她跑了半还是被落在后面,并且他还听不到,自己喊他也没用。

元锦玉一着急,捡起个石子,便朝着慕泽丢了上去。

慕泽有工夫在身,有东西袭来,自然感觉的到,微微侧身便躲避了过去,眼中杀意迸现,却在看到是那个俏丽的女子时,硬生生消散了。

元锦玉身子还没长开,个头更是比宁王矮了不少,这会儿提着裙摆朝着山下跑来,黑在轻轻飞扬,美丽的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不多时候,她终于是跑到慕泽的身边,脸蛋因为刚刚的几步路有些绯红,眼角娇俏,樱唇带着不满:“你走那么快做什么!”

宁王觉得很神奇,自己明明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