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45章 掌中舞蹈

第045章 掌中舞蹈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1-19 23:52  字数:3418

?

对于一个从失聪的男人,元锦玉形容不出笛声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那种苍白,就像是面对一个盲人,告诉不出他蓝是何种颜色一样。

或许慕泽觉得她这番要献艺的话,有些唐突,但是自己着实想让他看起来稍微开心一点。

慕泽看向她的眼眸微微深邃了些,那里面并未有她想象中的悲伤和难过,仿佛刚刚失落的那个人,不是他一般。

元锦玉有些尴尬,她该想到的,慕泽是一个上过战场的将军,在他眼中,生离死别都是常事,对于这样的人,还怎么会轻易自怨自艾呢?

于是她便想收回之前的话,谁知道慕泽却轻声道:“本王自然愿意欣赏。”

元锦玉觉得宁王像是有法力一般,不过几句话,几个动作眼神,就让她平和的心境起了波澜。

既然他如此,元锦玉也是真心要为他献艺。遂对他行礼:“这舞,还需要宁王殿下的配合,请宁王伸出手来。”

其实元锦玉在府中没练过什么舞,她的舞,都在上辈子练完了,但是选择棋局而不是跳舞,不是因为她不会跳,只是不想跳给那么多人看而已。

她宁愿就这么跳给慕泽一个人。至于其他人,他们只知道自己解开了无解之局便好。

慕泽是有些疑惑,但是心中亦带了一丝期待,慢慢的伸出手。

谁知道元锦玉却拽着他的衣袖让他将手慢慢放下,随即一个旋身,轻灵的站在了他的手掌上。

慕泽本还诧异,元锦玉为何叫自己伸出手,看她如此样子,莫不是要站在自己手掌中跳舞?

元锦玉要跳的正是掌中舞。上一世她在青灯古寺三年,并未吃斋念佛,而是苦练和很多才艺,彼时她只想光明正大的站在瑞王的身边,而不是作为他在丞相府中的幕僚。

可惜这一曲掌中舞,她自始至终,没有机会为瑞王舞起。

此刻,她竟觉得有些庆幸,没有被瑞王看过的舞蹈,舞给慕泽,她觉得这舞蹈是如此的让人心悦。

元锦玉虽然年纪,但是站在慕泽手掌中,也不可能如同羽毛一般。不过因为舞步的原因,她的身形翩飞,倒真的是一点都不重。

此时元锦玉站在高处,慕泽就这么微微抬头看着她,觉得她在自己手掌中,像是一只欲飞起的蝴蝶。

元锦玉轻轻哼唱着调,为自己打着拍子,没一个举动,都仿若能勾人魂魄一般。

她跳的很尽兴,掌中舞所表现的,正是轻灵和飘逸,而她那样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跳起这舞更是让人觉得眉眼妖娆。

元锦玉不时还会低头看慕泽一眼,慕泽依旧是淡漠的样貌,不过眼神却始终在自己身上。

周围的红叶成了陪衬,凉亭成了背景,元锦玉甚至已经忘记自己脚下踩的是宁王的手。

她只是想将这一舞跳的更好,最起码,让慕泽忘记刚刚的事情。

而她为慕泽跳这一舞,也是有些私心的。自己踩在他手上,算是些微亲密的动作了,放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她都不会跳这一支舞。

但是慕泽在她眼中,已经是未来要培养成好好夫君的人,所以这会儿她就当和慕泽互相熟悉吧。尤其是她这辈子不想做侧妃,那么就必须要把慕泽的心给牢牢抓在手中。

现在还只是跳舞,其他的事情,她会慢慢尝试。

不过看慕泽的样子,似乎并未多少惊艳,想必他的心,该是很难走进的才是。

元锦玉也不急,反正他们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让她慢慢筹划。想到这里,她更加肆意的一笑,满山的红叶,仿若失了颜色。

最后一个转圈结束之后,元锦玉轻盈的从他的手掌上跳了下来,脸蛋微红,显然刚刚一曲费了很多的气力。

掌中舞需要很高的平衡能力,而且还要将动作跳的优雅大方,着实不简单。但元锦玉站在慕泽面前,看着他的样子,似乎也没多欣赏,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时辰已经不早,未等慕泽话,元锦玉便轻轻一笑,那笑容仿若千树花开,带着莫名的温暖:“母亲和姐姐这会儿必定在寻我,宁王殿下,民女这便告辞了。”

罢,她对着慕泽行了一礼,头也不会的跑开了。

在她转身的时候,刚好有山风吹来,因为两人刚刚挨得近,她黑色的丝轻轻的浮到了慕泽的脸上,他伸手想去触碰,那丝却异常的顺滑,从他的指缝中便滑了下去,徒留一手余香。

慕泽站在凉亭中久久未离去。

想着刚刚见那一场惊鸿一舞,还有最后元锦玉那让自己觉得温暖的笑容,他心中,似乎有什么话呼之欲出。

他觉得自己必定是魔障了,不然为何会觉得,她跳的舞是如此的生动,肯定比那笛声更好了千万倍?

不过他也是遗憾的,元锦玉刚刚应是哼唱了什么他听不到。

等到他回到府中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四合。瑞王在府中等了他许久,见到他回来,将他接入了府中。

其实关于宁王,外面的传言也不是完全不对。他这个弟弟着实是性子冰冷,从不近女色。所以这次知道他去参加了那赏菊大会,瑞王是诧异的。

“今日怎么想去参加那赏菊会了?”瑞王同他坐在书房中,朝中如今出了些事情,他们两兄弟还要商议一番才行。

宁王看着瑞王的唇形,鬼使神差便想起了元锦玉那张比花娇嫩的样貌,想着她在自己的手掌中翩翩起舞,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从没想过,一直握箭射箭的手掌,竟然有朝一日,会承受住那样一个女孩子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