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46章 欲带你走(打赏加更)

第046章 欲带你走(打赏加更)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1-19 23:52  字数:3413

?

“那妹妹就多谢姐姐的好意了,愿姐姐以后同姐夫百年好合。”

可不是百年好合了么,最后都死在一起了。其实元锦玉心思并没有多坏,但是也绝对不能她是一个好人。

她虽然忘不了上辈子被毁名声的仇恨,却不会主动去招惹这母女。现如今她这门婚事,在所有人看来,都必定是让人满意的。元锦玉想了想自己若是开口阻了这婚事,必定会被崔氏和元绣玉当成因为嫉妒、想要搞破坏的人。

既然如此的吃力不讨好,况且元绣玉还同自己有仇,那么自己又为何要帮她呢?

元绣玉最喜欢看的不是元锦玉这么云淡风轻,而是想看她伤心难过的样子。不过显然没刺激到她,元绣玉反而一口气憋在喉咙中了。

路上的时候,她们的马车路过了瑞王府,元绣玉想要掀开帘子看一眼,却被崔氏给呵斥住了。

元绣玉当即就微红了眼眶。楚王虽好,她却还是忘记不了当初在淑仪娘娘宫外,那惊鸿一瞥。

元锦玉看着元绣玉这幅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样子,只暗暗的觉得好笑。

若是有朝一日,她知道这两人都对她没任何好感,接近她只是因为她的身份地位,她当如何呢?

元锦玉回到了老夫人的院子中,银杏和红叶早早便等着了,老夫人已经睡了,但是为三姐留了饭菜,让她吃些再睡。

她吃过晚膳,两个丫鬟伺候她洗澡的时候,好好奇的问着:“姐,那赏菊大会,有那么好玩呢?”

元锦玉被热水浸泡,只觉得浑身都舒服的很,轻轻的哼了一声:“没什么意思……不过……”她想到了那双清冷的如同月光般的眼睛,不由得抿嘴一笑:“还是有些收获的。”

银杏和红叶很是羡慕她既能去皇宫,又能去赏菊,话语间满是没去过的遗憾。

被伺候洗好了澡,元锦玉准备看会儿书便就寝了。她不大喜欢晚上丫鬟在屋中给自己守夜,所以便让她们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里想到她才刚刚回到了床铺处,却见到那里竟然有个男人在坐着!

这次的男人,自然不是慕泽,或者,她确定,自己上辈子这辈子,都没见过他。

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若不是模样俊逸,气质出众,她势必会觉得这是混进女子闺房的歹人。

他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眼眸平和的却仿佛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一般。他就这么坐在自己的闺床上,打量了一下她的屋子,最后又看了看她,忽而笑了。

元锦玉觉得这个男人真是个矛盾集合体,他不笑的时候,让人觉得沉稳的像是四十岁一样,可是一笑起来,竟然只能用妖孽两个字来形容了。

而且她看着紧闭的门窗,再看看他的模样,想必该是江湖中人,而且武功还不低。

自己似乎没惹到过什么江湖纷争吧,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你是谁?所为何事来我的房中?”元锦玉索性坐在了椅子上,平静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当初在淑仪娘娘宫中,也是自己被安排的房间,见到慕泽的时候,她心中除了惊讶外,还有一丝的欣喜,但是这一刻,同样是有男人在自己房中,她心中竟然没有一点的波澜。

段岚笙觉得这个姑娘着实有趣,大晚上的,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见到陌生男子坐在房中,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尖叫和害怕,而是在打量自己一番,确定自己没什么危险的时候,同自己搭话?

“就是你解了我的棋局?”段岚笙一开口,元锦玉便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止二十岁,听他那沉稳的声音,怎么也过了而立之年了。

“无解之局?”元锦玉脑中转的飞快,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过是解了一局,就招惹了这样一个人物。

段岚笙点了点头:“正是。没想到,你这个姑娘,还有几分本事。”

“然后呢?”元锦玉不准备辩解什么,但是显然也不想和这个男人过多接触。她从来都不曾涉足江湖,也不准备涉足,所以还是希望早些完话,让这个男人早些离开。

“你喜欢在丞相府中的生活么?整日活在倾轧和尔虞我诈中,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你既然解了我的棋局,便是同我有缘,我不介意收你做我的关门弟子,你可以愿意同我走?”段岚笙虽然是笑得妖孽,但是眼中的光芒却是认真的。

走?元锦玉淡淡的笑了笑,下大不大,不,可是若是真的要走,她能走到哪里去?

这丞相府的一方地,便是她的归宿,她不愿意参与江湖上的刀光剑影。畅游地,听起来畅快,但是元锦玉清楚的明白,那种日子不适合自己。

所以她只是摇了摇头:“我并不愿意。”

“真的不考虑考虑?”段岚笙现在是越加看好这个姑娘了,虽然根骨不怎么样,但是心性着实对自己的胃口。“我可以教授你很多东西,让你出入皇宫,都如同无人之境,我还可以教你用药用毒,带你去南疆或者是北漠游历,这样的好机会,你真的不要?”

元锦玉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下会掉馅饼的事情,而且她也不想和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实际年龄不定都比自己叔父大的男人走。

“我意已决。”元锦玉回答的依旧不卑不亢的很。

段岚笙哈哈一笑:“我还真是喜欢你这性子。你现在还,看不清身边的环境也可以理解,等到你及笄那年,我会再来找你,若是你那个时候没改变主意,就同我走吧!”

罢,他直接就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