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48章 嫁妆丢了

第048章 嫁妆丢了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1-19 23:52  字数:3443

?

秦桑总憋在屋中,也闷的很,便带着元锦玉要出去走走。

元锦玉劝她外面风大,但是她却不听,带着一群的丫鬟婆子便这么出了门。

她是孕妇,身子娇贵,元锦玉自己下手没轻没重的,便不敢距离她太近。

刚刚走出院子不远,元锦玉看到路上,迎面走来一个人。

男子将近二十多岁的样子,和元赫沛有几分相像,但是气度却差了太多。竟然是相府的庶长子,元赫丰。

元赫丰是相爷的妾室江姨娘所出。提起这位江姨娘,可是个传奇人物。若是但论出身的话,她比自己的生母要好不了多少,据当年家道中落,被一户官家收留,然后送给了相爷。

彼时元清正还不是相爷,而且仕途也很坎坷,虽然有妻的支持,作为男人的自尊心,还是让他在崔氏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

而江姨娘便不一样了,会弹琴唱曲,会吟诗作对,最重要的,她总是一副低状,让相爷以为她是真心爱恋自己,崇拜自己,所以相爷和她感情越来越好,庶长子元赫丰,同嫡长子元赫沛的出生都没差多长时间。

而江姨娘这个人,表面上在相爷面前表现的楚楚可怜,一副以相爷为的样子,实际上手里有好几条人命,并且她这个儿子,也被她溺爱的有些无法无。

元赫沛是相府继承人,平素沉稳有风度,衣服都是偏暗色的,但是这个元赫丰,却喜欢样式明艳的衣服。

而且他这个人风流成性,成亲快一年,自己的妻子没有好好疼爱,倒是妾室娶进来了好几门,最后若不是相爷实在看不下去了,呵斥了他,估计他还不懂得收敛。

坦白来,元锦玉是不想和他们有什么接触的,但是元赫丰显然是现了这一行人,直接就迎了上来,轻挑的一笑:“大嫂,三妹,你们也在散步?”

秦桑对这个叔子没什么好感,尤其是他这一副眼巴巴靠过来的样子。

秦桑和元锦玉都是大美女,尤其是元锦玉,就算是才十三岁,已经是美艳不可方物,这让一向风流成性的元赫丰还怎么忍的住不话呢?

他每次看着这个妹妹,都想着他那些侍妾的脸都白长了。

“二哥好。”元锦玉虽然不愿意,还是乖巧的见礼。

因为她们两个站在人群的前面,元赫丰直接就拽住了元锦玉的手:“妹妹不必和哥哥多礼。”

元锦玉反射性的就要收回手,元赫丰却故意轻挑的在那手背上捏了一下才松开。

秦桑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元锦玉也是眼冒怒火。

这个元赫丰,平素在外面****也就罢了,这么多年连个功名都没有,整日靠着他娘耍手段活着,现在竟然还欺负到自己的头上!

元锦玉刚想要开口,却感觉到秦桑轻轻的握住她的手腕:“二弟,三妹毕竟是女孩子,你一个做哥哥的,怎好和她拉拉扯扯?”

“拉拉扯扯?”其实元赫丰长得并不难看,就是气度实在上不得台面,这不是又往前走了一步:“我不过是轻轻抚了一下三妹而已,大嫂何处此言?”

元锦玉拉住秦桑:“大嫂,咱们回去吧,风大。”

对于元赫丰这种无赖,根本就不能和他将道理,元锦玉就算是想要惩治他,也不在这一时。

秦桑又冷冷的看了元赫丰一眼,这才带着元锦玉离开了。

散步的好心情便这么被搅合了,想着元赫丰捏自己的手,元锦玉就一阵反胃。

让银杏给她打了一盆手好好洗洗,银杏想劝,但是却不敢开口,见着色不早,就想着传膳给元锦玉,谁知道元锦玉却是狠狠的拿布巾擦了擦手,对着她冷冷的笑笑:“不着急,我还有一个地方要去。”

银杏拿捏不住元锦玉心中所想,还是替她披了一件披风,随即元锦玉就带着银杏朝着外走去。

重生之后,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来二嫂的院子。二嫂云静的家世自然没有大嫂好,不过家中给她的嫁妆丰厚,江姨娘又一心想娶一个听话的儿媳妇,这才让她进了门。

来二嫂进门之后,着实没有什么让人觉得不满意的地方,江姨娘和她的关系也还不错,知道儿子风流成性不怎么睡在云静的房中,还会规劝儿子一番,也从未给云静难看过。

云静因为有江姨娘撑腰,所以不时的还会和元赫丰闹上几场,上一世两个人就沸沸扬扬的要和离。

她知道,云静有在晚饭前在外面走走的习惯,所以这会儿见到云静,还装作诧异的问着:“二嫂,你也出来散步?”

云静长相虽然没有秦桑出众,但是看起来就不是一个蠢笨的,她会退让,也是无奈之举,谁让元赫丰不喜欢她呢,她就只能把婆婆当做依靠了:“三妹,你怎么来这边了?”

元锦玉指了指前面:“想给祖母做个帽子,便准备去挑些布料。”

云静点点头:“那今日嫂子就不留你了,改日到这里来玩。”

“我知道的。”元锦玉点了点头,随即转头同银杏着话:“刚刚你道那里了?对了,你那谁家的公子,将他夫人的嫁妆都拿去赌了?”

银杏是没想到元锦玉能忽然和她话的,但是她是个多机灵的人,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可不是,那人真不是个东西!这件事啊,在京城都传开了!”

云静听着两人话的声音越来越远,去打听元赫丰行踪的丫鬟回话,他今晚依旧不回来了,让自己一个人用膳,云静心中有些赌气,半夜的时候,不知怎么,脑海中就浮现了元锦玉和她丫鬟的话,越想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