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79章 去太子府

第079章 去太子府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1-19 23:52  字数:3396

?

元锦玉伸出手,戳了一下银杏的额头,银杏就顺势将头往后仰去。

而元锦玉的嘴角也带了一丝笑容:“你这死丫头,怎么我忧国忧民,在你眼中,就变成风花雪月了?”

银杏笑着躲开元锦玉的手,红叶也站在一边笑着,三人相处的情形在雪中很是美好。

银杏这会儿还不忘替自己辩解一句:“姐,奴婢只是个丫头,也不懂什么才是忧国忧民,奴婢就知道两位王爷长得挺好看。”

元锦玉笑的不禁更加开心,这银杏,话还真是直白。

“快走吧,再站一会儿,都要冻死了。”她不再话,只是吩咐着两个丫鬟快点跟上来。

而她不愿意承认的是,在看到下雪的那一刻,她想到的确实是宁王。想来西北那边,已经靠近北荒了,应该早就下雪了,这会儿京城也下了雪,不知道要供给到战场上的粮草,有没有什么问题?

大周今年算是赶上了一个丰收年,支撑一场战事该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就算是这么,在战场打仗,怎么也都是困难的。

希望这场雪,不要影响到军队的步伐吧。最重要的是,宁王要一切平安啊。

此时的宁王,站在军队扎营的地方,看着远处。他们这里也下雪了,比京城下的早了些。

从这里到西北,就算是连夜赶路,也要半个月才能到,现在下了雪,估计行军会更加困难了。

慕泽的副将站在他的身边,看着慕泽:“殿下,您在想行军的事情么?”

慕泽没有看到他的口型,但是感觉到了有人在自己身边话,所以他转过头,示意那副将将话再一遍。

副将跟在慕泽已经多年,来他这辈子没佩服过谁,但是却真的很佩服宁王。他的耳朵是一点都听不到的,这样的情况,在战场上自然特别危险,甚至有的时候,和别人交流,都有困难。

但是他竟然就这么坚持了下来,成为了一个万人敬仰的大将军。

虽然他的性子是冷了些,但是副将知道,那真是只是他的本性,不是故意不和人相处。而且他有一颗忧国忧民的心,这次上战场,休息的时候,他都要抽出时间,再研究一下地形。

副将将话又重复了一边,慕泽点了点头:“到西北荒原的时间,可能要再延迟一些了,那边的战事吃紧,不知道边疆的将士,能抵挡住多久。”

副将铿锵有力的着:“大周的将士不是软蛋!就算是在这么恶劣的气下,也一定会等到咱们去支援,不会放弃的!”

宁王点了点头,没有再其他的话,只是转身,朝着营帐走去。

雪扑簌的落在他的身上,他也没有掸下去,脚步踩在雪上,他能感觉到那些枯树枝在自己脚下震颤,但是他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他的世界中,始终都是一片苍白的。

尤其是在白雪皑皑的今日,更是增添了这种肃杀的心情。可是不知怎么的,他就想起了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

来这已经是自己自从行军之后,多次想起她了,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出城之前,没有见到一面,他心中有些遗憾,而且这种雪景在她那种姑娘看来,想必会是很美的吧。

不知道她在京城,看到这么漂亮的雪景,有没有露出那么灿烂的笑容?

想必会的,只是自己现在看不到。想到元锦玉,慕泽的嘴边也带了一丝笑容。

有的时候他想,自己作为一个将军,保家卫国的意义,或许就是希望有更多像是元锦玉一样的平常人,可以在家中温暖的过冬,不用担心战乱的疾苦。

或许他们永远也想不到在边疆还有一群将士在浴血奋战,但是当万家灯火亮起,当他们和亲人欢快幸福的谈话,自己只觉得,用生命去守护这种生活都值得。

这就是战争和守护的意义了吧,家国常在,国泰民安。至于皇位,他没有想过,也不屑去想。

不过被他如此以为的元锦玉,在家中过的可不是悠闲的生活。因为雪连着下了两日,她便担心了宁王两日。还有自己的信,这么大的雪,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送到宁王的手中。

上一世她没做过清风客栈的生意,所以对他们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就在担心中过了两日,终于,她要陪着元绣玉赴宴了。

早上的时候,元绣玉可能生怕她不能好好打扮似的,竟然带来了一群丫鬟婆子给她梳妆,挤得她的屋都快战不下了。

元锦玉觉得元绣玉实在是题大做了,明明是她去抢男人,给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算是怎么回事?

但是元绣玉可是没这个自觉的,而且她在给元锦玉挑了衣服之后,还动手翻起了元锦玉的饰匣子。

元锦玉的匣子是锁着的,平素钥匙都在银杏那里保管。想到之前自己买下了元绣玉喜欢却没钱买的红宝石头面还在里面,若是被元绣玉看到,必定又会生气,所以她便轻轻的拿过了盒子,对着元绣玉笑道:“姐姐,你带着人先回去吧,我今日一定给自己画的美美的,好不好?”

听着元锦玉的保证,元绣玉也知道她应该是不能骗自己的,只得先带着这群丫鬟婆子们走了。

元锦玉看着元绣玉给自己选的衣服,居然是最接近正红的樱桃红,虽然自己穿这个颜色不算是违背的礼制,但是还是有些太扎眼了,可是她若是不穿,元绣玉必定不依不饶,无奈之下,只得换上那身异常炫目的衣裙,然后选了一套比较华贵的手势,让丫鬟仔细的给自己梳了妆。

最后出门的时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