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633章 偷偷回来(十一更)

第633章 偷偷回来(十一更)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1-19 23:52  字数:3428

元锦玉的身子在用过早饭后,也爽利了不少。他们虽然是要回归仪仗队,但是却不能在大庭广众下回去,只能等仪仗队到了城主府后再行动。

所以他们收拾好了东西,就是要分批去城主府中等着的。人如果太多,目标太大,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元锦玉将银杏和其他的奴仆都暂时留在了他们现在的住处,自己随着慕泽前往城主府。

慕泽的武功很高,加上唐钰在暗处守护,他们很快就绕过了守卫,到了城主府内部。

之后便是一阵漫长的等待。慕泽和元锦玉为了避人耳目,并未到房间中,而是在一处苍翠的树上。

毕竟树上的空间有限,元锦玉始终都是靠在慕泽的怀中。这么在高处看着的时候,已经能发现仪仗队再慢慢地朝着城主府而来了。

日头渐渐升高,所以气温也更热了起来,元锦玉看着下方的仪仗队,还有恢宏的城主府,不由得对慕泽笑着:“九哥,你看咱们两个现在像不像做贼。”

元锦玉的声音随着树上的蝉鸣传来,清脆悦耳,慕泽转头看着她那娇娇俏俏的样子,就忍不住香了几口。

元锦玉身子软了下来,但是眼神却很凌厉,瞪了慕泽好几下,然后还用手背嫌弃似的擦着脸。

这男人,怎么在这种地方也能发。情的,昨晚折腾的还不够么?今早她起身,想他的伤口,他都不给自己看,必定是挣开了,担心自己骂他呢。

慕泽倒是对于他这妻管严的样子没有半分微词,反而还觉得,有元锦玉这样的姑娘管管自己,还挺让他高兴的。

不过两人闹归闹,却没忘记正事,慕泽看着远处的仪仗队,认真道:“或许楚王和晋王看不出异样,但是端王同我和皇兄针锋相对了这么久,三十在他身边呆久了,会露馅,而且端王知道你一直在我身边,所以必须要赶在他们见面前归队。”

元锦玉想着之前皇上的吩咐,那歌谣分明是起于南江城,后来也被端王发现后封禁了,但他还是让慕泽去调查,甚至抓了几个最重要的犯人。

因为昨晚慕泽的话,元锦玉不得不再次思考皇上的居心。想来并不是多此一举,而是现在他除了慕泽之外,哪个皇子都不相信。

既然如此,端王找不到犯人,应该就像是楚王见不到皇上一样,现在都着急了吧。

慕泽偏巧还在这个节骨眼上要静观其变,真的能引出幕后的主使么?

仪仗队很快就驶进了城主府,慕泽抱着元锦玉几个起落,看到易容成慕泽的三十朝着某个方向而去,他们转瞬就跟了上去。

最终三十进了屋,慕泽和元锦玉推门而入,随后很快将门给关上了。

三十一看到是慕泽,登时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扮作慕泽,他有好几次都差点露馅了,要不是瑞王帮衬,估计楚王早就生疑了。

还好他常年在慕泽身边伺候,知道王爷的习惯,算是极险得完成了任务。

三十看到慕泽,想要跪地行礼,慕泽去对他摆手:“先免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三十将他脸上的面具扯掉,露出了原本那张脸:“属下怀疑,楚王已经开始怀疑皇上并不在仪仗队伍中了,但是有瑞王和晋王做保,他并不敢擅闯皇上的房间,但现如今已经到了南江城,皇上的‘风疹’过了这么长时间早就该好了,不能连端王都避而不见吧?更何况这里是江南第一大城,卫楚秋一早就带着人在城门口迎接了。”

其实三十比较疑惑的是为何出现在他面前的只有殿下和王妃,皇上呢?

“还有其他的么?”慕泽又问。

“刚刚端王殿下见到属下,眼神极为犀利……”还没等三十说完,外面就传来了叩门声:“启禀宁王殿下,端王殿下到。”

三十的呼吸在这一刻恨不得都收紧了,他看向慕泽,发现慕泽表情却很淡然,也没有回话。

等过了一会儿,三十的声音才在屋中响起:“宁王殿下吩咐,他一路奔波,要换身衣服才能见客,还请端王殿下稍等片刻。”

而真正要换衣服的,是三十不是慕泽。三十的动作很快,但还是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打开门。

慕泽此刻就坐在椅子上,三十随侍左右,元锦玉躲去了内室。

慕阙看到三十站在慕泽身边,楞了一下,刚刚他看到“慕泽”的时候,感觉很异样,所以安顿好了皇上,直接就过来了,想要确认一番。

在南江通判心惊胆战的时候,端王心情也是挺跌宕起伏的。

那首歌谣的主谋已经被他找到了,但是去抓人的时候,却出现了纰漏,被人捷足先登一步。后来他的线索就断了,这让他这几日极为忧愁。

他不能亲自抓到人给皇上一个交代,就很可能会被扣上大逆不道的帽子。

而且他深深地怀疑,另外两股和他抢人的势力,其中一股就是慕泽的。

不过现如今慕泽就在自己面前,他却什么都不能问。毕竟慕泽“始终都在仪仗队中”,他有充分的理由不知道这件事。

还有之前皇上被下毒,所有人都说是风疹,那么这就是风疹,但皇上身边当时一共就两个王爷,调查人的事情,不是慕翎就是慕泽去做。

若真的是慕泽,谁知道他会用出什么手段来?

电光火石间,慕阙心中已经过去了很多想法,但是他表面上的笑容却很热络:“老九,你们总算是来了。”

慕泽坐在那里,半点异样都没有,却也没让人感觉到很熟络,毕竟他之前在京城中,就是冷冰冰,不好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