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1099章 真相大白

第1099章 真相大白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04-09 07:20  字数:3492

cpa300_4孙玉明回刑部的时候,脚步生风。

他怎么就忘记了,他们刑部现在还有一尊大佛呢!直接给皇上上折子是不行了,但是找凌王殿下没关系啊!

一路上,孙玉明都考虑得很好,可是一回到刑部,他就犹豫了。

凌王殿下真的行么?在自己看来,那就是个小孩子,他能做得了这个主?

更何况本来自己和凌王殿下还能成为姻亲,因为孙梓珊和凌王八字不合的事情,现在他见到凌王很尴尬,真的能把张定其的事说出口么?

站在凌王房间的门外,他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坚定了心情。

家里的事,和官场的事本来就不应该搅和在一起,救命恩人慕泽都说凌王行,那自己也就该相信凌王。

于是就在这趟忐忑的心情中,孙玉明敲了敲凌王的门。

慕林还在屋中查看卷宗,最近张定其的事,也让他焦头烂额的。

皇上把这件事算是交给他了的,或许其他两个皇兄也在暗中调查,但是事情过去了十几年,想要找线索,哪是那么容易的?

加上这个张定其生性谨慎,估计就在他判案的时候,已经对很多人下了死手了。

孙玉明进门后,就看到了凌王愁眉不展的样子。他给凌王行了礼,等凌王看过来的时候,还低着头。

慕林对孙玉明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加上不用娶他的女儿了,偶尔慕林还会主动和孙玉明说话。

此刻看到孙玉明,慕林有些疑惑:“孙大人怎么不去处理公务?对了,你手中那几个案子,都审得怎么样了?”

慕林其实参与朝政也段时日了,之前跟着上朝,现在学着处理公务,虽然手段还是稚嫩了点,但想想他的年龄,不管是刑部的那些元老,还是皇上,都挺欣慰的。

孙玉明先是恭敬地回答,说是公务全部都处理好了,后来才提到,他有事情,想同慕林商量。

慕林对他后面要说的事,其实没抱多少好奇心,他正为了张定其的事情头疼呢,心中还想,唉,要是这个孙玉明说的是张定其的案子该多好。

皇上让他暗查,还不给他人手,他真是举步维艰啊。

但他想过后,自己都不由得摇头笑了一下。这孙玉明和张定其又没什么过节,无缘无故的,他查张定其做什么。

可当慕林听过孙玉明的话后,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孙玉明俨然说的是:“殿下,臣最近查案,查出了点事情,是关于张大人的,因为不知道该向谁禀告,就到您这里来说说。”

他只是个侍郎,若是绕过了慕林直接给皇上上折子,那相当于对慕林是大不敬,虽然慕林在他心里就是个孩子,毕竟也是天家的皇子,身份极其尊贵。

慕林一听到这话,猛地就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他的语气中带着颤抖:“你查到了关于张大人的事情?”

见到孙玉明点头,慕林让自己的贴身侍卫去把门关好,随即才尽量平复下心情,问着:“你都查出什么了?”

起因是孙玉明在查一个地主强吞土地的事情,本来这件事同张大人是没什么关系的,可是他找过去的时候发现,这人原本嚣张跋扈,一听说他是刑部来人,就躲躲闪闪,什么脾气都没了。

孙玉明心中起了疑惑。自己又没见过地主,他为何这么怕自己?肯定是他心里有鬼,如果自己把他放走了,可能很多事情,就被掩埋了。

于是孙玉明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把这个男人抓起来了,细细地审问起来。

这么一审,了不得了,那个男人竟然说,当初他帮张大人买过信纸!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男人害怕就害怕在,他说当时张大人把这信纸交给了其他人,等拿回来的时候,发现是一封信。他也不识字,只偷偷瞥了一眼,就收好了。

随后不久,张定其开始浩浩荡荡地状告弹劾冯家的人,地主意识到不对,心里非常害怕。

让他下定决心离开的,是他有天路过茶楼,听里面的说书人说,那张大人在皇上面前,拿出了一封信来,其中就有冯沛收受贿赂的罪证!

这个地主没什么本事,不识字,但记性不错,他当初扫了一眼那封信,按照印象,把那些字,分开去问别人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只搞清楚了一句话,还是猜到,那可能就是冯沛收受贿赂的证据!

这地主心惊胆战得很,因为那信,分明就是一个书生写的啊!信纸还是自己送过去的呢!

所以这个地主连夜就跑了,逃命的时候,根本就没心思管后面的事情是如何发展的。

等过了几年后,他去打听,说是那冯家当年就被满门抄斩了,至于那个书生的下落,听邻里说,同年得了重病死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说病死就病死了?他送信的时候,那书生还是健健康康的呢。

然后这个地主又打听了一下张定其身边的人,果然,不管是弟子还是仆从,都换了一大批,以前的人,一个没剩下。

自己要是在张定其面前露面,他肯定也会把自己给杀了。地主更慌,连夜跑得更远。张定其可能是把他给忽略了,这么多年,他过得都挺平顺。

结果没想到,他作威作福的时候,刑部竟然有人过来了,他虽然在山沟沟里,也知道现在刑部掌权的是张定其,惊慌之下说错话,才露馅了。

之后的事情,慕林就清楚了,这个男人说的事情,很可能会成为极有力的证据。

他一直听孙玉明谈这件事,还听孙玉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