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1878章 小心那人

第1878章 小心那人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6-12-31 21:00  字数:3666

沉小桃直接就把典清卓给忽视了,问文竹:“你来了有多久了?”

文竹声音也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清新如竹:“刚到。”

沉小桃想了想时辰,有些吃味,这两个人,竟然单独呆了半个时辰呢!

她是不能继续和文竹闹别扭,把文竹往典清卓那边推了,就和左唯风告别,跟着文竹乖巧地离开。

等到他们两个远去,左唯风犀利的目光,就扎在了典清卓的身上:“刚刚我的话,典大夫听到了多少?”

典清卓疑惑地看他:“嗯?什么话?”

左唯风脸色骤然就像是冰雪消融,笑得和善:“没什么,典大夫也快回去休息吧。”

沉小桃等走远,才好奇地问文竹:“文竹师父,典清卓找你到底什么事呀。”

文竹面色平静,回答道:“事关典大夫的隐私,我不能告诉你。”

沉小桃撅嘴:“不告诉就算了,那你把同她说过的佛法,再和我讲一遍吧。”

文竹久久不语,似乎没听到沉小桃的话。

路上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从参差变得整齐。

沉小桃不是容易放弃的人,便追问:“你说呀。”

刚好他们两个此刻走到了宅子外,文竹站定,给沉小桃行了一个佛门之礼,清冷又慈悲:“你没有和她一样的心结,不用听这样的佛法。”

沉小桃跺跺脚,觉得文竹这和真是不懂得变通。

自己还不是担心典清卓对他做什么!

文竹若是知道沉小桃的想法,定然很无奈。自己还没有弱到,连一个女大夫都制服不了。

只是那典清卓的执着,已经变成了迷惘和心病,文竹希望沉小桃永远都不会走到她那一步。

沉小桃再想追问,文竹已经抬脚走了,她在他身后,气呼呼地看着他。

这个和如此不开窍,想来也不会被典清卓迷惑的吧。

文竹走了两步,声音传来,透过夜风温柔的温度,可是在沉小桃的耳中听来,却是这样冷然:“你并非和佛门有缘之人,还是歇了这份心思吧。”

沉小桃伫立在原地许久,再抬头,眼前已经没有了这人的身影。

她长长地叹气,下山来第一次,她竟然有了想要回去的心思。

前路晦涩,自己的心仪之人,却说与自己无缘。

那份无缘,又怎么能成全两人?

好在第二天,沉小桃就精神抖擞了,她本来就是个打不死的性格,于是今日她没和作为风在一起,而是去找了文竹,听他讲经。

其实沉小桃是在防着典清卓再来呢,自己今天全程都在,文竹可别想不带她了。

只是她到晚上回去的时候,还有些失望,因为典清卓竟然没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有心结么,是文竹太离开,只用一个时辰,就开解通了?

晚上沉小桃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

文竹在心里失笑,这姑娘,竟然还惦记昨天的事情呢,难怪今天自己走到哪里,她就跟在哪里。

“有些心结,只有自己才能解,我也无能为力。”

沉小桃的意识中,文竹就是无所不能的,她小声说:“你们佛门弟子,不是讲究普度众生的么。”

文竹笑了笑,没答话。

连自己都度不了,又何谈这些。

等到宅子前,文竹事宜沉小桃先进去,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做。

沉小桃看出了文竹的神色坚定,这次总算是没有插科打诨了。

于是她脆生生说:“那文竹师父你要快些回来哦。”

“恩。”

这次文竹是看沉小桃先离开的,他不急不缓地等了一会儿,才去求见元锦玉。

这几天,大娃都是风叶白和银杏在带,元锦玉正在书房中查看信件。

女子未施粉黛,穿着也很是质朴,却掩盖不住周身的光华。

佛门之人,总是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气运。

文竹的修为,自然是没有方丈高深,想必方丈在,还能摸清一些元锦玉生平的轨迹。

而今,文竹只是隐约从她周身的气运中,看出了一些母仪天下的气息。

纵然她未来不会坐在那个位置上,也定然是一生富贵。

只怕命运会稍微坎坷些。

元锦玉没想到文竹会主动来找她,便问:“文竹师父是有事?”

文竹说:“想同王妃娘娘提个醒,小心队伍中的人。”

元锦玉神色严肃起来:“可是有细作混进来了?还是人心不稳?”

“是原本队伍中的人。”

元锦玉从脑海中,把这些人的名单过了一遍,大概猜到了文竹说的是谁。

出家人不打妄语,他不会妄自揣测那个人的。

她站起来,同他道:“我记下了。”

文竹从来到离开,确实没用多长时间,但是元锦玉要做的事情却多了。

这天晚上,宁白城依旧平静,一场悄无声息地调查,在暗夜中进行,没有惊动百姓。

宁白城的不少高手,还是察觉到了动静,但是大家都选择闭口不言。

第二天一早,元锦玉把孩子交到了银杏手中,就和璃潇去书房商议事务。

“查的如何?”元锦玉先开口问道。

璃潇面露难色:“除了之前咱们怀疑的一些武林中人,其他并无异常。”

元锦玉不肯放弃:“继续查。”

“属下明白。”

大娃近几天,白天都不怎么见得到元锦玉的影子。风叶白他虽然很喜欢,但是也不如自己的娘亲嘛,于是他也不好好和银杏玩儿了,一直在吵着。

银杏起初还不懂他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