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1998章 自食恶果

第1998章 自食恶果 (1/2)

小说名称《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更新时间:2017-02-05 05:49  字数:3529

并且很多人都就此事展开过激烈地辩论,关于治国,关于君臣之道,想法莫衷一是。

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若是苏婉卿不站出来,为慕阙求情,也为百姓求情,皇城外,必定是血流成河。

人们往往只看到事物的表面,像是元锦玉已经安排了玉煞的人,随时在皇城外接应这件事,便被时光所掩藏了。

当初璃潇还问过元锦玉,用不用让天下人知道玉煞在其中的作用,被元锦玉否决了。

她仔细地读了两遍线报,脑海中关于苏婉卿的容颜,已经变得很是模糊。这个女人能在危机关头站出来,让他们的计划只成功了大半,也能让元锦玉对她刮目相看了。

“这好处她占便占去了吧,那些文人也算是被我利用了,这个时候不适合标榜自己什么。”

元锦玉言语淡淡,也没甚遗憾的。对于这些受伤的文人,她虽然有些抱歉,但如果让她重来一遍,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璃潇不会对元锦玉的想法,做出任何的质疑,她同元锦玉道:“墨清寒已经到了他目标的地点,正在开展下一步的行动,属下只有些遗憾,这次不能直接废了慕阙。”

元锦玉轻叹了一口气,慕阙这个人,她交锋了两辈子,自诩还是有些了解他的。

如果他能这么轻易就败了,他这二十年就白成长了。

“这次就算是苏婉卿不来,让事态越演愈烈,咱们也很难挟制住慕阙,你忘了,京城的世家大族,都是拥护慕阙的。”

元锦玉说过后,璃潇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她看向主子,发现她非但没失落,反而还隐约高兴着。

元锦玉站起来,柔和地看向璃潇:“我一直言明,做事之前,先想想要达成的目的,稳扎稳打,方为上策,不要顾此失彼,本末倒置。”

璃潇神情严肃,对元锦玉重重点头:“主子,属下受教了。”

元锦玉欣慰地点头,果然璃潇跟着她久了,一点就透。

刚从外面回来的银杏,对于两个人的话,却没听全,便问了一句:“小姐说了什么好事?奴婢也要听。”

元锦玉眼神略无奈:“你呀,就是个凑热闹的性子。”

璃潇解释:“我们正在解释这次文人暴乱无疾而终的事情。虽然扳不倒慕阙,但是咱们能达成最初的目的,也不算亏。”

银杏抿唇一笑:“原来是这事。”她看向元锦玉,“小姐,奴婢还有一件事要禀告,那慕翎抄袭了您的策论,用作是自己的东西,真真可耻得很。”

提起慕翎,银杏的脸上都是嫌弃。

元锦玉没吭声,银杏越想就越气愤:“偏偏东域的百姓还真的信了,对慕翎感恩戴德的,小姐,咱们可怎么办啊?”

银杏一脸气呼呼的,元锦玉望着她想,难怪风叶白会栽在她手上,银杏确实很招人疼爱啊。

“小姐!”银杏见着她愣神了,连忙呼唤了一声。

元锦玉这才回神,转头看向银杏:“不用着急,我自有对策,璃潇,前段时间让你安排的事,你安排好了么?”

璃潇郑重点头:“都已经安排好了。

两个人对视一笑,银杏还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呢,她就是感觉,这个慕翎啊,可能是要倒大霉了。

等慕泽回来后,银杏和璃潇双双告退了,屋子中就剩下他们俩,外带一个还在睡觉的大娃。

慕泽走过来后,先问了问他们母子两个的情况,才眉眼极为柔和地问:“东域那边也有动静了,我这边也该准备起来了。”

元锦玉冲着他乖巧地笑了笑,任谁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娇娇俏俏的小姑娘,给慕阙和慕翎各挖了一个跳进去就爬不起来的深坑。

慕泽见到元锦玉这么笑,就知道事情快成了,指尖痒痒,轻轻地掐了掐她细嫩如水的脸蛋。

银杏这两日等的有些焦躁,暗自琢磨着,小姐是又做了什么呢?

直到有消息传来,原本在静庵中修行的那些尼姑们,站出来为太皇太后正名啦!

她们是在玉煞的保护下,在三国交壤处,将一切宣告给天下人的。

在玉煞刻意地传播下,天下人很快就知道了,她们当初都经历了什么。

五台山如今是慕翎所管辖的地界,原本他叫太皇太后一声祖奶奶,就应该像是他在“策论”中说的那样,以孝为先。

可谁知道,他竟然带着重兵上山,意图逼迫太皇太后为他写传位诏书!太皇太后年轻的时候,刚正不阿的名声便远扬了,她说不理会尘世的喧嚣,这么多年就在静庵中吃斋念佛,不曾下山。

那慕翎差点儿就逼死了太皇太后,还拿静庵上下来威胁她!

如果不是苍梧大师赶到,恐怕慕翎在得到了他想要的传位诏书后,早就将静庵一把火给烧了。

提起苍梧,静庵上下都是非常感激的,若是没有他,他们这些人,怎么能安然逃出那无间地狱?

没有他,她们又怎么能到达平安的地方,将心中想说的话说出来?

静庵的人也是修佛,如果是一个人可以说谎,这么多个人,是不可能一起欺瞒佛祖的,她们所讲的都是事实!

当提到太皇太后和苍梧的时候,静庵的弟子们,全部都可以为这两个人作证。

几十年来,他们一面都没见过,一封书信都没写过!他们不该被天下人这样对待!

有元锦玉的策论在前,天下人对这件事已经宽容很多了,乍一听到这么惊天的内幕,他们思绪混乱,竟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切入才好。

玉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