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画满田园 >第三千二百五十一章 还得打配合

第三千二百五十一章 还得打配合 (1/1)

小说名称《画满田园》 作者:养只猫挠你  更新时间:今天05:56更新  字数:2248

{}?千落点点头:“她根本就不知道哪个值钱哪个不值钱,并且她根本不知道她自己选的是哪个,她挑好了之后,我偷着让老板换了两幅又大又便宜的,放车上了,她根本不知道。”

玄妙儿噗地一声笑了:“确实,好的字画给了她也是不懂欣赏,可惜了,就用两幅大点的让她看着高兴就行了。”

千落还是接着叹气:“夫人,今个高桂花还要去看首饰呢,我说没银子,硬是没去,我看她保证还得磨着让你买,这就是个无底洞啊?”

玄妙儿也跟着叹了口气:“无底洞也的挺着,谁让她救了咱们家老爷呢,有些事真的是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不能真的都随着她,那样以后真的要成了花……花不够的无底洞了。”

刚才玄妙儿差点说成了花继业说的恩人成仇人了,不过玄妙儿反应的快,赶紧收了回去,现在自己没什么担心的,什么都有自己男人呢,就算是自己真的一孕傻三年,还有个精明的呢。

千落点点头道:“不行就买点便宜的,到时候定时的给她几个,让她心里过得去就好,反正她也不知道真假。”

玄妙儿想了想:“也好,给了好的她也不会知足,还得一直要,这人以后真的不能留在身边,还得让她回边疆去,哪怕给他们家在那边买田地宅子铺子都行,但是放在身边,真的是问题太多了。”

这个想法是花继业提出来的,现在玄妙儿更觉得真的是应该如此,这个高家人,真的是报恩都得有策略的,但是现在没办法把人这么强硬的送回去,至少要分出来真假花继业之后再处理她,有她在也是让假的花继业不起疑,毕竟她是接触过真的花继业的人,现在送走她,不合理。

这个说法让千落很高兴:“好好好,送走最好,要是现在能送走更好了。”

“现在保证不行了,你也送不走,还得等等,等咱们分辨出真假花继业之后,再做打算。”

“只能如此了。”

这时候心静进来张罗吃午饭了。

吃过了午饭,玄妙儿小睡了一会,然后就带着千落和心静去了另一个铺子,当然没有带高桂花,也没告诉高桂花,带着她真的是给自己徒增烦恼。

自己每天都要去看看两个花继业,要表现出来自己的着急,才能让假的更放心。

到了那边的铺子的后院,两个花继业坐在桌前下棋,这个场面讲真有点让玄妙儿有点不好接受,因为打眼看过去,真的有点分不清那个是真的。

不过两人同时抬起头看自己的时候,那个眼神自己还是分得清的,不过她只是对着两人点点头,然后坐在了两人的身边的位置看着两人下棋。

不过假的花继业却把棋子推了一下:“不玩了,我这头还是晕。”

因为自己忽然想起来了这下棋也是有惯性思维的,如果玄妙儿能看出来下棋的破绽呢?所以他推乱了棋子。

玄妙儿看得出来这个假的花继业还是有点本事的,因为他也知道这些细节会暴露什么。

真的花继业看向了玄妙儿:“喝水么?”说着站起来去给玄妙儿倒了杯清水,放在了玄妙儿面前。

玄妙儿点点头:“谢谢。”

假的花继业好像觉得自己表现的太疏远了,所以问玄妙儿:“你最近身体可还好,这么舟车劳顿?可还吃得消?”

玄妙儿也点点头:“还好,谢谢。”

假的花继业其实这两天心里有点不安,因为好像玄妙儿并不着来验证他们的身份,自己是不希望他来验证,可是真的不来,他又有点想不明白。

这时候华容出来了:“妙儿来了,我还说要去看你呢,今天看着脸色不错。”

玄妙儿笑着看向了华容:“嗯,现在稳定下来了也挺好的,这一个月我基本都是在路上奔波,现在停下来了,觉得真的休息的好了,自己买的房子,跟住客栈不一样。”

真的花继业听着玄妙儿的话,真的心酸,因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玄妙儿又怎么会这么辛苦的跑这么远,还怀着孩子的时候,自己心里真的不好受。

假的花继业想的是,真的就这么留下来,这要休息好一阵的感觉,那自己什么时候能接近藏宝图?

华容叹了口气道:“确实是辛苦你了,对了新的宅子我已经买了人去收拾了,估计三五天就能住进去了。”

玄妙儿想了想道:“那边收拾好就放着吧,反正有下人在那照看着,我现在住在这个地方挺好的,跟我的画馆很像,我住的舒服也习惯,就不搬了。”

华容点点头:“也好,其实我也觉得搬来搬去的费心,要是够住了,就不搬了,那边有人打理着,以后咱们想去时候再去。:”

玄妙儿笑着应下:“反正我是什么都不管,就都靠着华姐姐了,等以后继业恢复记忆了,可得想着好好谢谢华姐姐。”

说完看向了两个花继业。

假的的余光一直注视着真的的小动作,他知道这些是最容易漏破绽的,自己一定要不知不觉的也学着他的习惯,这会更真实。

真的花继业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好让那个点点头,因为自己要表现出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自己是花继业,所以太过度的表现不合适,这样正好。

假的花继业也苏子和真的,做了一样的动作,然后对着华容说了句:“谢谢。”

这两人的表现还真的说不出什么不对的。

之后华容也坐在了旁边:“妙儿,你对他们身上有没有伤疤或者胎记之类的,有没有什么印象,虽然你不能看,但是我可以帮你看,你觉得呢?”

讲真,现在玄妙儿有点害怕,害怕太快就知道真假了,所以她余光看了一眼假的花继业,好像他没什么反应。

自己也想了想道:“继业身上的伤疤不少,倒是有些比较醒目的我记得住,那等我想想,一会私下跟华姐姐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