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一号红人 >七任重致远_1235代父相亲

七任重致远_1235代父相亲 (1/2)

小说名称《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_凤凰网  更新时间:2016-07-14 16:31  字数:3279

?

李睿愣了下,以为她要收回那辆宝马五系了,而事实上那车本来也是她的座驾,不敢不交,第一时间掏出钥匙递给了她。

高紫萱左手把钥匙接过来,右手却同时递给他两把车钥匙,同样是宝马车钥匙。

李睿完全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呆呆的看着她掌心里那两把车钥匙,脑袋里乱蒙蒙的。

吕青曼也很奇怪,问道:“丫头你搞什么呢?”

高紫萱不理她,喝斥李睿道:“拿着啊,傻了啊?”李睿问道:“这是什么钥匙?”高紫萱骂道:“你眼瞎啊?看不出来这是什么钥匙吗?”李睿不忿的说:“我当然知道这是车钥匙了,可你这是什么意思?收回一把车钥匙,又给我两把车钥匙?你给我配新钥匙了?”

高紫萱鄙夷的笑了笑,忽然抬手按下了其中一枚钥匙的锁车键,而伴随着她的动作,婚介所门前一辆白色的宝马X5吱吱叫了两声,车灯也闪烁了两下。

李睿与吕青曼夫妻转目看向那辆宝马X5,还是不明白她在搞什么鬼。

“拿着!”

高紫萱再次吼了李睿一嘴,李睿吓了一跳,也没多想,忙把那两把钥匙接到手中。

高紫萱这才对吕青曼解释道:“五系车内空间有点小,两个人开合适,再多一个人,尤其是多个婴儿,就显得太小了,毕竟要放儿童座椅,所以我就给你们换辆大点的。这辆X5就是你们的了,回头你们开着它回青阳就是了。”

李睿与吕青曼闻言都是大为震惊,李睿更是惊喜得都要说不出话来了,心说小老婆就是好,一心一意为自己夫妻二人考虑,人生路上能有这样一个红颜知己陪伴着走下去,简直就是夫复何求!就算去天上做神仙也不换啊。

吕青曼却在惊讶以后变得苦恼而又无奈,撒嗔道:“紫萱你真讨厌,你这是干什么?借那辆五系给我们开,就已经很出格了,你这又送X5这样的豪华车过来,还让不让我们活啦?我不要,绝对不要,打死都不要!你怎么开来的怎么开回去,反正我是不要!”

高紫萱笑着道:“你爱要不要,反正我不是送给你的。”

吕青曼怔了下,转目看向李睿。李睿忙道:“我也不要,坚决不要!”说着把车里两把X5钥匙递向高紫萱。

高紫萱偏头白他一眼,接也不接他递过来的钥匙,道:“别自作多情了,谁说是送给你的了?我也不是送你的。”

吕青曼很是纳闷,道:“你既不是送给我,又不是送给他,那你送给谁啊?”

此时李睿已经隐隐猜到了高紫萱的意思,心里头甜丝丝的,要不是吕青曼在旁,真恨不得扑上去抱住她狠狠的亲她一顿。

高紫萱指指吕青曼的小腹,笑嘻嘻的道:“送给我的大侄子或者大侄女,嘿嘿!”吕青曼又欢喜又害臊,轻轻打了她手一下,道:“讨厌,早知道我不告诉你我怀孕的事情了,免得你搞这种事。”高紫萱哼了一声,道:“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吗?过上几个月,你肚子起来了,我一看也能看出来啊。”吕青曼赌气道:“那我就不跟你见面,不给你看到。”高紫萱笑了笑,道:“总之,我话已经说明白了,车是送给我未来的侄子侄女的,不是送给你们的,你们俩只是给他做司机而已。你们俩也别再跟我矫情,谁再多说一个字,那咱们这朋友就不做了,从此变路人。”

她都这么说了,吕青曼也不好再说什么,跟李睿对视一眼,只能是苦笑着把这辆崭新的X5收下来,也收下了高紫萱那份浓厚的心意。

车的事说明白以后,高紫萱也没再耽搁,带着小夫妻走进婚介所,往里面的经理办公室走去。

一边走,高紫萱一边为夫妻二人低声介绍道:“婚介所的正规服务流程非常的繁琐,要身份证,要学历证,要离婚证……要这个,要那个,烦死了,很多地方还要当事人亲自过来,我一想,我吕叔叔哪抽得出空来干这个啊,干脆,就别走正规流程了,所以我就选了高级婚介服务:当事人不需要提供任何的身份证明,只提供最基本的资料,如年纪、婚史、职业等等,由婚介所代为作保,在正式见面相亲之前也不需要出面,可以免去很多繁冗复杂的程序,就跟银行里的VIP大客户一样,是享有特权的,而更大的好处是,吕叔叔通过这种高级服务认识的对方女性,也是使用这种高级婚介服务的,而能使用这种高级服务的女性,肯定也是出身上层社会,最差也是中产阶级,这样就能排除掉一些层次不高的女性候选者。”

李睿听到这插口道:“选这种高级服务,肯定要花不少钱吧,要不然婚介所凭什么为你作保?”高紫萱回头白他一眼,道:“怎么着,你还要给我报销啊?”李睿微笑说道:“当然要报销了,怎么能让你垫钱?”

高紫萱回过头去不理他,继续说道:“为防有人心思不纯搞投机,我在跟婚介所经理谈需求的时候,没把我吕叔叔的真实职务透露出来,只说他是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的老教授,想找一个知书达理、贤惠温柔、不粗俗不市侩的老伴。不过真正能达到这种条件,并且同样选取高级服务的女人,是很少很少的,所以那位经理帮我找了好几天,也才找到两个符合条件的女人。其中一个女方非常害臊,没有亲自过来,是子女带着她的照片代她过来相亲的。另外一个自己不好意思过来,是子女硬拉着她过来的。从这一点至少能看出来,这两个女人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