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一号红人 >正文_第1758章:逃亡

正文_第1758章:逃亡 (1/2)

小说名称《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_凤凰网  更新时间:2017-03-08 08:14  字数:3235

李睿看到黄之河的反应,略微可以猜到他的心思,这老家伙尽管怨恨儿子黄惟谦和他的新老婆乱搞,但又得益于儿子策划阴谋所得来的巨大遗产,两相比较,一个如花似玉的新媳妇自然敌不过突然多出的十几亿美元,有了这么多钱,什么样的女人娶不到?老家伙也就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才将对儿子的仇恨转变成对儿子的守护,期望自己与黄惟宁拿不到任何证据可以指控他儿子谋害了黄兴华,那样他就能白得十几亿美元了,可惜,他做的梦很美,现实却很残酷。

黄惟宁目光扫过黄之河的老脸,盯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黄惟谦脸上,道:“黄惟谦,你还是否认害死爷爷,对吗?”

黄惟谦哭笑不得的道:“我本来就没做过,为什么要承认?你不是拿回证据了嘛,那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啊,在哪里啊?”

黄惟宁见他死不悔改,没再犹豫,掏出费英贤那只录音笔,打开电源,按下播放键,很快,那段见不得光的录音就播放出来。

黄惟谦只听了第一句就变了脸色,黄之山三兄弟则是先后转头看向他,表情各不相同,有的愤怒,有的痛恨,还有的是不愿相信。

“……哼哼,你放心吧,老家伙不会活过明晚的……”

当这句阴恻恻的话语响起的时候,众人都是心头一震,哪怕李睿刚才已经听到过这话,现在再听一遍,还是不由自主的心悸。

黄之山大怒,指着黄惟谦骂道:“惟谦,你这个畜牲,你竟然真的害死了你爷爷!”

黄之海咬牙切齿的说道:“更可恶的是,他害死了亲爷爷,如今被人指证,竟然还百般抵赖矢口否认。我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卑鄙无耻的人……不要说别的了,立即报警吧,让警察抓走这个冷血黑心的凶手!”

黄惟谦只吓得全身颤栗,失声叫道:“不要啊,二叔,不要报警……”

黄之海立即回击:“你不要叫我二叔,我没有这么禽兽的侄子。快报警,宁宁,不要再听他的废话,立即报警!”

黄之河已经吓得慌了神,这时突然回过神来,出手抓住黄惟宁的手臂,哀求道:“宁宁,不要报警,先不要报警,你三叔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报警抓了他,我可……”

黄之海走过来,一把将他推开了去,斥道:“老三你个混蛋,给我闭嘴!你也有脸说这种话?你是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可我们也只有一个父亲。难道你只顾儿子就不顾父亲?”

黄之河痛悔不已的叫道:“我当然顾父亲了,但父亲已经患上癌症,就算……就算没有这回事,他也活不了多久了,但我儿子搭上的却是后半辈子甚至是生命啊。”

黄之山只气得口角哆嗦,几步上前,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抽在黄之河脸上,骂道:“我这一个耳光,是替父亲抽你,你说的是人话吗?你说你该不该打?”

黄之河扑通一声跪倒在他面前,老泪横流,道:“我该打,我说的不是人话,大哥你打死我都行,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你千万不要让警察抓走他啊……”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李睿所没有料到的,他惊讶的看着黄之山,要看这位最有可能继承家族族长之位的老大,能否公允公正的处理这件事。

旁边黄惟宁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始终冷冷的看着黄之河,仿佛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似的。

黄惟谦眼看父亲给大伯跪下,也忙跪倒在地,爬到黄之山身边,抓着他的小腿哭求:“大伯,不要报警抓我啊,我已经知错了,你们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你们要是抓了我,我爹地没人养老送终可怎么办?还有,这件事要是闹大了,传到外面,肯定会影响我们黄家与集团的声誉,还会造成集团旗下几家上市公司的股价波动,会使市值大大降低的……我爷爷已经死了,再怎么做也不能把他救活,不如放过我这一次,让我接下来为家族为集团作出贡献,戴罪立功,你说可不可以?相信爷爷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也会宽恕我的。”

黄之山抬腿把他踢开,恨恨地道:“你还有脸提你爷爷?你觉得他在天之灵会宽恕你吗?”

黄之海怒道:“大哥,你看这个畜牲有多无耻,居然还用家族与集团的声誉来威胁你我?就冲这一点,他也死不足惜。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大义灭亲,否则的话,死后有什么脸去见父亲他老人家?”

旁边黄之河还不忘给添乱,哭嚎道:“如果你们非要报警抓走我儿子不可,那就把我也抓走吧,也判我死刑吧,我也不活了,这样父亲的遗产就可以全部分给你们两兄弟了,你们每人都能多拿十几亿,你们也就可以满意了。”

黄之山与黄之海闻言,都是气得恼火不已,不过谁也没再喝斥黄之河,因为两人已经明白了,再开口喝斥的话,只能是和黄之河父子无止境的扯皮斗口下去,而这对父子明显都是转移话题外加反打一耙的高手,与他们斗口,绕来绕去说不定还要吃亏,于结果没有任何益处。

黄惟谦见大伯二伯面色阴沉、都不言语,也就不再哭求,爬起身道:“好吧,既然大伯你们执意要我给爷爷抵命,那我也认了!”说着走到黄之河身边,将他搀扶起来,道:“爹地,你就不要哭了,看着你哭我心里好难受。来,我们去洗手间,我给你擦一擦脸。”说完搀扶着他走向洗手间。

众人见状,尽管都很诧异他怎么会突然认命,却也没谁多想,彼此对视一眼,心中均想,此事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