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016、血怒祭司挑战

0016、血怒祭司挑战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6-25 04:57  字数:3698

?

然后他在这一瞬间,做出了一个最疯狂的决定。

一直以来,都是这个美丽纤弱的女孩子在照顾自己,现在也该自己付出一次了。

……

……

第二日。

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像是插了翅膀一样,在整个奴隶矿营之中传播开来了。

雷诺挑战陆震。

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小屁孩,竟然挑战奴隶矿营的大魔王。

这样的消息传开,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苏家那小子疯了吗?

这无异于是以卵击石。

甚至都算不上以卵击石,因为在陆震面前,雷诺连卵都算不上,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在很多人的想象之中,陆震吹一口气,都可以把雷诺撕裂。

而且更为夸张的是,据说雷诺挑战陆震所用的方式,竟然是魔族的血怒祭祀挑战模式。

这种挑战模式,是以魔神的名义起誓,并用自己的鲜血浇灌位于奴隶矿营大门口的一座岩石祭坛,让自己的鲜血顺着祭坛上的符文凹槽流淌组成血色文字,才算是真正达成,而不管挑战者是什么身份,被挑战者都需要接受挑战,不能以任何理由推辞拒绝。

这种挑战模式,是数千年之前魔族大军之中最为流行也最为荣耀的挑战方式。

后来魔族大军在庇护山之战中战败,加上魔界发生内乱,魔族皇帝被杀,魔族大军退回魔界,遗留下来的许多魔族后裔生存于亚特大陆,将许多源自于魔族军中的传统保存了下来,比如这种挑战模式,经过千年的衍变,已经被所有魔族后裔认为是一种神圣的仪式,不可违逆。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多月前才侥幸从矿坑中捡回一条命的雷诺,竟然会用这么激烈的手段,挑战矿营自治队的队长大魔王陆震。

“不会是假的吧?”

“怎么可能假?我亲眼所见,那个不怕死的小东西,敲响了石鼓,然后在那岩石祭坛前面,用一柄磨得锋利的铁钎,刺破自己的手腕,让鲜血顺着祭坛上的符文凹槽流淌,最终真的是流满了符文凹槽,激发了岩石祭坛中的某种神秘力量……”

“这小子真狠啊,那得流多少血啊。”

“以前倒是没有看出来,苏家这个小子,还敢这么狠。”

“不对啊,陆队长不是要娶苏妲己为妻吗?再有十几天就要娶亲了啊,怎么雷诺竟然来了这么一出啊。”

“估计是不想自己的姐姐交给那个杀人魔王吧。”

“也是,谁会愿意把自己的亲人送入虎口呢,那个杀人魔王对女人的手段实在是太残忍了。”

人群议论纷纷,话题根本就停止不了。

一开始许多人还不相信,但也有不少人表示自己亲眼看到了挑战的一幕,事情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很多人甚至都跑到营地大门那个岩石祭坛去看了,果然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老祭坛上,还有猩红的鲜血在顶端那个符文凹槽之中流转,斑驳破碎的祭坛似乎是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笼罩,血色光华闪烁,光焰如同红色的火焰,笼罩着整个祭坛。

祭坛周围的虚空中,弥漫闪烁着一种神秘的力量。

高起灵站在人群中,看到这一幕,也有些震惊。

“怪不得这小子这些天,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连话也不愿意多说,原来是这个原因。”高起灵明白了这些日子里,在采矿归来时,自己主动去找雷诺聊天,但雷诺在和自己聊天时那种心不在焉的状态的原因。

“大哥,这个小家伙,还真的是有一股子血性啊。”

“是啊,真是豁出来了啊,能对自己这么狠,真不像是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少年,起码我自愧不如。”

高起灵身边两个精悍的汉子也不由地赞叹。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都不相信,所以才和高起灵一起,来到祭坛跟前看,但看到被血液激发的古老岩石祭坛,就意识到事情是真真正正地发生了。

“走,去苏家。”

高起灵强自按捺住心中的震惊,似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

几个人分开人群,朝着苏家走去。

……

过了一会儿,苏家遥遥在望。

还未进门,就听到了雷诺呲牙咧嘴叫疼的声音。

“哎哎哎,姐姐,疼啊,快松手啊,耳朵都要被你给拧掉了,你清点啊,我现在可是伤员啊。”

雷诺的声音中气十足。

高起灵听到这个声音,心中轻松了许多。

最起码说明在进行血怒祭祀挑战的时候,虽然失血很多,但雷诺并未受太重的伤势,也没有丧失太多的精气。

想了想,让几个小弟站在苏家院子外面警戒,高起灵这才缓缓地走进了院子。

咚咚咚!

他抬手敲门。

开门的是苏妲己。

看到高起灵之后,苏妲己脸上的警惕之色散去,惊讶地道:“高叔叔?你是来……”

高起灵在过去这段时间,照顾过自己的弟弟,苏妲己对他还是相对信任的。

高起灵笑了笑,道:“有点儿事情,来找小诺……呃,我可以进去说话吗?”

苏妲己愣了愣,连忙闪身一边让开,道:“当然可以,高叔叔请进。”

高起灵笑着进到屋里。

里面的一切都收拾的井然有序,十分整洁干净,和一般矿奴家中那种凌乱昏暗的画面不同,让人眼前一亮。

雷诺正呲牙咧嘴地躺在床上揉着自己的耳朵,左手手腕的位置,包着一层厚厚的布条,显然那是伤口的位置。

“高叔叔,你怎么来了?”雷诺做起来打